【邁向奧運之路】「虎媽」培育出體操港將 — 石偉雄

·4 分鐘文章

運動員的成功背後總有一些無名功臣,香港體操代表石偉雄亦不例外。歷盡傷患與失意後兩奪亞運會獎牌,再到即將踏上東京奧運舞台,支撐「石仔」一路走來的最強後盾,就是他口中的「虎媽」——石太。

「石仔」一路走來的最強後盾,就是他口中的「虎媽」——石太李湛珍
「石仔」一路走來的最強後盾,就是他口中的「虎媽」——石太李湛珍

現年29歲的體操運動員石偉雄,曾出戰2012年倫敦奧運會體操全能項目,惟於資格賽止步。「石仔」隨後曾奪2014年仁川亞運跳馬金牌,但2016年因傷患未能奪得里約奧運資格。及至2018年雅加達亞運,回勇的「石仔」於跳馬項目衛冕,此後更在2019年連奪兩站世界盃跳馬金牌,並在世界錦標賽上鎖定東京奧運資格。

「石仔」成績出眾,是自小努力訓練的成果。原來他在接受體操訓練前已十分好動,石太憶述往事,笑指他最喜歡倒立:「『石仔』不算百厭,但就十分好動,喜歡跳躍,而且5歲就開始倒立,一日24小時停不下來,連出街逛商場都要腳朝天、用雙手來行路。」一次機緣巧合下,「石仔」在電視看到體操比賽,被運動員華麗的動作迷住,向石太提出希望學習體操,石太隨即帶「石仔」參加初學班,順道助他「放電」。

「石仔」石偉雄成績出眾,是自小努力訓練的成果。
「石仔」石偉雄成績出眾,是自小努力訓練的成果。

昔日是田徑運動員的石太深明訓練的重要,為了讓「石仔」練得專業,在親戚介紹下安排愛兒在暑假北上隨廣州市體操隊訓練,但整個計劃都把「石仔」蒙在鼓裡:「因為練習辛苦,怕『石仔』不願意去,所以假裝帶他去買餸,乘火車到場地後放下他練習,跟他講『媽媽買完餸後回來接你』。」

「石仔」石偉雄在2006年於昆明比賽,因落地失手而傷及頸椎第,臥床三周才返港接受手術,頸上至今仍留下疤痕。
「石仔」石偉雄在2006年於昆明比賽,因落地失手而傷及頸椎第,臥床三周才返港接受手術,頸上至今仍留下疤痕。

直至晚上「石仔」發現石太未有回來,遂到電話亭致電回家,甫開口便流著眼淚問:「媽媽是不是賣了我呀?」電話筒另一邊的石太忍住淚水解釋因由,叮囑「石仔」努力練習,既是不忍,又深明別無他法,難怪「石仔」現在回想會笑言母親是「虎媽」:「她要我做一件事情時好狠心和決絕,但其實內心好捨不得。表面很嚴厲,實則好心痛,但又要忍住。」雖然有過一段被「賣豬仔」的經歷,但「石仔」未有因而憎恨母親,反而在這樣的環境中培養出獨立性格。

石太曾拒絕兒子參與體操運動,及後受兒子和教練誠意打動,改變主意。
石太曾拒絕兒子參與體操運動,及後受兒子和教練誠意打動,改變主意。

體操動作精湛,但一個失誤足以造成嚴重受傷。「石仔」在2006年出戰昆明一項全國比賽,因落地失手而傷及頸椎第六、七節,臥床足足三星期才返港接受手術,期間石太一直在旁無微照顧,勞累與擔憂讓頭髮也發白。家人當然反對「石仔」康復後繼續參與體操,為此他不惜跪著求家人肯首,愛子心切的石太內心充滿予盾,回憶當時的場景,忍不住哽咽:「我反過來求你,你不要去練習啦!」

然而石太最終仍被「石仔」的堅持打動,在康復後初期一直陪伴他到練習場館,看到「石仔」逐步重拾練習水平才慢慢放下心頭大石。偶爾看到石仔頸後因手術而留下的傷疤時,石太坦言會感到難過,但心裡對愛兒仍是100%支持。最終「石仔」亦克服傷患,走上世界舞台,2012年以21歲之齡首戰奧運會,最終卻於資格賽進步,賽後流淚向母親致歉,現場觀戰的石太安慰道:「在母親的立場,最重要是你健康、平安,奧運還會有下一次。」

石太希望石偉雄能發揮平日辛苦練習的技術,在東京奧運中平安完成比賽。
石太希望石偉雄能發揮平日辛苦練習的技術,在東京奧運中平安完成比賽。

這個下一次,因著手傷而未能奪得2016年里奧資格的「石仔」,一等就等了8年。身心成熟的「石仔」當然希望爭取成績,甚至踏上頒獎台;因疫情而只能隔著電視螢幕支持兒子的石太期望相對簡單,只求「石仔」能發揮平日辛苦練習的技術,平安完成比賽,對她而言已經足夠。

更多《邁向奧運之路》專訪: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