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專訪】學界取消DSE延期 符珈嘉徬徨、生氣、再努力

【學界・專訪】學界取消DSE延期 符珈嘉徬徨、生氣、再努力

【體路 X Junior】自2019年暑假至今,由前所未見的社會動盪,到前所未見的世紀疫症,香港人經歷了不一樣的12個月,對一班中六學生來說更不易過,停課、學界取消、DSE延期……統統都似是衝著他們而來。香港女子花劍代表符珈嘉(Sophia)作為當中一份子,捱過這一年後卻更聽清楚自己心聲,成長得更快。 1月31日年初七,教育局宣布全港學校「延長」農曆新年假期至最早3月2日,其後多次延遲復課日期,一眾莘莘學子本學年的下學期自此未見重光之日。復課無期,令一班最後一年感受中學生活的中六生感受更深,「原本希望可以過『last day』,已經想像會是很豐富地到處拍照,因為那是一個正式與中學生身份道別的日子,對中學這個人生的轉捩點是非常重要。」Last day最終在疫情下勉強度過,但最後的陸運會因示威活動中途腰斬,學界亦在多番推遲下取消,就連DSE也幾乎泡湯。 DSE較比賽「恐怖」,始終是一次定生死。 「我和身邊的同學都很擔心DSE會否取消,因為當局一直都沒說清楚如何安排,但疫情卻不繼加劇,所以真的很徬徨。」雖然頂著擔心與徬徨的心情,但「書始終仍要繼續溫」,只是大部分自修室都因疫情關閉,令不擅在家中溫習的Sophia又多一重憂慮。終於到開考前一星期,教育局宣布DSE延遲一個月,同時取消中、英文口試及部分體育科考試內容。「那陣子大家都作最後衝刺,突然延期都有點洩氣,加上不單是我一個,很多同學都靠口試取分,所以不禁有點憤怒。」 作為一個劍擊運動員,Sophia不諱言自己對取消的田徑、球類實戰及1609米跑本身不太抱信心,「我當然沒太大所謂,因為本身也不太擅長。但其實對整體考生來說都未必公平,因為很多人都靠這些項目取分,尤其一些游泳主項的同學原本可以滿分,現在這個做法令她們很大反應。」如今DSE暫告一段落,只是回想開考前那種決定命運的壓力,仍令Sophia非常難忘,「我覺得DSE較比賽『恐怖』,始終是一次定生死。考之前兩日我真的很害怕,心跳加速得很快,但在比賽時最多只會在臨上線一刻才會這樣。」 不忘初心,我相信香港人一定會明白。 這位已經歷世錦賽、亞錦賽及亞運等大賽洗禮的港將,始終未能再嚐學界團體冠軍的滋味。協恩中學上一次成為團體冠軍已經是Sophia中一那年,往後一直被宿敵拔萃女書院力壓,去年更在自己手上錯失封后的機會,「我當時是隊長,又是壓軸的花劍最後一個上場,加上分數拉平,壓力特別大。沒想到失了這個冠軍就令整個中學生涯留下遺憾,很後悔去年表現不能好一點。」趁宿敵有主將畢業,協恩今年原本大有機會再度登上寶座,可惜最終事與願違,「今年的確是多災多難,可能總要有些遺憾吧。」 壓力使人成長,經歷社運、疫症和DSE的一年,即將踏入成人禮的年輕人一定長大不少,「我以前很喜歡閒時無事做『廢青』,但現在覺得有些事充實一下生活更好,不論是DSE還是社運都令我們更堅強。」成長之餘,Sophia更希望大家可以牢記自己的初心,就如她提醒自己即使轉全職也要保持對劍擊的那份喜愛,「不忘初心,我相信香港人一定會明白。」 圖、文:麥景智 原文刊登於Sportsroad Junior Issue43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學界・專訪】學界取消DSE延期 符珈嘉徬徨、生氣、再努力」閱讀更多 »

  • 李德能:復賽真係無得諗?
    德能私家咪

    李德能:復賽真係無得諗?

    在這個人類體育歷史上未曾有過的大逆境,給了我們前所未有的空閒時間和思考空間,也給了我們很多需要應對的新問題。 世界足球經過大停擺之後,終於陸續復賽並完成,德甲、英超、西甲、意甲、日職都順利進行,NBA都再開波了。不過,原定八月復賽的香港超級聯賽看來殊不樂觀。「疫情嚴峻」四個字彷彿是天下無敵,甚麼都可以停。但對於體育比賽,完全停頓真是唯一選擇嗎?一間國際市場研究公司Nielsen Sports最近發表了一篇調查報告,顯示澳式足球聯賽 (ARL) 以及全國欖球聯賽 (NFL) 恢復閉門作賽以來,球隊通過利用空置觀眾席蓋上大幅贊助商標誌,或者以電腦投射方式展示商標,反而令廣告價值大增,因為這段時間更多人留在家中睇直播。類似的做法在西歐幾個主要聯賽都有,相信球迷在電視上都見過,這段日子,很多平常沒有看西甲的球迷,可能都多看了。雖然缺少了現場觀眾的比賽,氣氛總覺得差了一大截,但復賽總好過停,有得睇都好過無。難得的是,各大聯賽的場內防疫措施,大致上都做得好,加上球員定期檢測,都有助大量比賽順利完成,至今沒聽聞甚麼感染個案,證明體育競賽都可以很安全。此時此刻,談港超如期復賽,可能大家都覺得很渺茫,但證諸外國經驗,其實並非不可能。在香港球壇營運球隊,從來都非常艱難,如果還要無限期望天打卦,絕對是雪上加霜。如果能夠在做好防禦的情況下復賽,直播觀眾量相信會大增,若然能夠善用澳洲和歐洲球壇的經驗,或許還可以帶來或干商業收益。疫情反覆,人心納悶,若然能夠恢復一些安全度高的體育比賽,包括原定的港超足球、工商盃籃球,其實都不失是略略改善民情的可行選擇。

  • now.com 體育

    禾洛克下季續教米堡

    【Now Sports】英冠球隊米杜士堡周二宣佈,領隊禾洛克下季留任。今年71歲老牌領隊禾洛克(Neil Warnock)季尾取代活基治入主米杜士堡,成功帶領球隊護級,回報是下季可以繼續任教。 米堡在禾洛克掌舵前13場聯賽只得1勝,士氣低落,但護級專家禾洛克在最後8場聯賽領軍取得4勝,球隊最終排名第17位,避過降班厄運。 米堡官方聲明表示:「禾洛克表達了繼續服務球會和老闆吉遜,成功留在英冠後,我們展開了會談,很快便取得共識,他已為球會的未來和收購球員提出意見。他的兩名副手比歷維和謝遜同樣會留隊。」 禾洛克任教過錫菲聯、昆士柏流浪和卡迪夫城等球會,任教履歷超過1500場比賽,先後帶隊3次升上英超。更多now.com體育新聞及英超、西甲精華,請按此

  • now.com 體育

    西布朗升班Super Slav:筋疲力盡

    【Now Sports】西布朗喜獲重返英超的資格,領隊比歷喜不自勝,但亦慨嘆得來不易。「你不會知道這個球季有多令人筋疲力盡;你不能想像我有多自豪及開心。」比歷(Slaven Bilic)在球隊周三英冠2:2賽和昆士柏流浪,鎖定以聯賽次名成績直接升班後說。雖然他曾任教克羅地亞國家隊,亦執教過英超的韋斯咸,然而經過在次級聯賽的洗禮,也是感慨不已。 「我執教自己國家隊6年,而我會說不論哪間球會也是難以比較,我感覺同樣自豪。」被西布朗球迷稱為Super Slav的他續說。 英冠曲終人散,西布朗將隨較早前鎖定冠軍的列斯聯直接升班,而升班附加賽將會由賓福特、富咸、卡迪夫城和史雲斯角逐,爭最後一個升班位置。至於3支曾在英超角逐的名牌球隊,即韋根、查爾頓及侯城則再降一級,來季要於英甲打拚。更多now.com體育新聞及英超、西甲精華,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