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奧運之路】馬克·亨特:親睹父親心臟病瀕死 九年後我們㩦手贏得金牌

·6 分鐘文章

馬克·亨特 (Mark Hunter) 並非一般的賽艇運動員。他在倫敦東部出生,最終成為頂級精英運動員,一切都要歸功於他的父親。而他的父親在這個非凡旅程開始前差點因心臟病發死亡。

年輕的未來奧運選手馬克·亨特 (Mark Hunter) 在倫敦泰晤士河當水手學徒時,求救訊號突然傳到他的耳中。

馬克在北京與他的父母和兄弟羅斯 (Ross) 慶祝奪得 2008 年奧運會金牌 (相片:由馬克·亨特提供)
馬克在北京與他的父母和兄弟羅斯 (Ross) 慶祝奪得 2008 年奧運會金牌 (相片:由馬克·亨特提供)

據說附近碼頭有人心臟病發,馬克立即知道是他的父親特里 (Terry)。「看著為您付出一切的父母失去性命,實在太可怕。」他回憶道。

於 1997 年,除顫器拯救了特里四次。馬克其後花了很長時間才「回復正軌」,並繼續發展其划艇事業,同時在犬之島附近接載乘客過河。

「雖然我很辛苦,但目標依然存在。」他告訴英國雅虎新聞,這是他首次公開談論這個傷痛經歷。

【點擊畫面右下角「cc」按鈕啟動字幕】

馬克有別於其他賽艇運動員,他在倫敦東部長大,四處都是街道,小時候就想為西漢姆聯隊效力。他的父親是米爾沃爾白楊黑牆區划船俱樂部 (Poplar Blackwall & District Rowing Club) 的教練,但仍然堅持讓兒子學習羽毛球、柔道和足球,藉此讓他們透過運動展現自己。

馬克在 11 歲時,被搖晃的雙槳船嚇呆了。可是,他三年後看到 Greg 和 Jonny Searle 在 1992 年巴塞隆那奧運會中奪得雙人金牌。「奧運會讓我感到很驚訝,我從那時開始就希望贏得獎牌。我小時候有個瘋狂夢想,我想與眾不同。」馬克說。

「我的同學和老師對划艇沒有認識,但這項運動對我來說是獨一無二的。其他人認為我太小、來自錯誤的環境,要證明這個想法錯誤是很大的推動力。」

然後,馬克告訴特里他正在訂立一系列目標。長期擔任教練的特里說他更加務實。「我總是對父母說,讓他們實踐目標。這太重要了,不只是贏取奧運金牌。因此,我們決定向目標邁進,首先要成為英國 16 歲以下最佳運動員。他,讓所有人跌眼鏡。」

從那時起,他連續 16 年代表英國參賽。這也代表亨特兄弟在那段期間沒有暑假,因為他們在國內外參加國際比賽。2012 年倫敦奧運會過後,馬克退役,亨特太太說她在花園裡度過夏天。

「很多父母在踏上這趟旅程時,從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特里以奧運選手父母的身份說。「如果您希望孩子成功,便要全心全意實踐承諾。但不是所有人都會這樣做,而這跟您是否樂在其中有關。」

如果父母既是教練,亦是父親,更是如此。但特里很快將馬克交給另一位教練,讓他繼續走下去。「我在一些基層運動中,看到父母們都不想放手。」馬克承認。「父母擔任教練,會讓家中有種冷漠的感覺,這可能會破壞家庭。爸爸在合適的時間做了適當的決定。這個決定很難,但我非常感謝他。」

特里·亨特 (左) 於 1997 年在河中心臟病發後獲救(照片:由馬克·亨特提供)
特里·亨特 (左) 於 1997 年在河中心臟病發後獲救(照片:由馬克·亨特提供)

馬克於 2001 年成為成年隊運動員,並在雅典奧運會前從八人艇轉為四人艇,團隊其後在 2004 年奧運會比賽中最後到達終點。三年後,他與單人雙槳世界冠軍珀蔡斯 (Zac Purchase) 組隊。兩人首次划艇是在一個寒冷的一月早上,艇上還掛著冰塊。他們當時意會到,在北京奧運會前,有些特別的事情會發生。

從未有英國隊贏得輕量級雙人雙槳比賽的奧運金牌,但馬克熟悉這個比賽,加上珀蔡斯年青勇敢,未曾挫敗,亦沒有在奧運落敗的枷鎖。

更多《邁向奧運之路》專訪:

「我知道,這麼多年來,這對孖寶是注定一起的。」特里補充說。「馬克和珀蔡斯,是二人一體的運動員,這是很美好的事。」

踏入奧運年,他們仍要證明自己的實力。要從世界第三到第一,他們要在速度上加快三秒。於是,這對孖寶和教練 Darren Whiter 將 800 多場訓練的時間收窄幾份之一秒。

馬克和划艇隊友珀蔡斯 (中) 在數場比賽中與丹麥選手激烈競爭。 (相片: 由馬克·亨特提供)
馬克和划艇隊友珀蔡斯 (中) 在數場比賽中與丹麥選手激烈競爭。 (相片: 由馬克·亨特提供)

在世界杯划艇比賽上,他們與三年不敗的丹麥雙料世界冠軍進行了一場「激烈之戰」。兩人看著對面的丹麥選手,知道對方的「無敵泡沫」經已爆破。比賽勝出後,珀蔡斯淚流披面,並告訴他的隊友,奧運金牌在望。現在,注意力從獵人轉移至獵物。

六星期後在北京,特里在奧運決賽中說:「比賽結束前已充滿淚水」,他們佔盡優勢。「我只對我的孩子有這種感覺。我和我的隊友曾經共同面對成敗,但能讓您流下眼淚的是自己的血肉之軀。」 後來,他筋疲力盡的兒子坐在他的房間,然後想:「史蒂芬·雷德格雷夫 (Steve Redgrave) 究竟可以怎樣做到五次?」

在接下來的一年,馬克在加州當教練,並與珀蔡斯決定參加 2012 年倫敦奧運會。東部男孩知道在自己後院參加比賽的重要性,但這最終給馬克帶來「好、差和醜」三個截然不同的奧運體驗。「最後衝線是差;勝出是好;在倫敦是醜。」馬克說。

年青的馬克·亨特與其划艇偶像史蒂芬·雷德格雷夫先生合照 (相片:由馬克·亨特提供)
年青的馬克·亨特與其划艇偶像史蒂芬·雷德格雷夫先生合照 (相片:由馬克·亨特提供)

從表面看來,他們是奧運紀錄保持者和雙料世界冠軍的大熱,但他們在倫敦的狀態並不穩定。他們最終進入決賽,即使在伊頓多尼賽艇中心的呼叫下,仍然無法在充滿壓力下於六分鐘內超越其丹麥對手。「追逐一絲的希望。」馬克說。在輸掉 0.61 秒後,他花了很長時間才恢復過來,然後在雷德格雷夫的幫助下離開賽艇,並在電視訪問中承認他「讓所有人都失望」。

觀看馬克·亨特和珀蔡斯在 2012 年奪得銀牌後的感性訪問

特里有不同見解。「對於奪得奧運金牌和銀牌。」他說。「我希望馬克擁有兩件能夠陪伴他度過一生,並為他敞開大門的東西。」

「我曾經擔心馬克不會成功,他還不夠好。但實際情況正好相反,更令人敬重他。讓他盡量嘗試不同運動,如果他表現非凡,支持他會為他帶來額外好處。」

多年來,亨特家族之間的緊密連繫越來越穩固,而這個關係從未動搖過。「父母就是小時候的偶像或榜樣。」馬克補充說。「身為父母,我現在理解了。我不知道他們如何做到,或做了什麼讓我投入每個活動。他們將所有時間奉獻給我們,因此家人是我成長過程中重要的一部份。」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