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線裁員・專訪】沒有憤怒只感唏噓 陳漢威 林普斯訴體記、有線、人情味

【有線裁員・專訪】沒有憤怒只感唏噓 陳漢威 林普斯訴體記、有線、人情味

【體路專訪】2020年像是停頓的一年,幾乎所有體育大賽延期的延期、取消的取消, 但時代的巨輪並無因此而停下來。甫踏入12月,香港新聞界又再次爆出「震撼彈」—有線新聞裁員40人。不單是港聞、攝影等,就連體育組亦失去兩位資深記者。3日過去,同是前員工的筆者邀請陳漢威和林普斯回到海盛路,回憶在高壓又快樂的新聞部點滴。然而事實卻並不快樂,因為經過那天以後,那向來高要求的電視新聞或許也再不復見。   12月1日星期二早上,筆者剛巧放假,早上甫起床便見電話彈出有線裁員的消息。打探之下,聽到的是一個個熟悉的記者、攝影師名字,舊同事群組到下午再傳來「Chan Hon Wai」(陳漢威)和「Sky Lam」(林普斯)兩個體記界前輩名字的拼音,既是錯愕,也是錯愕。「那個早上我本身在附近打球,突然收到他(林)的短訊說公司裁員,於是我也決定先回公司等。」陳漢威當日同樣放假,回到辦公室後,看到的是猶如電影《大逃殺》的畫面,「我們真的沒想過是如此情況,以為會是部門主管叫同事收信,但實情卻是逐個收到電話入會議室,有些同事早有心理準備,但有些就真的像晴天霹靂一般。」   林普斯那日則當早更,早會期間已得知公司會有裁員行動,更早有自己會是其中一員的心理準備,「因為這個人(陳)很衰,說見到被裁的既非主管又非最新的那批,所以都應該是我們倆了。老實說,我們整組連同主管也只是5個人,不是我就是他。」結果兩人下午收到「大信封」,成為「架構重組」下40名「需要離職的同事」之二。陳漢威拿著籃球離開有線大樓的一幕,是當日其中一張被廣傳的照片之一,「因為我想瀟灑地離開,不想太拖泥帶水。」但其實接過「大信封」踏出會議室時,他心中卻異常激動,「見到廿多三十對眼睛望著你,像要衝過來有話跟你說一樣,我鼻頭已經一酸,眼淚也在眼框想湧出來,所以我也要立刻躲到化妝間。」 黐線的人情味 冰冷的裁員原因 「我心中真的零憤怒,心情很平靜,反而更驕傲和感恩會有一班人這樣互相支持。」大裁員當日已令《有線中國組》全組成員,以及至少16名港聞組主管及記者集體請辭,陳漢威翌日回到有線更遇到一名特意前來「cut有線」的舊同學,「有大班同事和外界義憤地支持大家是完全想不到,這樣黐線的人情味可能只在這裡才會出現。」身旁的林普斯就對管理層更失望,大嘆對所有同事均極不尊重,卻已預計到總辭一幕早晚會出現,「上次解僱3個工程部同事已經有很大反應,Cable編採那班人是癲的。大家也想可以溝通好一點,資源少『鬼唔知咩』,但那早一直追問裁員準則也沒有答案,而且安排是這麼差和壞。」4個月前,管理層突然即時解僱3名工程部資深員工,引起新聞部大批員工實名聯署向母公司主席表達不滿。 如果真的是資源不足,公司的冷氣也應該調暖一點,節省些燈油火蠟 今次管理層以「經營嚴峻需架構重組」為由裁員,但被外界指不能令人信服,尤其皇牌節目《新聞刺針》整組被裁更令人質疑有政治原因。「如果真的是資源不足,公司的冷氣也應該調暖一點,節省些燈油火蠟,不用我每日上班都像去了雪山一樣。」林普斯過往多次以時事滲入體育新聞旁述,令人拍案叫絕之餘更不禁懷疑其被裁原因也與此有關,「我要澄清我從來都是寫比賽的。但究竟被裁與這些跳脫的風格有否關係,我是個記者,沒有充份理據去懷疑和猜測也不能有一個答案。」陳漢威就說得更白一點:「旁人自有公論,大家對這個社會和新聞界正發生甚麼事也心知肚明。」   陳漢威2004年入職,在這裡認識了自言是工作最大收穫的太太,也見證身邊同事來來去去,但16年來卻一直沒有離開過。「其實我說過很多次要走,但這裡有很多機會讓我試不同東西,又能與他們一起進步才一直留下。前8年我覺得自己是個追求完美的球員,到後8年就成為球員兼教練,教一班年青人成長。」筆者當年在體育組實習剛巧遇上仁川亞運會,連同兼職短短兩個月,正是得到這班前輩給予機會去試做不同訪問。 前8年我覺得自己是個追求完美的球員,到後8年就成為球員兼教練,教一班年青人成長。 與一直「專一」的陳漢威有少許不同,雖然林普斯2007年在體育組實習後翌年轉為正職,但到2014年曾一度離開,至2018年初才由香港電台重回其口中的「母會」。「那時很多大賽都做過了,外面的待遇又好一點,於是便想試一試。但去到便發現工種和心情都差很遠,因為在那裡要處理很多行政工作,但這裡就是每日能寫喜歡的稿。」捨棄公務員身份減薪回巢,甚至連身邊的同事和主管也矛盾地邊說服邊勸阻,林普斯也笑說自己「好戇居」,卻是無悔。   在有線的這些年頭,奧運會和亞運會等大賽均曾親身經歷,但兩人最深刻的採訪卻不約而同是2009年香港主辦的東亞運。當年香港足球代表隊歷史性奪金,林普斯與陳漢威一起在決賽現場採訪,惟前者身處的是大球場3樓記者席。但正因如此,他獻出了一次經典的現場旁述,「有幾可記者會現場旁述比賽?而且是由加時尾段『live』到互射十二碼後,很難得體育被重視到如此程度,更見證到香港足球奪得金牌。」 同樣是這個組合,但陳漢威說的卻是東亞運的另一場經典賽事。中國「欄王」劉翔在將軍澳運動場出戰其北京奧運傷出後的第4仗,以13秒66贏得金牌。當日陳漢威在錄影廠任主播,林普斯就在現場採訪,二人直播期間不停隔空互動帶給觀眾更多相關資訊,「那次是個只有體育人才做到的『live』,我們的內容由劉翔傷勢談到衣服再談風速,就是因為知道他(林)能搭上咀才會問這麼問題。我相信就算連自己台也很少有類似直播,只做一次有點浪費。」 對人說是有線出身的就已經像一個品質保證,即使是行家也會尊重你。 有線是全亞洲首個24小時新聞頻道,公信力、速度等都在行內數一數二,招牌一直被㼽得漂亮,「對別人說是有線出身的就已經像一個品質保證,即使是行家也會尊重你,會覺得你有一個為新聞追求到最好的風骨,不會輕易折腰妥協。」就算單數體育新聞,有線的播放時間也一直在眾台中起領頭作用,每晚5節黃金時段也有由體育主播主持的環節。 有線=品質保證? 說起有線是否等如品質保證的問題,陳漢威淡淡地道出了一個名字:前執行董事馮德雄。馮德雄在筆者實習期間離開有線,又在筆者離職後才回歸,實際受到他「教訓」的機會少之又少。「極少有一個高層能這樣深入去看體育,他會在會議中與你談很仔細的事,如果你搭不上咀會感覺很瘀,所以就會不斷推動自己。」陳漢威以球員和「世界上最好的領隊」比喻與馮德雄的關係,形容自己難以在對方面前不全力以赴去表現自己,甚至會視「波完故出街」為正常要求。 如果你搭不上咀會感覺很瘀,所以就會不斷推動自己。 林普斯就形容馮德雄為莊閒並重,一方面給予高度壓力,另一方面又會細心留意眾人的成果,「有一次我用《願》的歌詞寫稿,他突然就走過來說:『哈哈哈,你很鍾意葉麗儀姐姐嗎?』」電視記者與文字記者不同,前者既要文稿通順,聲線亦要令觀眾聽得入耳。林普斯的旁述稿緊貼時事早已在網上流傳,但他旁述的抑揚頓挫亦是佳話。有線剪接部位置整個新聞中心中央,每次體育組尤其是林普斯「錄VO」,遠至數米外的港聞、財經組也定必聽得清楚。   這裡的記者將有線新聞形容為「快樂新聞部」,他們倆就將「快樂」加上「癲喪」形容體育組內的關係。「我們會互相競爭、鬥寫得快寫得好,甚至無聊到在資料庫看看誰寫得較多故仔。」「你同時間看4場直播很厲害?我能同時間看5場!」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回憶那些年的好氣氛,說到體育組的全盛時期是2008至12年,因為有齊老中青、不同崗位、擅長不同範疇的記者。有線近年經歷數次離職潮,除了今次「大地震」以外,3年半前公司易主前後亦有一役人事大變動,幾名資歷較深的記者先後轉職別台,到近兩年只剩下體育組主管及他們倆年資屬「前輩級」,今次裁員後全組更只餘3人。 多年輝煌…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有線裁員・專訪】沒有憤怒只感唏噓 陳漢威 林普斯訴體記、有線、人情味」閱讀更多 »

  • 【港超聯】FIFA要求辦儀式悼馬勒當拿 足總上周末未及安排
    體路

    【港超聯】FIFA要求辦儀式悼馬勒當拿 足總上周末未及安排

    【體路專訊】阿根廷球王馬勒當拿上周中逝世,國際足協(FIFA)其後要求各足協成員於舉行1分鐘默哀儀式悼念。不過剛過去的周末港超聯4場比賽均未安排相關儀式,8隊中亦只有愉園球員手纏黑帶紀念一代球王。據悉愉園昨日賽前曾提出舉行儀式,但因足總未及安排而未能成事,惟足總今日(30日)已通知球會可以下場比賽申請紀念儀式。   馬勒當拿上周三逝世後,世界各地的球會、球員及球迷均以不同形式悼念這位1986年世界盃得主。FIFA上周五表示,已要求211個足協成員在剛過去的周末的每場比賽,或下一個可行場合安排1分鐘默哀儀式,「以紀念這位史上最偉大之一的足球偶像」。各大足球聯賽於周末的聯賽中均有舉行儀式,當中英超以拍掌代替默哀、台灣甲組聯賽亦有默哀儀式。馬勒當拿舊會、意甲的拿坡里與對手羅馬球員更在默哀儀式之外,於比賽第10分鐘暫時比賽拍掌紀念球王。   不過剛完成的4場港超聯比賽中,足總卻未有安排相關紀念儀式,8隊中亦只有愉園球員左手纏上黑帶。愉園賽前在Facebook專頁指,「今日無法透過賽前默哀去表達對馬勒當拿的敬意,但仍會以其他方式去紀念這位球壇名將。」據了解,愉園昨日賽前曾提出舉行默哀儀式,但由於足總未及安排現場協調工作及詢問主隊而未能成事,最終愉園獲批手纏黑帶紀念。足總指上周曾發出新聞稿悼念馬勒當拿,亦已向阿根廷足協發信慰問,正研究有否其他可行儀式紀念馬勒當拿。愉園就指今日收到足總通知已收到FIFA信件,可申請在足總盃賽前舉行默哀儀式,但初步未再打算申請,惟可配合足總或其他球會的意願。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港超聯】FIFA要求辦儀式悼馬勒當拿 足總上周末未及安排」

  • 【港超聯】郭嘉諾回歸領飛馬小勝 南區主場「臨尾香」
    體路

    【港超聯】郭嘉諾回歸領飛馬小勝 南區主場「臨尾香」

    【體路專訊】港超聯今日(28日)在第四波疫情下繼續上演兩場賽事,共有近1000人入場。有郭嘉諾歸隊的天水圍飛馬作客青衣運動場,憑基斯上半場中段一箭定江山小勝「升班馬」晉峰;頭場冠忠南區於香港仔運動場兩度領先兩球下,仍被標準流浪完場前5分鐘內連入兩球追和。 上仗意外大敗予南區的飛馬今場僅派出其中4名巴西外援,翼鋒達施華不入大軍名單,另外劉學銘、方栢倫、謝朗軒及孫銘謙等港將亦繼續正選。首次在主場出戰的晉峰就有茹子楠及鄭璟昊兩名借將復出,4名外援同樣在陣。 有主教練郭嘉諾完成教練牌照課程後首次臨場督師的飛馬,面對「升班馬」晉峰早段稍有優勢,劉學銘11分鐘上前助攻飛頂被林駿杰救出,基斯離門5碼的補射又被對方護空門。不過站穩陣腳的晉峰亦有不少反擊機會,當中最黃金的一次出現在18分鐘,費利浦薩右路扣「大位」遠射,皮球被梁興傑托高後中楣彈落門前,惟茹子楠連續兩腳補射均未竟全功。黃偉國8分鐘後接應角球的近射同樣未能逃過梁興傑的撲救,埋下被飛馬打開紀錄的伏線。僅3分鐘後,劉學銘再度因角球上前助攻,但今次轉到右路傳中,基斯門前控定後抽入成1:0,飛馬亦以此比數領先半場。 晉峰換邊後以彭軍凡入替鄭璟昊,不過早段進攻未見特別起色,一直未能找到主力進攻點攻擊飛馬防線。相反飛馬就靠山度士在前線作支點,以身高優勢找到零星機會,59分鐘禁區內抽射越楣而過。「生球」未有機會的晉峰轉以「死球」製造攻勢,加上飛馬球員數次在後防危險位置犯規讓晉峰有罰球直射機會。卡爾特納61分鐘割草式罰球被梁興傑接實後,佐敦布朗的射門亦僅僅高出。晉峰其後換入廖億誠、何思哲及劉君正加強攻力,到補時階段終於有黃金機會,但費利浦薩的門前補射被判越位在先。他們最後一擊獲得右路前場罰球機會,但卻選擇橫傳予禁區頂的隊友並被飛馬球員截到,最終以0:1落敗、升班7仗仍未找到勝仗。 親身回歸球隊5日、自3月足總盃後首次在場邊領軍的郭嘉諾雖然未有出動招牌「風車手」,但在指導區的肉緊程度亦不亞於以往所見。他賽後評價球隊表現值7.5分,又讚賞對手晉峰的表現比飛馬更好:「老土一句今仗的確是哪隊先入球就很大機會贏,球隊由上仗大敗變成今日較防守的踢法,重要是我們能把握入球,對球隊是一個及時的3分及0失球。」郭嘉諾坦言球隊早前陷入信心危機,希望以今場作為一個好開始:「要重建信心是有難度的,我也不想好像是我一回來就令所有事不同,只是要令球員能集中在比賽當中,希望由今日起再做好一點,當然下周足總盃對理文又是一個壓力測試。」 相隔8個月後再回球場,他亦直言比之前數仗以視像領軍感覺更真實:「很開心可以重返球場,我很掛念這種感覺,亦慶幸自己還在比賽當中,希望暫時未有班落的教練和球員不要氣餒。」隊長梁興傑就指郭嘉諾回歸增加球隊士氣和激情,今日整隊亦踢出一場「爭氣波」。 晉峰門將林駿杰就直言落敗的結局不能接受,球隊賽前亦希望在主場觀眾面對全取3分:「我們很有決心贏這3分的,所以一開始的優勢都比飛馬大,而且在這麼多球迷支持下更想贏波。第一年升上超聯就有一定數量的球迷,我自己也有點意外。」今仗入場人數為538人,晉峰球迷的打氣區聲浪亦不比飛馬小。總監何信賢亦希望球隊能繼續用表現和鬥志爭取更多欣賞:「上次輸了5球之後,今日見到球員找回很強的信心,希望能一場一場進步。觀眾應該滿意他們的鬥志,希望可以有更多球迷欣賞。」晉峰落後下尾段仍堅持以地面進攻,即使最後的罰球亦選擇橫傳,何信賢指該罰球的處理的確欠佳,但認為斬高空球在對方多名身材高大的球員下沒有優勢,唯有繼續嘗試地面。   頭場的南區今季首次在主場香港仔運動場上陣迎戰流浪,有新加盟的林樂勤及註冊成「超級外援」的葡籍中場柏度首次正選。流浪就盡遣4名巴西外援杜格拉斯、法蘭度、祖連奴及亞加斯圖正選,前「小港腳」播磨浩謙亦首度列入11人名單。上仗大勝飛馬的南區早段雖然佔較多控球,但最後一傳始終未見準繩,令球隊徒有形勢少有攻勢。直至24分鐘,林樂勤中路偷到對方皮球後策動反擊,史提芬彭利拿禁區內接應一抽入網,南區半場領先1球。 南區換邊後繼續控制戰局,但同樣要到中段才由夏志明單刀擴大優勢。流浪73分鐘由林學曦射入其近5仗第4個入球追和,但夏志明4分鐘後再次為南區拉開至2球優勢。不過流浪始終守住聯賽不敗之勢,85分鐘先靠盧均宜頭搥追至2:3,補時階段再由法蘭度近門射入追和3:3。   另外,理文下午宣布簽入大港腳後衛、23歲的徐宏傑,但仍正趕辦國際轉會紙手續,待辦妥所有註冊手續後才可為理文上陣。理文早前已羅致曾效力東方龍獅的前西甲後衛荷西方祖,並在上季停擺期間簽入陳嘉豪、中村祐人及張熹延等新球員。徐宏傑加盟理文後,成為繼第7名上季效力富力、新季續戰本地職業聯賽的球員,但前者因轉會規例未曾為富力上陣。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港超聯】郭嘉諾回歸領飛馬小勝 南區主場「臨尾香」」

  • 城迷:不要怕,是技術性調整?
    英超球迷有say

    城迷:不要怕,是技術性調整?

    球隊日前作客熱刺,在「贏晒點數」的情況下慘吃悶棍,再一次在英超失分,8戰只取得可憐的12分;到底領隊哥迪奧拿是「黔驢技窮」,抑或只是「技術性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