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專訪】王晶的育成哲學 不求名利建立另類「夢幻隊」

籃球,王晶教練,女籃,七喜,英華女學校
籃球,王晶教練,女籃,七喜,英華女學校

【體路專訪】提起王晶的名字,第一刻想到的自然是執導多套著名電影、曾與多位星級演員合作的大導演。不過此王晶不同彼王晶,比同名導演年輕近30載的女籃教練王晶,麾下沒有明星球員,但卻培育出著重品格與團隊精神的「夢幻隊」,帶領七喜4年兩奪女甲聯賽冠軍,以及英華女學校睽違十載再登學界賽后座。

自言教波「惡」的王晶在場上鮮有聲嘶力竭,反而贏輸皆冷靜指導(圖:體路資料庫)
自言教波「惡」的王晶在場上鮮有聲嘶力竭,反而贏輸皆冷靜指導(圖:體路資料庫)

七喜女籃在王晶帶領下於2016及2019年兩奪香港聯賽女甲總冠軍,這位冠軍級教練亦為打而優則教,早在大專時期兼任中、小學或青苗教練,然而球員生涯在3次大專盃冠軍圓滿畢業後正式劃上句號,並非因為要踏入職場、未能兼顧工作與籃球,而是缺乏繼續的動力。比起在球場上打拚,王晶更希望能以教練身份建立心目中的球隊:「女孩子打球少不免有小圈子,人際關係等無謂的問題令球員不能專心打球。我想要建立一支球隊,著重內部氣氛,讓一班人努力和成長,大家能放膽表達及接納意見。」旁人眼中「夢幻隊」3字用以形容實力強橫的隊伍,王晶心中的「夢幻隊」卻不是以能力作評價的標準。

每個人都有獨特之處,只要她肯努力,再讓她在合適的位置發揮,就能在球場上有好表現。

一般教練「揀蟀」時先看才能,王晶卻反其道而行,從中學開始已選擇關照相對缺乏潛質的師妹,當教練時跟從她打球的亦非被人認為具潛質的球員,大部分甚至未能進入青訓隊,然而她卻相信人人皆可成材:「許多人覺得打波有先天優勢就較能成為好球員,但其實每個人都有獨特之處,只要她肯努力,再讓她在合適的位置發揮,就能在球場上有好表現。」王晶當時與昔日的學生組成隊伍打地區賽事,碰巧隊中有球員表現不俗,她就拜託朋友介紹到位處乙組的七喜,自己亦作為陪練球員參與練習。沒料到之後獲邀擔任教練一職,不擅長拒絕的王晶就這樣成為七喜主教練,一教就是13個年頭。

七喜資源有限,一般在三家村的街場練波
七喜資源有限,一般在三家村的街場練波

七喜背後沒有老闆,球隊沒有資源,練習一般租用街場,球衣亦由球員自掏腰包購買。王晶與球員一樣沒有薪酬,只能在放工後趕到球場練習,不過她絲毫不介意:「如果真的需要體育館練習,球員就早點起床去排隊碰運氣。缺乏室內場是稍為困難,但球衣也只是數百元,對大家來講不算大數目,反而球員自己有所付出就會更珍惜,投入感也更大。」王晶笑言香港女孩子打波無太大名利可言,但她們仍然願意全程投入,只因在籃球場中能有金錢以外的收穫:「我覺得打籃球是與一班人成長的旅程,是一件好有意義的事。球場帶給人許多生命中重要的特質,比如堅持、毅力、與人相處、面對困難等等,這些價值都不能用錢衡量。」

13年歷盡高低

王晶時代的七喜從乙組起步,雖然打滾3年後在2010年升班甲組,但沿用原有班底加上一直隨她打球的球員,平均身高只有1米63的陣容起初算不上有力的挑戰者,在甲組的前3年幾乎每場以大比分落敗,徘徊於降班邊緣。輸球當然難受,王晶卻淡然接受結果:「我覺得當下輸幾多都好,只要球員有成長和進步,總有一天會見到成果。因此第1年全敗、第2年贏1場、第3年贏2場……雖然好少,但感覺到球隊的確在逐步向前走。」2014年只得第5名的七喜翌年成為前4名,更在2016年迎來大突破——於總決賽力壓福建,歷史性封后。

七喜於2016年首奪女甲籃球聯賽冠軍(圖:體路資料庫)
七喜於2016年首奪女甲籃球聯賽冠軍(圖:體路資料庫)
2017年衛冕失敗,奪得季軍(圖:體路資料庫)
2017年衛冕失敗,奪得季軍(圖:體路資料庫)

七喜每季都幾乎以原班人馬出戰,回首2016年的冠軍,王晶指是球隊累積10年努力的成果,給予一直跟隨她、在別人眼中不被看好的球員一個肯定。她憶述往日的一段對話:「過往曾有教練覺得我的球員不適合打波,矮之餘又不能跳、不能跑、手感差、沒有打球觸覺,我對這番話好深刻,令我更想去協助她們成材。現在這個球員已是隊中的主力,更在2016年賽季擔當重要的位置。」王晶不懂魔法,不能把平均身高只有1米63的球員拉高一點,但她感染球員相信個子小也有自己的價值,「她們未必覺得自己一定可以,但會盡力去做。」結果盡力的嘗試為七喜帶來別具意義的獎盃。

她們未必覺得自己一定可以,但會盡力去做。

2017年因為期望衛冕以讓外界肯定球員的實力,王晶給予球員太多壓力,最終未能再奪冠,過程亦不快樂。2018年她選擇修正,讓不同球員有更多上場時間,對成績渴求相對小一點,球季以殿軍完成。及至2019年,王晶認為應該給予球員自主空間,讓她們學習分析及嘗試,然而主力球員如黃昕鈴、李芷晴等先後經歷嚴重膝傷,王晶歸咎於自己的錯誤決定,受訪時仍難掩內疚。她指自己因而變得情緒化,甚至有3星期難以帶隊練習。那段時間,球員反而成為她的鼓勵與安慰,偏偏外界看為殘陣的七喜逆流而上,在總決賽連贏3場,相隔兩年再奪女甲聯賽總冠軍,帶給這位4年抱兩的教練另一種感受:「2016年前我們一直向上,2017至19年間我們經歷跌倒、走下坡,但球員沒有因而埋怨或離隊,也沒有計較自己有幾多落場時間,只是希望多行一步、為隊友出多一分力,一齊行返上去,我覺得這是十分難得。」這一年的寶貴經驗,讓七喜與王晶再次一同成長。

王晶指七喜隊中沒有明星球員,隊長黃嘉汶算是較為耀眼的一人,過往多年亦有教練挖角,不過始終未有轉會,與球隊經歷高低起跌,王晶認為此舉十分難得(圖:體路資料庫)
王晶指七喜隊中沒有明星球員,隊長黃嘉汶算是較為耀眼的一人,過往多年亦有教練挖角,不過始終未有轉會,與球隊經歷高低起跌,王晶認為此舉十分難得(圖:體路資料庫)
七喜於2019年季後賽經歷主將黃昕鈴(左一)及李芷晴(左二)因傷缺陣,最終仍排除萬難再奪冠軍(圖:體路資料庫)
七喜於2019年季後賽經歷主將黃昕鈴(左一)及李芷晴(左二)因傷缺陣,最終仍排除萬難再奪冠軍(圖:體路資料庫)

重返學界指導英華女校

王晶在2018年6月接手英華女籃帥印,已多年沒有接觸學界賽的她需時適應,把自己融入英華的訓練模式,慶幸英華學生聽話及學習能力高。不過執教首年對她與球隊都不容易,先在港島區D1組A Grade決賽上遭絕殺,繼而於精英賽8強慘敗,「做教練最辛苦就是在場邊甚麼事情都做不到,但這幾場落敗是我認識她們的過程,在球場上看到最真實的她們,知道需要留意及改善的地方。」英華近年屢次在關鍵賽事以些微分差落敗,王晶從中見到球員不言棄的精神:「她們會口講『努力完都是輸1、2分』,但我知道她們心底不是這樣想,在落敗後的練習一樣好認真,從眼神可以看到有很大決心。」因此王晶自言並沒有特別為球員調整心態,只是肯定她們的鬥心。

比起勝負,球員改變其實是令人更開心與感動的事情。

雖然英華球員不是王晶從小培養,但在無形間或許也被教練的心態感染,她最看重的不是球技,而是球員間的關係:「有球員以前會在球場與隊友口角,其實她只是太著緊而有情緒表達,今年卻見到她會主動鼓勵及肯定隊友,我覺得有好大成長。也有球員以前被形容為只顧自己、不理隊友,但我見到她之後是不斷造就隊友。比起勝負,球員改變其實是令人更開心與感動的事情。」最終,英華今年在港島D1組A Grade決賽反勝漢華中學,事隔10年再奪冠軍,王晶沒有點評球員技術好、能力高或者克服心魔,而是對她們的齊心讚不絕口:「我覺得英華過往並不差,但球員互動可能不是太好,有點像幾個人獨立在球場而未能發揮到大家長處。但今年她們齊心、無私及信任彼此,沒有計較自己的上場時間與分工,這點跟七喜的球員好相似。」

英華女籃連續第5年於學界港島D1組A Grade決賽與漢華中學相遇,此前4年均敗走,今年終於取勝,睽違10年再做港島「一姐」(圖:體路資料庫)
英華女籃連續第5年於學界港島D1組A Grade決賽與漢華中學相遇,此前4年均敗走,今年終於取勝,睽違10年再做港島「一姐」(圖:體路資料庫)
英華球員賽後與王晶相擁而泣(圖:體路資料庫)
英華球員賽後與王晶相擁而泣(圖:體路資料庫)

今年學界精英賽、邀請賽及馬拉松因新型肺炎疫情取消,英華未有機會與九龍區球隊交手,王晶指對中六學生而言可惜,但亦勉勵她們在下一個舞台繼續努力:「有同學畢業後可能不再打球,我相信在球場上學到的特質在其他範疇也能應用到,她們一樣能夠做得好;繼續打球的同學,希望有天能在球場上再見到她們出色的表現。」同時她亦鼓勵英華師妹接棒:「以往大賽多由中六球員上陣,年紀小的球員承擔感或較少,但將來就輪到她們。如果想要外界繼續覺得英華是一支強隊,就要靠她們的努力。」英華今年4位中六主力畢業,來年將以新面貌作賽,對王晶和球員都會是全新挑戰。

籃球,王晶教練,女籃,七喜,英華女學校
籃球,王晶教練,女籃,七喜,英華女學校

過去一年在聯賽及學界領軍收穫甚豐,提及來年,王晶倒沒有衛冕的壓力:「贏波當然開心,輸波當然失落。但若太著重輸贏,反而令球員有不必要的壓力,我覺得只要發揮到應有的水準就可以。成果是對球員的肯定與回報,名次是比較,不是我太在意的事情。」一場勝負、一季得失感受很實在,但對王晶及她的球員而言,只是漫長籃球旅程的其中一部分,是組成美好回憶的一部分,比冠軍獎盃更為寶貴。

相關報道:
【女甲籃球】黃嘉汶最後40秒「And 1」奠勝 七喜險勝福建重奪冠軍
【D1學界籃球】楊溢希單節12分攻陷漢華 英華睽違十載再做港島「一姐」

圖、文:何子淵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籃球.專訪】王晶的育成哲學 不求名利建立另類「夢幻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