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爭議事件】飛人Ben Johnson的起跌和傳奇一生

·Writer
·6 分鐘文章

Ben Johnson於 1988 年夏季奧運會上短時間成為加拿大的國家英雄,但其類固醇檢驗結果呈陽性,金牌資格隨後被取消,成為加拿大史上從頂峰最急速滑落的運動員。100 米短跑創造出 9.79 秒的成績,可說是夏季奧運會的觸目盛事。

我們現在看看Ben Johnson在南韓首爾因服用類固醇而遇到的起跌。

Ben Johnson曾經是加拿大的國家英雄,但在類固醇檢驗結果呈陽性後,形象便從此催毀。(ROMEO GACAD / AFP)
Ben Johnson曾經是加拿大的國家英雄,但在類固醇檢驗結果呈陽性後,形象便從此催毀。(ROMEO GACAD / AFP)

發生什麼事?

1987 年,Ben Johnson在羅馬舉行的國際田聯世界錦標賽上擊敗卡爾·劉易斯(Carl Lewis),以 9.83 秒的成績打破了當時的世界紀錄,Ben Johnson後來以加拿大頂級運動員的身份參加 1988 年夏季奧運會。Ben Johnson於 1987 年 4 月獲頒加拿大勳章,這個全國最高的公民榮譽為他帶來盧馬什奬,獲封為加拿大最佳運動員和美聯社年度最佳運動員。

Ben Johnson嶄露頭角,成為國際巨星,同時亦成了劉易斯的最大威脅。劉易斯於 1984 年的奧運會上憑實力於 100 米賽事中贏得金牌,成為超凡新星。羅馬賽事過後,劉易斯誓言不會再敗給Ben Johnson,並暗示他服用類固醇,但沒有直接指出其姓名。

「很多人都不知從何而來,我認為,如果他們沒有服用藥物,不會有這樣的成績。」 劉易斯在Ben Johnson 1987 年勝出後痛苦地說。

在加拿大Ben Johnson當時的年代,已對使用興奮劑的猖獗感到擔憂,特別是多倫多的運動員。可是,這些投訴在 1988 年夏季奧運會前大多被駁回。即使所有證據都記錄在案,但大家都只能回想當時在田徑界上服用興奮劑是多麼明顯普遍。

隨著劉易斯與Ben Johnson的故事情節炒作得如火如荼,比賽亦已結束。Ben Johnson創造了 9.79 秒的世界紀錄,劉易斯則跑出 9.92 秒,而 1980 年代末和 1990 年代初的第三位短跑力量選手林福德·克里斯蒂(Linford Christie)以 9.97 秒位居第三。接力選手卡爾文·史密斯(Calvin Smith)以 9.99 秒的成績排名第四,成為首位 100 米短跑選手跑出 10 秒以下的成績而奪得第三名(他原本排名第四,後來在Ben Johnson被取消資格後晉身第三名)。

Ben Johnson成為加拿大的國家英雄,在全球舞台上擊敗了田徑界的最出色選手。兩天後,Ben Johnson的尿液樣本被檢驗出對康力龍(一種合成代謝類固醇)呈陽性,他頓時蒙羞並從頂峰滑落,這在奧運會史上可能前所未見。

劉易斯隨後獲得金牌,克里斯蒂獲得銀牌,而史密斯則獲得銅牌。

Ben Johnson在作證後離開杜賓調查時,被世界各地的記者包圍。(多倫多星報透過 Getty Images 提供)
Ben Johnson在作證後離開杜賓調查時,被世界各地的記者包圍。(多倫多星報透過 Getty Images 提供)

當時輿論對這事件有何反應?

Ben Johnson最初因擊敗劉易斯而受極力讚賞,並讓國家帶來光榮。

「對加拿大來說,這是一個奇妙的晚上。」加拿大總理布賴恩·馬爾羅尼(Brian Mulroney)在比賽結束不久後對Ben Johnson說。

在賽後的記者會上,Ben Johnson忍不住誇耀自己的成就。

「我想說,我的名字是 Benjamin Sinclair Johnson Jr.,這個世界紀錄將會維持 50 年,甚至可能是 100 年。」他驚呼說。

「金牌 - 這是沒有人能夠取去的東西。」

但有些事情肯定不合理的,Ben Johnson花了近一小時才提交尿液樣本,據報他在期間喝了 8-10 罐淡啤酒。

被禁賽的Ben Johnson曾經尋求復出,並在法院對薄公堂,圖為他在法院外穿上跑鞋。(Reuters)
被禁賽的Ben Johnson曾經尋求復出,並在法院對薄公堂,圖為他在法院外穿上跑鞋。(Reuters)

國際奧委會藥物檢測負責人亞歷山大・德梅羅德(Alexandre de Mérode)親手向加拿大代表團團長卡羅爾・安妮・萊瑟恩(Carol Anne Letheren)提交了一張紙條,告知她Ben Johnson的樣本呈陽性。未來的國際奧委會主席迪克龐德(Dick Pound)以Ben Johnson的實質法律代表出現,但無法推翻結果,迫使Ben Johnson丟臉地將金牌交給萊瑟恩。後來,他的 1987 年世錦賽金牌亦被剝奪。

Ben Johnson從首爾返回多倫多機場後被報以無情的噓聲,並盡量遠離公眾的聚光燈。為回應Ben Johnson的陽性檢驗結果,加拿大政府展開調查,亦即杜賓調查,而Ben Johnson在調查中承認自己說謊且早在 1981 年已開始服用類固醇。在 89 天調查中,共傳召了 122 位證人。

更多【奧運.爭議事件】文章:

這對未來的奧運會帶來哪些改變?

Ben Johnson的陽性檢驗結果標誌著田徑運動的黃金時代結束。8 年後,加拿大選手多諾萬·貝利(Donovan Bailey)在 1996 年亞特蘭大夏季奧運會上以 9.84 秒的成績刷新了世界紀錄,喚起了與 200 米美國選手米高·約翰遜(Michael Johnson)的競爭,田徑運動在這時才再次發亮。

這亦是無知的結束,當時每項田徑比賽項目都令人充滿懷疑,只在尤塞恩·博爾特(Usain Bolt)成為最優秀田徑運動員後,充滿懷疑的氣氛才開始退去。

1991 至 2000 年美國奧委會藥物管制署署長 Wade Exum 透露,劉易斯在 1988 年奧運會選拔賽中的三種興奮劑檢測結果呈微量陽性,認為他應在首爾奧運會前已被取消資格。可是,國際田聯的審查證實,美國奧委會對劉易斯的樣本處理採取了適當的程序,因此允許他保留獎牌,縱使仍抱有懷疑。

ESPN 在 2012 年播出了一部名為《9.79*》的完整紀錄片,屬於其《30 for 30》系列之一,詳細記錄了整場比賽,非常值得收看。在八名選手中,只有兩名在整個職業生涯中沒有被驗出對違禁物質呈陽性,而這場比賽被廣泛稱為「歷史上最骯髒的比賽」,以呼應運動史上這個重要的醜陋事件。

他們的近況如何?

Ben Johnson於 90 年初嘗試復出,並展開了其奇異的人生舞台。他曾經短暫訓練已故的馬勒當拿(Diego Maradona),並於 1999 年承認曾經受前利比亞總理穆阿邁爾·卡扎菲聘用,成為其兒子足球隊的教練。

於 2005 年,他推出了服裝和補充品品牌 Ben Johnson Collection,但並不成功。

於 2006 年 3 月,Ben Johnson為 Cheetah Power Surge 能量飲品代言,明顯地將「騙子(Cheater)」標籤在自己身上,以嘲笑自己的醜聞為題材。即使Ben Johnson是這個全國廣告活動的重要部分,但卻受到觀眾的廣泛批評,而這只讓他的情況更惡劣,亦向較年輕的體育迷重提了他不光彩的職業生涯。

於 2017 年,他在澳洲博彩公司 Sportsbet 的 Android 應用程式廣告中再次以相同手法宣傳 - 廣告標題為「將合成代謝類固醇注入 Android(putting 'roid in Android)」,意即再次在速度和力量測試中獲得正面結果。

在Ben Johnson對他的前律師 Ed Futerman 提出 3,700 萬美元的訴訟,且訴訟於 2012 年被安大略省高等法院駁回後,Ben Johnson遠離了公眾生活,在多倫多與子孫享受時光。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