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爭議事件】耍出骯髒手段 阻止對手參加奧運

·4 分鐘文章

西班牙女子曲棍球隊在 2008 年因一系列令人難以置信的事件,而幾乎被剝奪參與奧運的資格。事件中,更出現搖頭丸測試陽性結果。

足球界時有出現球迷在對方球員留宿的酒店高呼至深夜,令球員無法入睡的新聞故事。然而,這些故事與阿塞拜疆試圖阻撓西班牙女子隊參加 2008 年奧運曲棍球比賽這「傳奇」相比,只是小巫見大巫。

Julia Menendez 和其他西班牙隊員在對戰美國隊賽後。(Quinn Rooney 攝/Getty Images)
Julia Menendez 和其他西班牙隊員在對戰美國隊賽後。(Quinn Rooney 攝/Getty Images)

在北京夏季奧運會前四個月,西班牙似乎可以順利前往中國。西班牙在巴庫參加奧運會選拔賽,取得連續五場勝利,表面上一帆風順。東道主阿塞拜疆也參與其中,兩國將在決賽中相遇,獲勝者將取得唯一一張奧運參賽門票。

然而,西班牙的奧運之旅,從此變得崎嶇無比。西班牙的苦難始於巴庫的大量涉嫌欺詐行為,其後阿塞拜疆為求令西班牙因濫藥取消奧運資格,而向體育仲裁法院 (CAS) 提出訴訟,而西班牙則在審訊後數天便要在北京比賽,其苦難才告一段落。

將這個故事曝光的前《每日電訊報》記者 Claire Middleton 回憶道:「這是最令人驚奇的國際骯髒手段,整件事實在是編故事也編不出來。」

儘管能夠參加奧運會,西班牙很快就在對戰中國的首場比賽中輸了。(AAMIR QURESHI/AFP,經 Getty Images 取得)
儘管能夠參加奧運會,西班牙很快就在對戰中國的首場比賽中輸了。(AAMIR QURESHI/AFP,經 Getty Images 取得)

故事開始

在對戰肯尼亞的分組比賽前,西班牙報告,有四名球員在酒店吸入空調系統的氣體後昏倒。西班牙官員亦投訴,團隊需接聽深夜致電他們房間的電話,並需處理火警警報,而球員則因飲用比賽組織者提供的飲用水而染病。除此之外,賽事總監亦涉嫌遭到威脅,並懷疑有人入侵反運動禁藥控制室。

在對陣東道主的決賽前夕,西班牙隊外出到巴庫一間意大利餐廳用餐。第二天,西班牙隊多得 Silvia Munoz 的帽子戲法,在對戰阿塞拜疆的尾聲以 3-2 獲勝。可喜可賀。

然而,在決賽後的強制藥物測試中,兩名球員的違禁物質檢測呈陽性,且竟然是搖頭丸。根據當時的 FIH 規則,如果球隊中有超過一名成員的檢測呈陽性,則整個球隊可能會被淘汰出局。西班牙的奧運之征突然苦無前路。

不久後,調查發現西班牙隊在賽前進餐時,是分開在兩​​張餐桌坐的。全靠一名國際曲棍球聯合會 (FIH) 官員懷疑事有蹺蹊,採集西班牙隊頭髮樣本,結果顯示,坐在其中一張餐桌的大部分隊員,且包括已故 Marti Colomer(當時是年邁的聯會主席)的妻子在內,其搖頭丸檢測均呈陽性。這當然在西班牙引起了軒然大波,球員和官員怎麽竟然會在四年來最大規模的比賽,即生涯巔峰的奧運比賽前一晚服用「派對藥物」。

後來,FIH 認定一名球員的濫藥違規行為成立,但沒有重大過失,而另一名未透露姓名的隊員則獲免除任何違規行為。

西班牙曲棍球聯會停留在巴庫兩星期期間,一再聲明受到蓄意陷害,與此同時,阿塞拜疆則將案件提交給運動仲裁法院 (CAS),試圖要求獲得奧運會席位,並褫奪西班牙參賽資格。Colomer 向西班牙媒體説道:「我敢以性命保證,那兩名女運動員根本與這種事情一點關係都沒有。」

事後亦沒有具體證據證明阿塞拜疆有不當行為。

更多【奧運.爭議事件】文章:

之後發生什麼事?

CAS 駁回阿塞拜疆的涉嫌濫藥違規案,以及其第三次上訴,包括獲列為遲來的奧運參賽者的大膽要求。最終上訴在奧運會曲棍球比賽開始前兩天才取消。

西班牙教練對當地媒體表示:「他們承認我們無罪,實在令人高興。」西班牙報紙 AS 斷言:「在黑手黨陰謀中,結局好,就一切都好。」

事件後阿塞拜疆並沒有氣餒,仍然打算在曲棍球壇留下足印,圖為2011年該國與南韓隊在德國作賽。(Photo by Dennis Grombkowski/Bongarts/Getty Images)
事件後阿塞拜疆並沒有氣餒,仍然打算在曲棍球壇留下足印,圖為2011年該國與南韓隊在德國作賽。(Photo by Dennis Grombkowski/Bongarts/Getty Images)

西班牙隊如願以償,在北京參加首場比賽,0-3 不敵中國隊,而 Middleton 亦有出席隨後的媒體發佈會,會上球員們的情緒表露無遺。

Middleton 回憶道:「整件事完全摧毀了西班牙的奧運籌備工作。整個過程對他們來説真是糟透,是一種情感上的折磨,而阿塞拜疆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西班牙最終在奧運會上獲得第七名。

阿塞拜疆後來如何?

阿塞拜疆並沒有氣餒,仍然打算在曲棍球上留下足印,並參加了 2009 年在曼徹斯特舉行的歐洲國家杯。該球隊因有近一半球員來自南韓而備受矚目,她們是嫁給了阿塞拜疆國民以取得護照,並為移居的國家效力。

自 2016 年,國家聯合會因未能支付缺席里約奧運選拔賽的賠償金,因此一直被暫停參加世界曲棍球比賽。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