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攀登・專訪】一圓石場老闆夢 歐智鋒再向世界攀出去

【體路專訪】一個東京奧運,為世人「介紹」了空手道、滑板、衝浪、運動攀登及棒壘球5個新項目。港隊在空手道憑劉慕裳獲得一銅,令這運動知名度更上一層樓。但其實運動攀登亦早已在獅子山下立下根基,近來抱石場遍地開花的氣勢正是象徵之一。不過港隊眾將在疫情下卻遇上種種難關,去年才剛任全運代表團旗手的歐智鋒可以如何再次攀上高峰?

之前為另一訪問做資料搜集,乍然發現香港近期有不少室內抱石場開張,驚覺以往未真正接觸過運動攀登的自己似乎追不上潮流,於是決定相約攀登界代表人物之一的歐智鋒做個訪問。剛好他最近亦成為老闆,正好可以在新開的抱石場談談攀登經。

「每個運動員的夢想都是想有間自己的抱石場,我都不例外。」歐智鋒與兩名朋友合資的心血結晶Crux Bouldering Gym,剛好避過第五波疫情,在政府容許體育場地重開後三星期開業。Crux佔地近萬呎,座落旺角與太子之間的鬧市,加上向街一邊有一整排大玻璃,從樓下望上去亦容易不期然被不同顏色的礦石吸引。「其實也算是天時地利人和,之前一直未找到合適舖位,到一月才看中這裡,又因為面積大而要花多少少時間裝修,就剛好遇上重開之時。如果真的在封場前開張就要白交租,到時就真的『收X』了。」

有了這裡,我自己訓練都更方便,每次想練甚麼就起甚麼。

疫情之下做老闆,要顧的東西特別多,幸好歐智鋒有兩位拍檔分擔文書、行政和定線等工作,自己得以繼續將心機放在「正業」之上。「有了這裡,我自己訓練都更方便,每次想練甚麼就起甚麼。始終其他抱石場都要做生意,專設運動員路線都不合經濟效益。」

無敵是最寂寞?

中一那年才剛接觸攀石,同年已經獲選入港隊,歐智鋒這正業已做了12年。偏偏萬事起頭難,看似一帆風順的生涯開初卻幾乎因他的惰性而斷送。那些年與歐智鋒一起接觸攀石的朋友雙手老早已改執遊戲機手掣,令攀石牆邊只剩他一人,加上無敵是最寂寞,「當時的香港比賽大多只有廿多人,我一開始已經是前3名,很快就更一直保持冠軍,真的不太多競爭對手,於是開始覺得悶、沒有挑戰性。」既然躺著也第一,朋友們又漸漸遠離,歐智鋒亦慢慢由一星期練習5日、到3日,再減至1日,「那日還要是學會見我太久沒爬,叫我練習我才會去,那是爬得最少,亦最少進步的一段時間。」這段「黑暗時期」大約持續了兩、三年,直至一個人的出現令歐智鋒的攀石路露出曙光。

與他同歲數的陳翔志於2011年前後橫空出世,初次參加香港攀石錦標賽已經站上頒獎台,亦很快就獲推薦入港隊,「他好鍾意爬石亦好有天份,真的爬得很快、進步得好快。」鍾意的程度,是中五輟學全心發展攀石,是每天在攀石場留7、8小時,「他直情將攀石場當是屋企」。這樣一個對手,令歐智鋒驚覺自己亦不能再怠慢,「他愈進步得快,我就愈覺得有競爭,加上有他一起訓練、一起升上大人隊、一起出外比賽,發現香港以外的世界才是真正的競爭。我就重拾想贏比賽的心,於是就繼續訓練。」

發現香港以外的世界才是真正的競爭,我就重拾想贏比賽的心。

歐智鋒(左)與陳翔志並肩出戰過多項比賽。(圖:體路資料庫)
歐智鋒(左)與陳翔志並肩出戰過多項比賽。(圖:體路資料庫)

 

瑜亮之爭並無出現在他倆身上,反而互相推動對方進步,由近年的大賽成績就可見一斑。2017年,陳翔志在天津全運抱石賽(群眾項目)奪金;翌年的雅加達亞運輪到歐智鋒在全能賽獲第6名;2018年及19年全國抱石賽又再由陳翔志封王,到去年陜西全運再在兩項全能憾失獎牌,「我們只想贏出面的對手。」正如他自己所言,要贏就自然要練習。雖然未必如隊友般將攀石場當作屋企,但今日的歐智鋒亦每日落場訓練,形容攀石就如撳電話一樣是停不了的習慣,「因為你在香港不自主努力的話,好快就不用再玩。」

逆水行舟 不進則退

看似說得很嚴重,但在現時體院的資助制度之下,這個擔憂也絕非不切實際。攀山(包括運動攀登)是體院「B級」精英體育項目,要持續獲資助就要在一個資助周期內取得亞錦賽或全運會獎牌,又或者在世錦賽或亞運獲前8名,同時要達到「精英資助」評分最少 7.5 分。「競爭真的很大,全國賽一年只得一場,輸了就要等亞洲賽,但亞洲的競爭就更大,真的有信心輸了全國賽再贏亞洲賽嗎?。」亞洲的運動攀登水平處於六大洲中上游,單數男子組賽事,楢崎智亞、藤井快及緒方良行3名日本選手現時穩站抱石世界排名前3,日將在2019年的亞錦賽3個分項中亦只失落速度賽予印度選手。

「還未計疫情令香港有3年沒有比賽,即使中國無比賽都有訓練,我們就連場都要封。未來還有沒有信心贏外面的人?其實大家都無。」

這個防疫措施所造成的差距,多多少少反映在去年的陜西全運之中。雖然陳翔志僅僅在湖南選手獲重賽機會後跌落總成績第4而失落獎牌,但歐智鋒自己則只得總成績第12名,也許就如他所說中國選手已乘香港封場而追上。「以往在全國賽就算有失手都未必會輸,但今次在全運見到他們的能力追得很近,有些以前不出名的運動員勁了很多甚至在我們之上,但香港就好似停步了。」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正是如此。

有些以前不出名的運動員勁了很多甚至在我們之上,但香港就好似停步了。

疫情打亂的,除了運動員自身的進度之外,比賽日程同樣一改再改。這3年在體育新聞最經常出現的關鍵詞,可能要數「押後」、「延期」、「取消」。今次訪問前,發現我上一次找歐智鋒就是前年3月初亞錦賽取消之時,皆因那屆賽事作罷代表港將已無緣出戰首次奧運。「我們本身是與奧運有差距的,但其實也不無機會。」

況且下屆(奧運)都快30歲,機會更加渺茫了。

奧運運動攀登男子組共有20個席位,當中日本已有原田海憑主辦國資格出線,世錦賽冠軍楢崎智亞亦順利取得入場券。由於每個國家最多只有兩人入圍,換言之在亞錦賽分配的席位必定與日本無關。「日本是世界最強國之一,如果贏到日本我都贏到世界賽了,不用和他們爭就自然機會更大,所以最後都有點失望的。況且下屆都快30歲,機會更加渺茫了。」結果亞洲一席改以世界排名分配,由韓國的千宗元奪得。

歐智鋒出戰雅加達亞運。(相片來源:港協暨奧委會)
歐智鋒出戰雅加達亞運。(相片來源:港協暨奧委會)

 

提到千宗元的名字,相信歐智鋒亦有深深印象。港將2018年在雅加達參加的第一次亞運,金牌得主正是這位比他年輕一歲的韓國人。當然,歐智鋒的第6名亦絕非差的成績,他甚至將之形容為「意外」,「入到前8名已經好開心,前6名簡直是意外,畢竟從來參加過大型運動會,當下是很興奮,可能確是生涯的高峰,至少成績不錯、比賽又頻密,一個月只有一星期在香港。但這幾年就完全留在這裡,是一個很大的反差。」諷刺的是,正當亞洲各國出入境政策逐漸回復正常,連香港的入境隔離也見放寬之際,原定9月舉行的杭州亞運卻同樣躲不過延期的命運。

「不過延遲對我們都好,因為之前實在完全沒有比賽感覺,現在有點像機會重臨,至少多些時間訓練和比賽,嘗試追回失去的進度。」歐智鋒亦坐言起行,6月將放下剛開幕的Crux,與隊友到歐洲兩個多月參加多站世界盃,目標是重拾比賽狀態及心態,再次在亞運殺入前6名。Crux的業務交由拍檔打理,但歐智鋒心中早已有發展的鴻圖大計,「老土講句有場就要推廣一下攀石,否則沒有下一代的話,香港攀石界就會『收X』。」

否則沒有下一代的話,香港攀石界就會「收X」。

因疫情、場地等種種原因,近年的運動攀登賽事,即使計及總會及私人舉辦的均少之又少,尤其私人場地辦賽幾乎都蝕錢收場,「不過我想搞比賽,一年幾場其實蝕極有限,我寧寧有更多比賽讓香港人有競爭才有進步。」8月戰畢世界盃後,相信各位就可以在Crux嘗試由港隊成員親身設計的比賽路線。畢竟任何事沒有下一代接班的話,均一樣會「收X」,攀石如是、運動如是、藝術如是,所有文化均如是。

圖:李子正、文:麥景智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運動攀登・專訪】一圓石場老闆夢 歐智鋒再向世界攀出去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