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專訪】擺脫枷鎖天際翱翔 張雁宜5年間的掙扎與蛻變

·8 分鐘文章

【體路專訪】東京御台場海濱公園旁有奧運五環雕塑雄偉矗立,這五色圈圈引多少英雄競折腰,但雕塑之下成王敗寇,又有多少人燃盡青春力量,在陰影中望門輕嘆?五年前香港羽毛球女將張雁宜以些微之差緣盡里約奧運,曾經五環於她如孫悟空頭上的緊箍,越是掙扎,心裡越是痛苦;奧運後她痛定思痛重新出發,堅持五年成功爭得東京奧運女單入場券,鴻雁心願擺脫心理枷鎖,在東京的上空中翱翔高飛。

雁為候鳥,春天北飛遷徙,秋天南翔萬里,空中雁群成陣,一字齊飛,雄偉有序。2016年里約奧運前半年,當時才剛在羽壇冒起的張雁宜表現穩定,從排名推算半隻腳已踏入奧運女單賽事門檻,假如達標計分期滿前發揮正常,當年22歲的她勢隨世界前列球手躋身里約奧運的舞台。然而時至計分期最後半載突然寒風颯颯,首次爭取奧運達標的張雁宜力有不逮,連番失手,最後七場比賽中有六場首圈出局,結果世界排名被同門師姐葉姵延追上,埋門一腳與里約奧運失之交臂。

心態拖累 痛失里奧入場券

孤雁失群,回首當年倒灶經驗,張雁宜認為年少時被心態拖累,「自己係有少少情緒化,心情起伏比較大,呢個又係第一次爭奧運入圍嘅經歷,自己有好多高低起跌,但係比賽其實好講穩定心態同埋發揮。」她指自覺訓練身心如常,但壓力已悄然進佔,「嗰段時間爆暗瘡爆得比較勁,本身又唔覺得自己日日咁練好辛苦,但身體上有好多訊號反映咗出嚟。」羽毛球極重氣勢,兩軍能力相若隔網對峙,心態盛衰致一兩板手鬆手緊足左右大局,當屆張雁宜於最後幾場比賽皆抽中排名較高的球手,有人以此為激勵,遇強越強,見佛殺佛;偏偏張雁宜卻自以為時不我予,於牛角尖中鑽了又鑽,「最尾嗰幾站係深刻,當時積分比較近,但最尾嗰幾站籤運冇咁好,對親嘅對手都係最強嘅幾位,當時覺得運氣唔夠,諗嘢會比較負面,諗返覺得自己太過執著喺呢方面,反而忽略咗點樣提升自己。」

讀書正正常常一路去,好似好穩定咁,但做運動員都係得十年八年時光,錯過咗就冇。

無論觀看張雁宜比賽,或是訪問對談,總覺她情緒有點繃緊,似是心事重重,彷彿被大石壓住,拍攝硬照時我見她眉頭緊鎖,遂問她長大後打羽毛球之樂與兒時相近嗎?此刻她才莞然一笑,「細個打波唔睇成績唔同㗎喎。」小學時她隨父母假期餘閒學羽毛球,小三、四左右已加入體院訓練,不少球員讀畢中三即輟學全職投入訓練,但張雁宜考畢會考依然十五十六,「我唔係個好頂得好捱得嘅人,但做運動員一定好刻苦好悶, 自己未必頂得順,同埋如果打唔好,之後前景又可以點樣接駁返呢?」她思前想後,會考成績不俗的她結果還是選擇踏上運動員征途,「讀書正正常常一路去,好似好穩定咁,但做運動員都係得十年八年時光,錯過咗就冇。」前途似是光明又是茫茫,我好奇有何誘因驅使她下定決心,她笑說:「因為真係冇得再拖喇,我係拖到中六開學最後一日先打電話返去話要退學。」

因為不甘心 所以一直堅持

體育之所以引人入勝,只因運動員非揮拍機器,而是有血有肉有情緒有低谷的活人,張雁宜坦白自道「怕辛苦」,讀書時要兼顧學業,偶爾會偷懶缺席訓練;轉為全職後,羽毛球成為日常避無可避,她憶述曾無數次想過要放棄,「開頭由朝到晚咁樣練,身心都好辛苦,有時練完會喊,而且成績不如自己預期,一路都覺得好辛苦,覺得自己進步唔到咁。」說着說着,張雁宜好像眼泛淚光,她說17歲轉全職時以三年為限,假如成績尚可則留隊再戰,否則便舉手離場,結果三年又三年,她堅持續披港隊戰衣,里約奧運她身心俱疲,我問是否想過就此罷了?「我都想放棄呀,比賽始終運氣係個因素,但自己都冇運氣嘅,條路咪更加難行囉。不過轉個諗法啦,運氣係因素啫,但更大部分係掌控喺自己手上面。」然而16年她短暫休息過後,再次返回隊中,她說留下來其實是不甘心,「我對自己係有要求,情緒雖然想放棄,但我覺得自己總係有嘢未做好,一路覺得可以做得更好,所以先一路堅持埋佢。」

張雁宜(圖:體路資料庫)
張雁宜(圖:體路資料庫)

張雁宜心有未了之願,但迷途之雁須同伴前輩領航歸列,她指年少時正因教練王晨鼓勵,打下強心針才決定退學入港隊;入隊後愁悶失意,亦靠王晨從旁指路,「唔係好記得係邊場比賽,我已經輸到覺得自己太差喇,走去同教練傾訴,我記得佢問我『你盡咗力未?仲有冇得去改善?』,淨係呢兩條問題啫,我心入面已經有答案,我仲可以推得自己更多。所以王晨對我都影響大,如果唔係佢,我未必留到喺港隊咁耐。」跌過痛過,站起來抬頭拍拍灰塵又是一條好漢,16年下半年張雁宜重整思緒,接連於香港及丹麥公開賽殺入四強,鴻雁一鳴驚人,「如果我有困惑我好需要諗明白,如果唔係就會停滯咗喺一個位唔知做啲咩好。當時兩個比賽都入到四強算係我嘅一個突破,最主要係心態上,之前已經做得唔好喇,放開咗都冇咩好輸啦,唔諗太多複雜嘅嘢反而可以發揮到。」

我暫時都未係可以話證明到自己,但我可以話入到奧運係繼續堅持落嚟嘅結果。

從里約的23歲走到東京的28歲,幾年前張雁宜世界排名曾穩居前20,雖然近年受跟踺傷患困擾,排名跌至30左右,但最終仍能平平穩穩殺入奧運,達成五年前的目標。得到了,但張雁宜的心情又未見得舒坦,她上次於國際賽報捷已是19年的澳門公開賽,她嘆道久違勝利和比賽的感覺,自問未來需要更好表現才能證明實力,談奧運只望盡力而為,「我暫時都未係可以話證明到自己,但我可以話入到奧運係繼續堅持落嚟嘅結果。」疫情大亂體壇,雖說換來時間養傷,但整整一年缺戰等待卻成心頭負擔,尤其之前奧運存亡未定,曾經教她忐忑不安,她慶幸最終仍能殺上最後直路,「我心態都幾複雜,除咗睇排名成績,身體傷患有困擾,就算去到呢個關頭,但現時身體狀況下又發揮到幾多呢?只能夠一步一步去調整,行到而家最尾喇,思想係比之前清晰咗,好想盡力去發揮。」

前路如何無人得知,但風起了,雁群又要準備起飛。訪問過後我叫張雁宜拿起球拍輕挑羽毛球拍照,忽然怪風吹過,羽毛球甫離拍即隨風吹送,一下子飄到體院對外河道之上,天有不測風雲,這也無何奈可。後來我翻看相片,發現原來剛巧記錄了羽毛球失控一刻,相中的張雁宜狼狽控球,笑得靦腆但又喜眉歡欣,或許有時放下包袱,簡簡單單,開心無愧便足矣。

文:洪量丰 / 圖:洪量丰、受訪者提供

《體路》東京奧運專頁面世

《體路》繼上屆里約奧運成為本港首間採訪奧運的的網上媒體後,將再次派出採訪隊出發東京現場直擊東京奧運會,為讀者帶來最新奧運港隊消息,《體路》東京專頁已面世,全方位為讀者報導最新港隊戰報、香港奧運之代表專訪,亦有奧運項目介紹,歷史資料等,今個暑假,與你一齊 #撐起港隊! 專頁:https://tokyo2020.sportsroad.hk/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羽毛球.專訪】擺脫枷鎖天際翱翔 張雁宜5年間的掙扎與蛻變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