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沒有觀眾的奧運】陳晞文隻身備戰 與RS:X滑浪風帆的告別禮

·4 分鐘文章

去年3月初,陳晞文才戴著剛收到的求婚戒指、沉醉在確定代表香港出戰奧運的喜悅之中,怎料不足一個月東奧卻延期一年,喜悅頓時變成迷惘。疫情在香港反反覆覆,放眼全球更是似無了期,風帆隊亦只能繼續留在赤柱大本營練習。「我趁這幾個月要把握香港最後的東風練習,因為夏天就會轉西南風,風會愈來愈細。」然而她的訓練不止有機會欠東風,更欠一個好拍檔、好隊友,同時也要面對一次沒觀眾的奧運。

今屆奧運將是滑浪風帆最後一次採用RS:X板種比賽,2024年巴黎奧運起將以較輕的iQFoil板作賽。除了兩名奧運代表外,港隊其餘成員均已開始練習新板,「我們好像是快要絕種的恐龍一般,練習時的感覺完全是孤獨,連隊友有時都會笑我和她們不是同隊。」更甚是,iQFoil的速度與陳晞文形容為「大犀牛」的RS:X差天共地,「車尾燈都見唔到」的情況下難以再從隊友身上偷師,「若遇上細風,RS:X就像是行路,她們則是一輛跑車,當我還在鶴咀時她們已到東龍洲。」

未明朗的比賽安排、沒拍檔的訓練,陳晞文坦言日復日的孤獨練習開始變得沉悶,極需要新刺激。同樣在海中心乘風破浪的風翼衝浪(Wing Foil)就成為重新點燃陳晞文「火種」的刺激,「我們始終都喜歡在海的感覺,因為從不當風帆是一份工作而是生活態度,放下帆板都會繼續想出海。」下海之餘,山地單車也是風帆隊中的「傳統」。這天陳晞文穿好頭盔護甲,在赤柱附近的小山路輕舒腳頭,「上山辛苦但下山更難,每下一山就像每過一浪,很需要技巧但也很有速度感。」

陳晞文:對我而言,奧運希望為自己做一個最完美的交代
陳晞文:對我而言,奧運希望為自己做一個最完美的交代
陳晞文相隔9年後再戰奧運
陳晞文相隔9年後再戰奧運

9年過後再戰奧運,陳晞文在這3000多日下過無數山、翻過多少浪,由亞運金牌、失落里約,再在日本世盃封后,最終重返五環舞台。但卻在約定日本選手、安排家人入住對方屋企後,國際奧委會宣布禁止海外觀眾入場,東奧甚至或變成一次沒觀眾的奧運。

「其實對風帆運動員而言,已經一早習慣沒有觀眾。因為每次比賽都出海很遠,而且又連續幾日作賽,所以平時都沒太多觀眾,但當然也想有人在岸邊迎接我們,為我們打氣。」在香港缺少訓練拍檔,到日本又沒有觀眾打氣,如今總算望見奧運的「車尾燈」,但同時也可能是自己生涯的「車尾燈」。

山地單車也是陳晞文的日常訓練。
山地單車也是陳晞文的日常訓練。
陳晞文:上山辛苦但下山更難,每下一山就像每過一浪,很需要技巧但也很有速度感。
陳晞文:上山辛苦但下山更難,每下一山就像每過一浪,很需要技巧但也很有速度感。

「對我而言,奧運希望為自己做一個最完美的交代,好好地認真玩多幾個月。」已踏入30歲的陳晞文當了半輩子運動員,似也淡淡地吐出想要回航之意,「不斷都有不同想法,例如考慮會否落後已練新板的隊友,又或者自己人生還有否其他東西想做,但可能都要完成奧運才感覺到自己想要甚麼。」也許這刻的你問這刻的她想要甚麼,有家人見證下的奧運獎牌才是陳晞文心中的答案。

相關文章:【東京奧運.港隊精英】「虎媽」的愛與支持!石偉雄邁向奧運之路

新聞專題: 「東京戰報」專頁 為運動員打氣!

免責聲明:奧運、奧林匹亞、奧運五環、奧運格言Faster Higher Stronger及相關標章與吉祥物為國際奧委會、東京奧委會或其相關機構所擁有。本網站與上述該等機構並無任何贊助或合作關係。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