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煤都的财政重整一叶知秋 中国23万亿美元地方债问题料将每况愈下

【彭博】-- 2021年,中国东北一个偏远的煤都被迫展开前所未有的财政重整。它的艰难处境其实具体而微地反映出中国其他负债累累的城市,似乎也将步其后尘。

鹤岗靠近俄罗斯边境、拥有近百万人口,在近18个月前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时,负债高达其财政收入的两倍多。这是自国务院于2016年出台关于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的通知以来,首次有市政府采取官方应急措施。

鹤岗的居民现在感受到了财政紧缩的冲击。在最近访问该市期间,当地人抱怨在严冬下的室内供暖不足,出租车司机称被处以更多的交通罚款。公立学校教师担心传闻中的裁员,街道清洁工的工资被拖欠了两个月。

捲動即可繼續查看內容
廣告

在该市最大的医院外,一名穿着绿色手术服、戴着口罩的中年护工说,她的雇主单方面更改她的工作合同,从政府经营的医疗机构改为第三方供应商,减少了假期加班费等福利。自去年底以来,她每月1600元(合228美元)的工资每个月都要拖欠10多天。

“我当然不高兴了,”这位女士一边说,一边将一辆装满已拆开纸箱的轮椅推到室外回收点。 她说,什么都那么贵,她几乎三餐都顾不上了。

鹤岗只是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冰山一角,这个问题让投资者越来越紧张,可能在未来几年拖累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高盛集团估计,包括政府官方借贷以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政策性银行持有的债务在内,总额约为23万亿美元。

鉴于北京对这些债务的隐性担保,中国地方政府违约的可能性相对较低,但较令人担忧的是:地方政府将不得不痛苦地削减开支或将资金转出能够促进增长的项目,以继续偿还债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经表示,到2035年中国有望实现经济总量翻一番,同时要缩小贫富差距,后者是社会稳定的关键。

美国智库MacroPolo经济学家Houze Song说,许多城市将在几年后变得像鹤岗一样。他指出,中国人口老龄化和人口减少意味着许多城市没有劳动力来维持更快的经济增长和税收收入。

Song说,中央政府或许可以通过要求银行对地方政府的债务进行展期来在短期内保持稳定。他补充说,如果不提供贷款延期,现实情况是超过三分之二的地方政府将无法按时偿还债务。

在鹤岗所在的黑龙江省,债券投资者已经开始担心相关的风险。该省七年期债券平均收益率为3.53%,高出全国平均水平18.8个基点,位居前四高。

财政重整有以下两种情形:市县政府的付息支出超过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10%,或者是地方领导层认为有必要。总部位于中国的粤开证券估计,2020年,17个地方政府的债务付息率超过7%以上,这意味着接近10%的红线。这些城市主要分布在辽宁和内蒙古等贫困省份。

中国地方政府的财政重整,与美国的公司债务重组或政府破产不同,中国的财政重整不意味债权人必须承担损失。

其他城市的问题也很明显。河南省拥有人口770万的商丘市最近引发公众关注,因资金匮乏几乎不能提供其唯一的公交服务。据报导,上海等富裕城市的公务员面临减薪。贵州省表示,在化解债务问题上需要帮助,向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寻求“可操作”的建议。

多年来,北京一直在推动地方政府遏制债务风险,尤其是“隐性”债务。财政部长刘昆和其他官员宣称,地方财政状况逐步向好,试图缓解公众的疑虑。

专门研究中国财政改革的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Jean Oi说,地方政府债务问题遍布全国。虽然富裕的沿海地区更有机会偿还债务,也有更多资源可以利用,但像鹤岗这样的欠发达地区,它们能做的事情将更加有限。

鹤岗市走下坡

该市人口在截至2020年的十年间减少16%,鹤岗市多年来一直面临着煤炭行业收入减少和纳税人流失的问题。然后是疫情和北京整顿房地产市场的双重打击:就在卖地收入(地方政府的主要财源)大降之际,还得执行严格的大规模检测和隔离政策,财政负担巨大。

2020年,鹤岗市称因资金不足,无力偿付55.7亿元人民币的债务本息。根据官方数据和媒体报导,到2021年,该市的债务总额已攀升至近300亿元人民币,约佔其财政总收入的230%。

原文标题China’s $23 Trillion Local Debt Mess Is About to Get a Lot Worse

--联合报道 Zhao Jing.

(增加第9段后内容)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3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