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VERS‘ JOURNAL系列.逆風而起】高低起跌 塑造更立體的單車隊

【體路專訪】逆風的方向更適合飛翔,單車可謂是與風抗衡的運動,習慣逆風是每位車手成功的先決條件。3位港隊單車運動員梁峻榮、梁寶儀、繆正賢在場內場外一直逆風而行,經歷過各種的得與失,回想起來卻是令人生更豐富的印記,鼓勵他們繼續前進,亦勇於為拍擋及後輩擔任破風手,帶領整個團隊在逆風中衝刺。

2018年雅加達亞運,梁峻榮與拍擋張敬樂勇奪港隊首面麥迪遜賽金牌後,不少人看好這對「孖寶」能踏上2年後的東京奧運。不過當時縱使贏下亞運金牌,梁峻榮仍對於衝擊奧運獎牌仍抱著懷疑,皆因麥迪遜賽從來都是歐洲主導的項目,亞洲隊伍要打入前列的難度甚高,「我自問未敢許下承諾一定得,因此一度萌生退役想法,不夠信心嘗試行多一步。」

當時在阿樂和團隊鼓勵下,梁峻榮決定留隊,但心中的疑問還未得到解答。「因為一直對前路猶豫不決,有時會偷懶不想練習,這問題甚至影響了訓練質素,導致阿樂因此生氣,彼此關係開始變差。後來當我決定認真去做時,我們之間可能已經有層隔膜,但大家都收在心裡不去討論。」最終兩人在奧運積分周期的最後一場比賽失準,在未能完賽後錯失了東京奧運資格,「亞運後明明是追求有更好的表現,但到頭來卻輸給了自己,比賽完結後我們都靜了下來,沒有出聲,直至數月後才重新與他談天。」

On 梁峻榮:DESCENTE BLEU
On 梁峻榮:DESCENTE BLEU

過往8年的全職生涯,梁峻榮一直只專注自己,忘記了自己的心態原來會影響隊友士氣,結果1年後張敬樂決定退役,從此「榮樂配」則成為了絕響。失落奧運資格的同年遇上疫情,港隊留在本地避疫9個月,梁峻榮則決定違抗隊內指令,獨自回家沉澱自己,一去便是3個月,「當時在壓抑下我需要空間,只有這個辦法才能讓我思考,回顧這8年的成果,再決定應該退役還是留隊。」那段時間他甚少碰單車,轉而學習潛水、露營、駕電單車及畫畫,「從不同活動中學習聆聽自己心聲,這點是以往一直忽略的。最深刻就是潛水,因為在水裡遇上任何問題都要靠自己解決,也要退後一步思考問題,不要急,評估不同解決方案再做決策。

了解自己的內心後,梁峻榮決定再次留隊繼續貢獻。這一次他想建立全新形象,除了留起一頭長髮,也希望在內在改變自己,「因為我也是全隊最資深的隊員之一,所以想做領導角色引領大家,希望將前輩教會我的事傳承下去,有時不是光說就做到,要讓後輩體會和感受,再逐步調整,以協助他們發光發熱。」於是他亦兼任助教,引領隊友一同出戰陝西全運,成為承托著團隊的一股風,從場內場外凝聚一眾隊友,「讓他們敢於相信這個地方。」同時也發展出互相尊重的朋友關係,並多主動關心隊員。至於改夥梁嘉儒出戰麥迪遜賽後,使梁峻榮憶起與阿樂的合作,但他的身份則變成師兄,因此需一改以往的衝動性格,變成以大局為重。

面對兩年前衝奧失敗,梁峻榮如今與阿樂已雙雙釋懷,並視作是成長過程中的印記。縱使未能再同場馳騁,但兩人再見亦是朋友,「現在與阿樂重提兩年前衝奧失敗,大家都覺得當時各自都有點衝動,很開心我們能夠重新拿出來談,現在回望這件事都是一段成長經歷。」

至於單車隊內另一女將梁寶儀,亦是年少得志的一位,她曾在2011年勇奪亞洲錦標賽女子青年組個人公路賽及計時賽披金戴銀,也在場地單車個人追逐賽摘銅,及後在2015年亞洲錦標賽奪得團體追逐賽銀牌,可惜在個人賽未能重拾狀態,更像是與個人賽獎牌絕緣,也讓她一度陷入退役的掙扎,「與其他隊友比較下,我的狀態一直浮浮沉沉,好像一直對不起大家對我的期望,有想過不如就此退役。」

On 梁寶儀:Top:A-Motion ;Dress:BLEU ;Shoes :CHRON
On 梁寶儀:Top:A-Motion ;Dress:BLEU ;Shoes :CHRON

能夠令Boey能重新振作的,反而運動員的頭號敵人——傷患。就在2018年亞運會開幕前4個月,她在公路賽因意外跌斷右手手肘骨,「不知為何受傷後反而打消了退役念頭,可能因為我熱愛這項運動,不甘心這樣就離開,很想拿更多成就才走。當時已拋開一切期望,因為自己已沒東西可輸,也從而建立出昔日初心,如果沒這段經歷,我覺得自己應該已真正退役了。」或許在強大意志加持下,Boey接受手術後能趕及在8月復出戰亞運,並在3公里個人資格賽踩出個人最佳時間,也是精神上金牌的表現。

受傷的煎熬在1年後本應「拆釘」的當天再次來襲,Boey的骨頭一直未有自然癒合,等同白費了此前的努力,需要再做手術在盤骨開刀,植骨填補。「釘拆不成反而要再做手術,心情像晴天霹靂,當時也懷疑自己能否再保持熱情,因此都低迷了近1個月,身邊的人紛紛鼓勵我要堅持,説既然都捱過了,證明你有足夠能力去承受。」當跌得越深,谷底反彈的力度隨時比想像中強。最終她在手術7個月後連奪亞洲錦標賽的個人追逐賽銀牌及記分賽銅牌,作為其成人組賽事的首兩面獎牌,喜悅的眼淚亦在當場奪眶而出。去年更再進一步,與隊友攜手晉身人生首屆奧運,一嚐在最高舞台作戰的滋味。

由小時候在電視機看黃金寶,到近年見證李慧詩的奪鬥經歷,Boey指他們鼓勵許多年輕人要學懂堅持,但想不到自己也有能力啟發別人。「最深刻是奧運後收到一則訊息,有位空姐説正經歷同我一樣的傷患,因為她不能工作,所以覺得好像變了廢人。不過她看過有關我的報道,見到我繼續堅持下去並成功超越自己,取得奧運資格。她説因這件事帶來很大鼓舞,但我從來沒想過自己在社會上原來都有點感染力,從而也帶動到我繼續做好自己。」

與Boey在同屆亞洲錦標賽踩出代表作的,還有在男子捕捉賽封王的繆正賢。自2008年加入港隊青年軍起,他從沒有贏過個人賽冠軍,一直為團隊默默耕耘的阿賢,每次個人賽時總會對獎牌有所盼望,苦候11年後終嚐奪冠滋味的一刻,阿賢不禁振臂高呼,享受自己成為主角的一晚,「這個標誌性的動作我等了11年才做到,此前一直不知是甚麼感覺,然後我又想『何時是第2次呢』。心態立刻歸零一樣,在起點等待重新出發,為下個比賽再作準備。」

「其實十幾歲的時候,已經知道梁峻榮等人將會是車隊主力,但我知道突破成績需靠團隊意識,所以我百分百樂意成為輔助型車手。」他指出單車與足球一樣,每個崗位也同樣重要,「我的偶像是C朗拿度,但不可能每人都能成為他,就算隊友擁有C朗也不等於能橫掃所有錦標。」阿賢形容自己的角色類似防守中場,雖並非是主力,但負責著扼守關鍵位置

阿賢指團體賽的成績是整個團隊強大的指標,因此始終沒忘記自己在團隊裡的角色。團體賽的最大挑戰是隊友間需互扶配合體能和踩法,誰當日狀態未如預期,其餘隊友就要挺身而出即時配合,「雖然在團體追逐賽出場只是4人,但備時往往有8人一同候命,我們因為練習而幾乎每日一起生活,日曬雨淋是我們共同回憶。或許有朝一天我們老了,也可以與戰友抱著『想當年』的感覺。反而個人賽的經歷只得我1人擁有,感受很不同。

On 繆正賢:DESCENTE BLEU
On 繆正賢:DESCENTE BLEU

他籲年輕車手需要找尋屬於自己的定位,「可能我們覺得某些明星車手太遙不可及,但並非是追不到的距離。慶幸我找到自己喜歡的項目,亦奪過很想要的獎牌,我知道黃金寶和李慧詩在亞洲賽都贏過十多次,我則只得1次,但這件事不是要證明繆正賢有幾強,反而是我有多喜歡這件事 。」黃金寶與郭灝霆更是其主項捕捉賽的前世界冠軍,阿賢也從他們身上學習冠軍特質,「他們證明了香港人也可以在單車最高舞台奪獎,雖然不知自己有沒有機會,但我不會只抱志在參與的心態去比賽。若要贏,首先要去想,否則比賽都沒意義。」

成為了亞洲冠軍後,阿賢希望累積更多世界賽經驗,盡力在場地單車世界盃力爭三甲。可惜世紀疫情在不久後爆發,賽事計劃一再受影響逾兩年,本來今年5月在印度出戰亞錦賽的港隊,亦因避疫而退賽,轉而放眼7月的世界盃及隨得連串比賽。正值運動生涯黃金時期的阿賢,坦言只能做好自己,抱著正面心態去再次面對逆風,「這刻隨時要準備好自己,等待機會來臨時便能把握著。人生就是有一定的起伏,才算是人生,否則永遠都是順風的話,那些成功的經歷都會變得不立體。」

DESCENTE THE MOVERS’ JOURNAL

DESCENTE積極拉近與運動員的距離,向大眾分享更多有關運動員生活點滴,希望透過他們的故事令更多大眾得到啟發,追逐自己的目標,一同呈現DESCENTE——DESIGN THAT MOVES 的生活態度。更多有關運動員的相片將會上載至DESCENTE的FacebookInstagram專頁,未來亦會分享更多本地運動員的資訊。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THE MOVERS‘ JOURNAL系列.逆風而起】高低起跌 塑造更立體的單車隊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