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專訪】快慢由你定義 百種愛上跑步的理由|Harbour Runners

體路
·5 分鐘文章

【體路專訪】跑步大概是眾多運動之中,自由度最高的一項。除了能夠自我修煉,亦能相約三五知己結群出動。100個人跑步,就會有100種堅持的理由,但不論每人初心如何,都能透過跑步連繫一切,甚至利用這份感染力去創造更多新可能。

Nigel(左)
Nigel(左)

Nigel Yau在2010年與友人成立跑步組織Harbour Runners(HR),結集起身邊熱愛跑步的朋友。他視跑步為最大的興趣,因而想整件事變得更有玩味:「最初是想與朋友結伴跑步,然後大家逐漸帶自己的朋友參與活動,規模變得更大,所以決定成立一個團體,靠大家的力量將跑步變得更好玩。」每個星期三晚,則成為了HR團員固定的跑步活動,並開放予任何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同參加。

HR亦會定期舉辦主題活動,不斷延續成員對跑步的熱情,並嘗試加入與社區有關的元素,從而了解更多城市中的魅力之處。其中他們試過在筲箕灣電車總站起步,以中環為終點,沿住電車路線欣賞港島的黑夜,「希望以跑步作為媒介,連結人與人的關係,繼而欣賞更多城市的美麗。始終跑步門檻較低,只要有對運動鞋便可以加入,而我們亦不追求速度有多快,只要大家有興趣就無任歡迎。」HR亦曾經邀請10個來自不同國家的朋友到香港,加入他們的活動,打破地域間的限制,「歐洲之間很流行到不同國家作跑步交流,但亞洲未有這種文化,所以當時成功了有很大滿足感!」

Ivan
Ivan

至於在8年前加入的Ivan Chan,透過朋友介紹下接觸跑步,「一開始跑15分鐘已經好攞命,好想放棄。」靠著朋輩的支持,他逐漸養成跑步習慣,後來在雜誌看過HR的訪問,便決定嘗試加入其中。Ivan認為香港地少人多,真正適合路跑的地方不多,不過在有限資源下規劃路線,將不同元素加入於跑步當中,增加運動的樂趣。

Dawn
Dawn

減肥或是吸引女士跑步的原因之一,對於Dawn Chan亦不例外。她笑言以往有許多「港女」習慣,少不免喜歡行街、看電影、吃飯,「即使只有5分鐘路程我也要坐車,直到一日覺得自己很不健康,之後某一日下班便買了對跑鞋,開始我的減肥人生。」最初她只到運動場慢跑,跑了半年後決定「膽粗粗」加入Harbour Runners:「那時是自己一個去參加星期三晚的活動,大家都很友善地歡迎我,雖然當時的速度很慢,但團員都耐心地等待我,並不停為我加油,自此決定每周都堅持跟他們跑。」

跑步除了改變體重數字,更讓Dawn磨練出頑強意志,終於在去年完成人生首個馬拉松:「以前自己很容易就放棄,但完成目標後的滿足感遠超於疲累,亦沒想過上年能完成東京馬拉松。以往覺得一世也跑不到這42.195公里,最終堅持全程跑住完成,衝線一刻差一點就哭,所以真的不能看低自己。」加入HR 8年以來,她亦透過完成不同新挑戰,為自己創造跑步的動力,永不停步。

對於快的定義,每位跑者心裡各自有一把尺。Gary表示以往快就等於追逐PB,但現在則希望透過跑步見識更多,利用更多時間投入於跑步中。
對於快的定義,每位跑者心裡各自有一把尺。Gary表示以往快就等於追逐PB,但現在則希望透過跑步見識更多,利用更多時間投入於跑步中。
Sylvia(右)認為快是一種感覺,當與一大群人結伴跑步時,在輕鬆心情下的節奏自然會更快。
Sylvia(右)認為快是一種感覺,當與一大群人結伴跑步時,在輕鬆心情下的節奏自然會更快。
Stu(左)表示跑步如人生,過程總有高低起伏,受挫時盡快振作最為重要。至於Leo(右)認為快並不限於速度,透過將不同元素滲透活動中,幫助大家產生熱情,亦會有相同感覺。
Stu(左)表示跑步如人生,過程總有高低起伏,受挫時盡快振作最為重要。至於Leo(右)認為快並不限於速度,透過將不同元素滲透活動中,幫助大家產生熱情,亦會有相同感覺。

回望過去10年,Nigel坦言團隊的力量大至沒辦法想像,在互相影響下改變不少人。每年他都會省思跑步的初心,有助摸清其未來的路向:「曾經1年跑過6、7個馬拉松,亦試過一度想退出Harbour Runner,我從不斷釐清初心的過程之際了解自己。跑步影響了我許多,因此我想將得著分享予大家,發展成千絲萬縷的關係。」成員之間對他的信任,也是Nigel成立HR以來最大的回報,並在近年開始接觸三項鐵人,繼續尋求突破。

今年疫情嚴重打亂生活節奏,令HR每周的固定活動未能進行,因此跑團在Instagram舉行了「#hrSoloNotSolo」活動,鼓勵大家各自運動後再分享到社交媒體。即使在未能結伴運動的日子,HR依然期望維繫團隊精神,帶出不能停步的訊息,亦期待疫情能早日平復,再一次召集跑步愛好者在社區遊走。

圖、文:李子正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跑步.專訪】快慢由你定義 百種愛上跑步的理由|Harbour Run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