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專訪】陳銘泰 高澔塱:從一人開荒走到完美跳遠小隊

高澔塱、陳銘泰
高澔塱、陳銘泰

【體路專訪】常說田徑是一項個人運動,與球類等隊際項目不同,田徑練習可能就只有一個人和教練,所有過程與成績亦只對自己負責任。不過在香港,田徑也可以不只是個人運動,港產「跳遠王子」陳銘泰在過去7年間從香港第一位及唯一一位跳遠全職運動員,走到今天與同門隊友高澔塱、馬嘉豪及女將俞雅欣組成跳遠小隊,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田徑,專訪,跳遠,陳銘泰,高澔塱,roadtotokyo,tokyo2020,2020東京奧運
田徑,專訪,跳遠,陳銘泰,高澔塱,roadtotokyo,tokyo2020,2020東京奧運

在中學學界賽時已打破跳遠香港紀錄的陳銘泰自2013年開始接受香港體育學院的培訓,隨後2015年成為香港首位跳遠全職運動員、半職大學生,再到2016年把香港紀錄定格在8米12,雖未達里約奧運標準,但最終獲發「外卡」登上4年一度的大舞台,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了香港跳遠的先鋒。獨自在一片香港田徑陌生的領域中探索,陳銘泰卻未以「開荒牛」形容自己:「叫作『開荒牛』感覺好像很辛苦,我會形容自己是以『香港第一人』的身份去嘗試,不是辛苦地跳遠,而是在教練、體院工作人員等等許多人的協助下去追尋自己的夢想。每天練習都在追夢,是一件好開心的事情。」

陳銘泰的角色像前人種樹,我們後人乘涼,過往像影子一樣跟著他走。

4年前陳銘泰的成績在本地一枝獨秀,當時同樣在教練陳慧賢(Animo)門下受訓的還有高澔塱及馬嘉豪等。還是學生的高澔塱往日未能像「師兄」一樣一週練習6天,但心中早已埋下成為全職運動員這個念頭,他說:「從小到大都喜歡田徑,全職運動員一直是自己的夢想,長大後見到自己有一定成績,看到香港跳遠的水平一直進步,就希望看看自己可以跳得有多遠。」在2017年中學畢業後也以跳遠當「職業」的高澔塱亦言陳銘泰對他影響甚大:「他就像親生兄弟,場內場外都照顧我,也從他身上學到好多。轉全職的決定也有點受他影響吧,陳銘泰的角色像前人種樹,我們後人乘涼,過往像影子一樣跟著他走;現在轉全職後就希望能跟他拍住上,一同發掘、一同突破。」

田徑,專訪,跳遠,陳銘泰,高澔塱,roadtotokyo,tokyo2020,2020東京奧運
田徑,專訪,跳遠,陳銘泰,高澔塱,roadtotokyo,tokyo2020,2020東京奧運
田徑,專訪,跳遠,陳銘泰,高澔塱,roadtotokyo,tokyo2020,2020東京奧運
田徑,專訪,跳遠,陳銘泰,高澔塱,roadtotokyo,tokyo2020,2020東京奧運

4年之間「一變四」

2016年之前陳銘泰多是單獨出外比賽,由教練Animo在場外指導。但里約奧運後陸續多了隊友,當教練有時未能抽身前往觀看比賽,陳銘泰亦並非獨自奮鬥,而是與隊友彼此照應:「過往他們半職練習時,有點像我一個帶領他們練習,但後來就變成並肩作戰。從訓練到海外比賽,若教練不在場時就要互相幫忙拍片記錄、看步點、提醒。」當俞雅欣及馬嘉豪亦轉為全職,從陳銘泰1人走到4人的跳遠小隊,外出作賽時輪流拍片、互相幫助,務求協助隊友做出最好的發揮,同時亦讓不在現場的教練Animo接收到最完整的訊息。陳銘泰笑著形容這個團隊的運作幾近完美:「我們各有高低、能力不同,練習時也能彼此學習。俞雅欣相對較遲加入我們,但學習速度很快,有時我們鑽了牛角尖也是請教她。」

作為大師兄當然不想輸給他們,與他們一同比賽既是壓力、也是動力。

如果有外國田徑運動員來訪體院、借用場地練習,大概會對香港田徑跳遠小隊的運作感到驚訝,因為隊友間互相幫助的模式對他們而言或是難以想像,高澔塱指:「外國運動員大多分開訓練,到比賽時才聚在一起。香港地方小,我們日對夜對,關係就自然親近。成績固然重要,但我們不會只以自己利益先行,比賽期間也盡量幫助隊友。」若兩人同場比賽,陳銘泰完成一次試跳後,在預備另一次試跳時也會觀察「師弟」們的表現、提出意見,務求大家能一同跳出佳績,「作為大師兄當然不想輸給他們,但過往兩年狀態不佳時真的會落敗,與他們一同比賽既是壓力、也是動力。」陳銘泰在2017年飽受傷患困擾,及後兩年決定作出「賭博」,以新技術取代舊有,自言如「重新學跳遠」,身體未適應下以致近年成績大不如前,外出作賽時會為自己表現不濟感失望,同時又會由衷地為師弟跳出好表現而感高興。

(左起)馬嘉豪、俞雅欣、教練陳慧賢、陳銘泰及高澔塱(圖:體路資料庫)
(左起)馬嘉豪、俞雅欣、教練陳慧賢、陳銘泰及高澔塱(圖:體路資料庫)
陳銘泰和高澔塱於2017年開始一同到海外比賽,當時仍出戰三級跳的高澔塱在陳銘泰比賽期間幫忙拍片及提點(圖:體路資料庫)
陳銘泰和高澔塱於2017年開始一同到海外比賽,當時仍出戰三級跳的高澔塱在陳銘泰比賽期間幫忙拍片及提點(圖:體路資料庫)

跳遠小隊成員日對夜對,除了練習時需要相處,練習外他們也有相同的興趣和嗜好,因此即使離開田徑場,他們仍經常聚在一起,較年長的陳銘泰亦未覺與師弟間有代溝。田徑以外,連繫著他們的共同話題是足球,哪怕他們一個是曼聯球迷,另一人則情迷利物浦,一談起足球就有說不完的話題。高澔塱指:「除了練習之外,我們許多時候討論的話題就是踢波,可說是田徑第一、踢波第二……」「不是呀,我還有女朋友……」忠實「紅魔」粉絲陳銘泰笑著插嘴,然後談起往事:「因為大家平日住在體院、週末多數回家,在香港很少一起看英超比賽。但有次到海外比賽,我們完成比賽後要到田徑場支持港隊,但兩場比賽中間相隔2小時,於是我們就走到看台有wifi的地方,拿著iPad一起看『利記』失分,再回去支持香港隊。」

場內場外形同親兄弟

一起比賽、一起練習、練習後一起吃飯還不足夠,陳銘泰和高澔塱今年開始還住在體院宿舍同一房間。大概因為彼此了解對方的性格,同時兩人又十分隨和,因此未有出現「相見好,同住難」的窘局,唯一的不和也僅是來自足球,「意見不合?曼聯和利物浦囉,打機時要選球員就會意見不合。」除此之外,基本上兩人關係也非常融洽,甚至去到一個地步,可以把自己的手機借給對方使用。去年拿玻里世大運比賽後,兩人到附近乘遊覽船,陳銘泰的電話因船倉入水而「中招」,為防喜愛獨自閒逛的他走失,高澔塱就把自己手機借給他,連面部解鎖也改為陳銘泰的容貌,「無秘密呀,這些經歷就知他有幾信任我。」或許不少情侶都未必有勇氣把手機密碼給對方,但兩個大男孩間卻沒有秘密。

 

圖:體路資料庫
圖:體路資料庫
圖:體路資料庫
圖:體路資料庫

上屆里約奧運,港隊僅得陳銘泰一人爭奪跳遠資格,今次就有高澔塱和他一同奮鬥,後者自言有距離但不會抹殺任何可能性:「今年的狀態不俗,技術亦有明顯改善。雖然自己和奧運還有一段距離,但凡事都有機會,只要有一點機會,我都會盡力嘗試、搏盡。」至於陳銘泰經歷過去3年的低潮,自覺心態較4年有改變:「從2013年到2016年間可謂一帆風順,到近年經歷過傷患及挫折後,不敢說比4年前成熟,但心態更為全面。前年決定改技術時已知會有一、兩年做不到過往的水平,現在開始看見曙光,身體已適應新技術,希望今年能以達標(8米22)再去奧運,證明自己的實力。」

雖然自己和奧運還有一段距離,但凡事都有機會,只要有一點機會,我都會盡力嘗試、搏盡。

雖然兩人對於今年賽事抱有期望,惟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令亞洲室內田徑錦標賽在內的多項賽事取消,打亂兩人的備戰及比賽部署,爭取奧運入場券的前路仍充滿未知數。但無論香港跳遠運動員今年能否再在奧運舞台登場,這4年來我們都見證了香港跳遠的整體進步,且相信會持續地進步。從里約到東京期間是「一變四」,或許從東京到巴黎的4年就是「四變十二」,甚至出現如高澔塱所期盼的畫面——高手如雲的港隊在奧運會上亦能以小隊形式運作。

田徑,專訪,跳遠,陳銘泰,高澔塱,roadtotokyo,tokyo2020,2020東京奧運
田徑,專訪,跳遠,陳銘泰,高澔塱,roadtotokyo,tokyo2020,2020東京奧運

圖、文:何子淵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田徑・專訪】陳銘泰 高澔塱:從一人開荒走到完美跳遠小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