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專訪】新西蘭訓練遇疫情阻小將衝奧 施幸余兼任教練以老帶新再尋突破

【體路專訪】隨著年紀漸長,每個人的想法、角色、責任都有所改變,一般打工仔如此,運動員亦然。今年已經32歲的施幸余,年初帶同小將何南慧到新西蘭,原定訓練三個月並以新西蘭公開賽結束旅程。不過,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兩人的計劃,未能在國際泳聯(FINA)認可的賽事中衝擊奧運標準,這位港隊「大師姐」未有太大感受,反而是對後輩未能證明自己感到可惜,全因「我在她身上看到自己以往的影子」。

施幸余今年初帶同小將何南慧到新西蘭訓練。 (圖:受訪者提供)
施幸余今年初帶同小將何南慧到新西蘭訓練。 (圖:受訪者提供)

施幸余早在中學生涯已經在泳壇揚名,多年來在參加過不少國際賽事,大賽經驗相當豐富,在步入運動生涯最後的階段,她於2016年底開始兼任教練的工作,成為一眾小將與教練之間的橋樑,「看著年輕新一代都很努力,就好像看到以往與自己的一代的泳手,他們有些泳手表現出色,但有部份運動員即使很努力仍表現載浮載沉,當下就有種想幫助他們的衝動。」雖然分擔著教練的角色,但施幸余依然帶著運動員的身份,在自己生涯的尾段作最後衝刺。

赴新西蘭衝擊奧運

在今年1月的「香港長池游泳分齡比賽」後,施幸余就帶同小師妹何南慧,兩人遠赴新西蘭進行特訓,「其實都想多帶幾個年輕泳手一起去,不過很多都要上課。何南慧是衝擊東京奧運重要的一員,同時已經轉為全職運動員,教練希望我多帶她出外見識,在新環境下尋求突破。」雖然她們去的場館泳池狹窄,而且場地配套亦不及體院,但施幸余總結在當地的訓練效果,仍然相當正面,「在當地跟的教練訓練方式在香港甚為少見,較著重短途衝刺。這些新的訓練方式為我們帶來的刺激較大,我與何南慧都感覺到速度感是有所提升。」

(圖:受訪者提供)
(圖:受訪者提供)

正值狀態甚佳,準備萬全迎接新西蘭之旅的最後一站──新西蘭公開賽。但賽前8日突如其來的新型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令一切計劃泡湯,「當日早上仍與教練商討比賽的事,豈料下午到達泳池就發現已經關門,當地更會在48小時內將疫情等級提升至第四級(最高級),賽事亦由本來想限制人數到最後無奈取消。」就這樣失去了衝擊達標的機會,但對於經歷過雅典、倫敦及里約熱內盧三屆奧運會的施幸余而言,還不算太大失望,「如果沒經歷過以往三屆奧運,一定會很想去東京奧運。但如今香港有很多高水平的泳手,自己感覺被比下去。始終清楚自己的實力,如果只是志在參與,其實去三屆及四屆都沒太大分別。」

如今的施幸余,視奧運會「其實只是普通的運動會」,「只不過奧運是四年一度,所以大家都將它看得很重、放得很大,若要論實力,參加世界錦標賽同樣是全球最頂尖的泳手。慶幸自己的項目是游泳,可以用成績與自己比較,相比起去奧運,現在更渴望在成績上有突破。」

(圖:受訪者提供)
(圖:受訪者提供)
(圖:受訪者提供)
(圖:受訪者提供)

從她身上看到以往的自己,所以想盡力幫她,陪伴她渡過這次難關

未能以新西蘭公開賽結束這趟集訓旅程,對施幸余自己來說未感失望,反而是為同行的小將何南慧感到可惜,「其實這次去新西蘭自己有點像配角,我一直都是希望何南慧能夠在200米自由泳達標去奧運。我覺得她能夠做到,這次她練得很好,但遇上疫情,令她未能在FINA認可的賽事達標,是很可惜。」這位港隊「大師姐」會如此著緊一名小將,原因就是「從她身上看到以往的自己」,「以往自己都經歷過大賽前停下來的日子,2010年自己休息了3個月,一樣能夠在廣州亞運獲得獎牌,去年又停了3個月,之後游的時間亦接近個人最佳。我明白那種說不出的壓力,但始終她還年輕,當局者迷,在如此接近奧運時間遇上疫情,肯定有不少壓力,或許她自己不知道,但都想盡力幫她,陪伴她渡過這次難關。」

其實不單是何南慧,施幸余認為香港泳壇的新星同樣充滿潛質與希望,「不過未來要看他們對游泳有多執著,始終一個成功的運動員需要多方面的配合,如果自身不夠堅持,身邊有多豐富的資源都是沒用。」施幸余的執著,令現時32歲的她仍在努力追夢,香港泳壇的未來,亦需要她這份執著,令香港的游泳水平逐步追上世界。

文:彭淬祺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游泳.專訪】新西蘭訓練遇疫情阻小將衝奧 施幸余兼任教練以老帶新再尋突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