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專訪】沉澱518天 余煒廉・茹子楠・林樂勤的省港盃後傳

余煒廉,林樂勤,港足,茹子楠,香港足球代表隊
余煒廉,林樂勤,港足,茹子楠,香港足球代表隊

【體路專訪】518日前的2019年1月9日晚上,香港大球場觀眾席上的球迷沉醉於勝利的喜悅之中,場上的球員亦為自己的將來而歡呼。17個月後,當日在陣的23人有人已成常規「大港腳」、有人外流歐洲聯賽,亦有人仍然苦苦掙扎,為上陣機會而努力。林樂勤、茹子楠和余煒廉在這70多個星期中各有經歷,回望過去,「黃金一代」的其中3道餘暉又如何預備疫情過後的生活?

那一晚的那場比賽,港將僅用22分鐘就收復首回合落後1球的劣勢,往後的50、55及71分鐘,港足再連入3球,兩回合計5:2再次擊敗廣東衛冕省港盃。「自從那兩場比賽後,自己的信心一定更大,而且就像是一個動力,不單是我一個,對和我一起落場的隊友都有良性影響。」港足「埋齋」的一球,就是憑茹子楠於禁區頂截到對方解圍,再心口控定以右腳「窩利」抽入。「省港盃之前在球隊不太多上陣機會,但之後有機會去了葡萄牙(甲組球隊科瓦彼達迪),不論是體力和速度都提升不少,今季感覺狀態更穩定,也沒有以往般容易怯場。」

余煒廉
余煒廉

信心強了就是最大的轉變,同時亦延續到今季。-余煒廉

在球會受惠於省港盃的當然不止茹子楠一個,即使未找到外流機會,但兩仗均出任正選中堅的余煒廉回到理文的表現也更上一層樓,季尾亦協助球隊勇奪菁英盃。「信心強了就是最大的轉變,同時亦延續到今季。就算季初傳聞說列斯奧加盟會減少我的出場機會,但現在的我也不會沒有信心。」事實勝於雄辯,即使有列斯奧、劉學銘和賓希路加盟,余煒廉今季仍然長居正選,至球季暫停前已上陣20場。

林樂勤
林樂勤

 

一個入球間接令茹子楠獲得外流機會,同樣曾攻破廣東大門的林樂勤去季尾也由夢想FC轉會至「巨型班」富力R&F。奈何仍未在正式比賽上陣,他的十字韌帶便在葡萄牙的季前集訓中撕裂,未「開咧」便幾乎「收咧」。「這500多天對我而言就像坐過山車般上上落落,成熟了之餘亦對足球有種新看法。我很想追回失去了的時間,缺陣這9個月就像少了人生的一部分,現在預備復出就覺得有足球的人生才是林樂勤。」

缺陣這9個月就像少了人生的一部分,現在預備復出就覺得有足球的人生才是林樂勤。

幸而這樣的過山車生活,於林樂勤而言也不是新鮮事。由出道首半年在香港飛馬光芒四射,到翌季只能長居後備,再在轉會後重拾水準,他這短短數年的職業生涯已嘗過不同的高山低谷,「我著眼的不只是一年,因為整個生涯還有十多年時間,可以有很多變化和上落,所以即使今年斷腳,我仍會繼續努力做好自己,不會很容易就灰心。」早在球季暫停前,林樂勤已重投訓練,只是一場新型肺炎一再推遲了他的復出日期。

茹子楠
茹子楠

球隊有轉變就要適應,怨也不能改變事實,所以唯有做好自己。-茹子楠

不過,就算沒有如林樂勤般受傷患困擾,茹子楠的2019至20年球季也絕不易過。在主帥李志堅帶兵加盟下,雖然於菁英盃全勤,但茹子楠於9場聯賽只獲90分鐘上陣時間,「球隊人數的確比較多,外援亦很強,唯一方法就是在練習中表現自己。」東方今季的球員人數多達30人,更有不少球迷為陣中的年青球員不值,「球隊有轉變就要適應,怨也不能改變事實,所以唯有做好自己,至少爭取後備席回來,再一步步得到『阿sir』認可。」

未得到教練認可的還有在港足的余煒廉。自去年的U23亞錦賽外圍賽後,即使在球會表現平穩,余煒廉仍是與紅色球衣絕緣,「可能即使有很多出場機會,表現仍未能說服主教練挑選我,我相信有表現就自然會入選。」然而去年的東亞錦大軍榜上無名,今年再有迪高和謝家強等「新兵」入籍,「大港腳」與他的距離似乎愈來愈遠,「不能去怨入籍兵減少我的機會,因為他們都要有能力才會獲挑選,唯一可做的就是加強自己。如果我已經表現得最好都不會再想太多,因為都做好了自己。」

余煒廉,林樂勤,港足,茹子楠,香港足球代表隊
余煒廉,林樂勤,港足,茹子楠,香港足球代表隊
余煒廉,林樂勤,港足,茹子楠,香港足球代表隊
余煒廉,林樂勤,港足,茹子楠,香港足球代表隊

做好自己,是3人都掛在口邊的一句說話。從6年前歷史性躋身亞少盃決賽週,到去年U23亞錦賽外圍賽出局,這班「黃金一代」大部分人的梯隊時代正式告一段落,但似乎做得多好也未及球迷期望。「外界很看重我們,覺得我們能接『大港腳』班,但不太多人還在職業足球圈就或許令外界有少許失望、少少意外。」當年的隊長余煒廉已不下一次談過「黃金一代」的黯然,也多番說過想延續一班已離開球壇的兄弟的夢想,「至少我們幾個還在奮鬥都是好事。」

我都很期待還會否有其他第一次、期待剩餘的我們能創造甚麼奇蹟。

「我記得U13時教練曾問我們誰想做職業足球員,當時全部人都舉手。現在或許只剩下幾個還在球壇,但就更應該令其他人覺得,踢波其實是有將來的。」雖然茹子楠當年不是U16港隊成員,但98年出世的他卻是繼鄭展龍後另一位「大港腳」,也算是這一代在國際賽中發展的較好的其中一人。「黃金一代」中穿起10號球衣的林樂勤也曾被麥柏倫選入上任首份初選名單,「其實大家都有各自的代表作,而且亞少盃出線我們做到、衛冕省港盃又做到,我都很期待還會否有其他第一次、期待剩餘的我們能創造甚麼奇蹟。」

余煒廉,林樂勤,港足,茹子楠,香港足球代表隊
余煒廉,林樂勤,港足,茹子楠,香港足球代表隊
余煒廉,林樂勤,港足,茹子楠,香港足球代表隊
余煒廉,林樂勤,港足,茹子楠,香港足球代表隊

然而甚麼奇蹟也好,現時都因新型肺炎疫情而創造無期。自3月23日起,本地所有足球聯賽陷入停頓狀態,港超聯最早要到8月中才會復賽。「我已經餓了一整年了,碰巧在疫情前能再次觸球,到現在又幾乎再沒踢球,僅是到物理治療中心或在家做體能。」眼見遠至英國,近至台灣的聯賽都逐漸上演,3人都不諱言愈來愈「餓波」,「足球是我生命一部分,這段時間真的很辛苦、很難捱。因為不可以讓自己停得太久,否則很難再操得起,唯有有時戴著口罩都要落街跑步。」

疫情未見盡頭,可幸的是本地球壇至今沒有球員確診,「只要身邊人健健康康就可以了,不會奢求生活要如何,只是希望快點可以再踢球,簡簡單單生活已經很開心。」519日前,也許不是太多人想過那隊港足會在大球場反勝衛冕;519日後,林樂勤、余煒廉和茹子楠已經換好球衣、穿好球鞋,預備再在球場享受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圖、文:麥景智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港足・專訪】沉澱518天 余煒廉・茹子楠・林樂勤的省港盃後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