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直擊】幾代人換來的最高榮譽 張小倫:我比家朗更緊張

·4 分鐘文章

【體路日本直擊】「今日的結果是幾代人努力回來,不是一朝一夕。」香港今日(26日)在東京奧運收穫歷來第二塊金牌,是張家朗的汗水、淚水和無數努力編織而成,也是香港花劍隊長年累月的心血結晶。坐在觀眾席上的總教練鄭兆康與大師兄張小倫手心冒汗,四強完場後相擁擊掌,決賽後亦激動狂呼。從未有過的一塊奧運獎牌,劍隊背後的兩個老大哥,今晚經歷哪樣心情?

四強一戰,張家朗中段開始連取6劍,決勝分一劍封喉,脫下頭盔指向印在背面的名字。場邊此時傳來「家朗好嘢!」,大師兄張小倫舉起右拳慶祝,又與身旁的總教練鄭兆康相擁拍掌。「我本身看比賽都很淡定的,但今日真是⋯⋯一個歷史,所以沒辦法,尤其經歷前日的滑鐵盧後更特別想拿獎牌,家朗有出色的表現真的很高興。」女重的江旻憓日前在女重個人賽意外八強下馬,鄭兆康形容為「滑鐵盧」,到張家朗今日下午殺入四強,港劍又重燃奪牌希望。決賽一役,康教練與劍隊再次在觀眾席支持家朗,裁判到決勝分又再次稍有懷疑,到確定冠軍一刻才敢盡情慶祝。「與小倫這個大師兄共同奮戰了十幾分,到現在見到這個陣容很團結齊心,想起他以前只有一個人,終於經歷了5代人,這個結果就是幾代人努力回來,不是一朝一夕,多謝大家一直支持劍隊。」

「其實我比他還緊張。」張小倫這個經歷了幾代師兄弟的沙場老將,其實今早才首戰奧運,路途卻毫不順利,只能在64強憾別個人賽最高舞台。「我真的很大感觸,原本與很多師兄一起,但一個個(退役)走了,我都經常對康哥說想離開,因為只有我一個人真的很孤單。」他苦笑說,自己比張家朗和蔡俊彥等隊友年紀相差大得有代溝,由家朗12歲時做他比賽的頒獎嘉賓,到成為隊友再見證對方經歷高高低低,眼前在頒獎台上最高一級的後輩已轉眼變得成熟,「今日見到他明顯踏實很多,以前他會覺得自己是世界前16,心態有點輕挑、『唔輸得』。但自從跌出前16後就覺得自己再沒東西可輸,心態完全改變了。」

正因為跌出前16名,甚至排名不及隊友蔡俊彥,一旦花劍隊不能奪得團體賽資格的話,張家朗連東京的機票都不能到手,「正因如此,大家都搏到盡。」回看男花數年前的班底,除了張家朗及張小倫之外,還有蔡俊彥(Ryan)、楊子加及剛復出的崔浩然,但也曾經歷過被外隊當成抽籤的夢想對象的日子,「不過經過這幾年的重組,加上家朗和Ryan打得好,爭奧運出線都變得更強。奧運出線真的很難,大家都好珍惜,但家朗更珍惜。」「我真的看到他們那種『想要』的精神。」旁邊的康教練補充。

珍惜變成努力,努力換來金牌。但金牌背後還有整個團隊的努力,以及亞運會後走馬上任的法籍教練Gregory Koenig。滿面鬍鬚的Greg是法國前國手,康教練形容他將整個花劍隊由個體變成真正的團體:「他在運動員的關係、心態和情緒方面都做得很好,現在的花劍隊是很團結、很有團隊精神,他的加入起了一個靈魂作用。」作為隊友老大哥,小倫對這個年紀相差不遠的教練亦有讚無彈:「他改變了我們對劍擊的團隊精神,會和我們交心。以前我們練習後,家朗可能會調頭走,Ryan就會自己發脾氣,但現在的練習很痴線,認真得好似快要打架,但很開心。」

Greg和家朗賽後不約而同說要在6日後的團體賽再衝金,有這麼齊心的一個團隊,又有何不可?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東奧直擊】幾代人換來的最高榮譽 張小倫:我比家朗更緊張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