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專訪】學界取消DSE延期 符珈嘉徬徨、生氣、再努力

體路
·5 分鐘文章

【體路 X Junior】自2019年暑假至今,由前所未見的社會動盪,到前所未見的世紀疫症,香港人經歷了不一樣的12個月,對一班中六學生來說更不易過,停課、學界取消、DSE延期……統統都似是衝著他們而來。香港女子花劍代表符珈嘉(Sophia)作為當中一份子,捱過這一年後卻更聽清楚自己心聲,成長得更快。

1月31日年初七,教育局宣布全港學校「延長」農曆新年假期至最早3月2日,其後多次延遲復課日期,一眾莘莘學子本學年的下學期自此未見重光之日。復課無期,令一班最後一年感受中學生活的中六生感受更深,「原本希望可以過『last day』,已經想像會是很豐富地到處拍照,因為那是一個正式與中學生身份道別的日子,對中學這個人生的轉捩點是非常重要。」Last day最終在疫情下勉強度過,但最後的陸運會因示威活動中途腰斬,學界亦在多番推遲下取消,就連DSE也幾乎泡湯。

DSE較比賽「恐怖」,始終是一次定生死。

「我和身邊的同學都很擔心DSE會否取消,因為當局一直都沒說清楚如何安排,但疫情卻不繼加劇,所以真的很徬徨。」雖然頂著擔心與徬徨的心情,但「書始終仍要繼續溫」,只是大部分自修室都因疫情關閉,令不擅在家中溫習的Sophia又多一重憂慮。終於到開考前一星期,教育局宣布DSE延遲一個月,同時取消中、英文口試及部分體育科考試內容。「那陣子大家都作最後衝刺,突然延期都有點洩氣,加上不單是我一個,很多同學都靠口試取分,所以不禁有點憤怒。」

作為一個劍擊運動員,Sophia不諱言自己對取消的田徑、球類實戰及1609米跑本身不太抱信心,「我當然沒太大所謂,因為本身也不太擅長。但其實對整體考生來說都未必公平,因為很多人都靠這些項目取分,尤其一些游泳主項的同學原本可以滿分,現在這個做法令她們很大反應。」如今DSE暫告一段落,只是回想開考前那種決定命運的壓力,仍令Sophia非常難忘,「我覺得DSE較比賽『恐怖』,始終是一次定生死。考之前兩日我真的很害怕,心跳加速得很快,但在比賽時最多只會在臨上線一刻才會這樣。」

不忘初心,我相信香港人一定會明白。

這位已經歷世錦賽、亞錦賽及亞運等大賽洗禮的港將,始終未能再嚐學界團體冠軍的滋味。協恩中學上一次成為團體冠軍已經是Sophia中一那年,往後一直被宿敵拔萃女書院力壓,去年更在自己手上錯失封后的機會,「我當時是隊長,又是壓軸的花劍最後一個上場,加上分數拉平,壓力特別大。沒想到失了這個冠軍就令整個中學生涯留下遺憾,很後悔去年表現不能好一點。」趁宿敵有主將畢業,協恩今年原本大有機會再度登上寶座,可惜最終事與願違,「今年的確是多災多難,可能總要有些遺憾吧。」

上屆學界劍擊
上屆學界劍擊

壓力使人成長,經歷社運、疫症和DSE的一年,即將踏入成人禮的年輕人一定長大不少,「我以前很喜歡閒時無事做『廢青』,但現在覺得有些事充實一下生活更好,不論是DSE還是社運都令我們更堅強。」成長之餘,Sophia更希望大家可以牢記自己的初心,就如她提醒自己即使轉全職也要保持對劍擊的那份喜愛,「不忘初心,我相信香港人一定會明白。」

圖、文:麥景智
原文刊登於Sportsroad Junior Issue#43

Sportsroad Junior

sportsroadjunior43
sportsroadjunior43

Sportsroad Junior》為全港首本月刊學界體育報,創刊號於2016年1月隆重出版,內容涵蓋全港各區學界體育賽事,現時派發據點超過全港200間中學。我們正陸續增加免費派發的學校數目,如學校有興趣訂閱本刊,請電郵至 junior@sportsroad.hk,或填寫網上訂閱表格,並留下負責老師、班級數目、所需訂閱數量等資料,我們會盡快回覆及安排,謝謝你對《Sportsroad Junior》的支持。

我們目前亦設有以下公眾派發點:油麻地Kubrick書店尖沙咀YMCA會員服務部修頓室內場館票務處麥花臣室內場館亞洲運動及體適能治療中心旺角分店、九龍灣Mega Ice元朗區體育會沙田體育會大埔體育會北區體育會,數量有限,派完即止。另外,我們亦有個人訂閱服務,詳情可按此瀏覽。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學界・專訪】學界取消DSE延期 符珈嘉徬徨、生氣、再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