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體路

    巴黎奧運 | 澳曲棍球員為戰奧運「斬手指」 確保健康狀態迎挑戰

    【體路專訊】為了參加奧運你可以犧牲什麼?澳洲男子曲棍球隊成員Matthew Dawson日前為了確保能及時傷癒出戰巴黎奧運,就選擇切除自己的無名指尖。 現年30歲的Matthew Dawson司職后衛,自2014年起已開始代表澳洲國家隊四出征戰。他於2016年首次踏上奧運賽場。東京奧運Matthew Dawson更與球隊打進決賽,惟在決賽點球戰僅負比利時得銀牌。 Matthew Dawson近月不幸遇上傷患,弄傷右手無名指。他透露對於此傷患,自己有兩個選擇:為無名指戴上護套以讓它自然痊癒,或把指尖切除以確保自己能趕及出戰7月的奧運。這並不是Matthew首次遭遇重大傷患,他在六年前已差點因被球棍打中而失去眼睛。 對此,Matthew Dawson果斷選擇把無名指尖切除:「我沒有太多時間去思考,但我是在了解各選擇的影響後才做出了這決定。我這樣做不止是為了參戰奧運,把指尖切除亦是對我長期健康的最佳選擇。我覺得適應這新的改變應該會是一個挺有趣的挑戰。」他亦選擇樂觀面對此事:「世上有很多人仍在為更嚴峻的事而煩惱,我只失去了一小部份手指已是很幸福了。」 澳洲隊的教練Colin Batch坦言自己

  • 體路

    巴黎奧運|中國泳隊「特別待遇」10日藥檢200次 營養師炮轟影響運動員休息

    【體路專訊】中國國家游泳隊於巴黎奧運之前爆出藥檢爭議,隊伍抵達法國備戰巴黎奧運期間遭到「特別待遇」,中國泳隊於法國10天,隊中31名泳手已被國際興奮劑檢測組織(ITA)進行近200次藥檢,影響泳手作息。中國泳隊營養師于良於微博炮轟「特別待遇」影響運動員休息,他又引述檢測員指多次藥檢屬於「上面的檢查計劃」。 世界反禁藥組織(World Anti-Doping Agency,WADA)早前確認2021年東京奧運前一個月發現23名中國泳手被驗出對能提升選手表現的曲美他嗪(Trimetazidine)呈陽性反應,惟未有任何處罰,其中11人已獲選出戰巴黎奧運,事件爆出之後引起爭議。 中國泳隊於本月8日抵達法國準備巴黎奧運,到步僅10天,隊內31名選手已被藥檢近200次,每人平均被藥檢5至7次,影響泳手作息,有泳手只能在酒店大堂的沙發上休息。中國泳隊營養師于良於微博透露早上6時已經進行藥檢後,中午又再檢查,更加試過於晚上9時開始藥檢,直至深夜才完成。 于良又稱,這幾天已經與藥檢人員混熟,並引述藥檢人員指他們對於「特別待遇」也大感無奈,稱「這是上面給我們的檢查計劃」,藥檢人員又大讚中國泳手願意配合藥

  • now.com 體育

    烏克蘭攀岩女將:在奧運展示堅毅

    【Now Sports】來自烏克蘭的奧運攀岩女將卡比高娃仍心繫家國,決定要穿上烏克蘭戰袍爭戰奧運,來提醒國際社會戰爭未完。28歲的卡比高娃(Jenya Kazbekova)跟BBC 談到她兩年前生活天翻地覆的一天:「我當時仍跟媽媽睡同一間房,我睜開眼看看,心想:發生甚麼事了?那是甚麼聲音?然後又再多響一下了。所有人都在離開,試圖逃離。那是可怕的時期,手上沒有食物,沒有任何家當,連停留在同一個地方都不被允許。拿出手機看看社交媒體,都是烏克蘭到處都被轟炸的消息。」卡比高娃三代都與攀岩淵源極深,由祖父到父母全都是國際級數的攀岩運動員,但在戰火之下他們都只有逃難一途:「我只記得自己嘗試收拾細軟,但雙手抖到停不下來。要繼續躲避,去邊境的車龍隨時長達5公里,每分鐘只能前進5米。我無法入睡,無法照顧自己,抵達德國時已經筋疲力盡。儘管過程非常艱難,但我們仍然有幸成功逃離,很多人根本不得不留下來。」最終,她自己逃到美國的鹽湖城,父母則到了英國曼徹斯特,祖父母卻留在烏克蘭。戰爭令卡比高娃失去了一切,但奪走不了她的攀岩魂:「這運動對我的家人來說極為重要,更是戰爭初期讓我保持理性的唯一方法。攀岩時我才能放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