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k Spoelstra不讓Chris Bosh上場背後的故事

運動視界

文/ Simon

 

在開始講為何邁阿密熱火隊不讓陣中球星Chris Bosh上場前,要先回到26年前,一名擁有勁爆體能和成熟球技的大學球星,被視為NBA的明日之星,如流星般墜落….

(教練,我想上場…)

 

最強壯的球員

時間回到26年前,1990年時美國大學錦標賽有這麼一支球隊,Loyola Marymount 大學以當時還不流行的跑轟戰術打出好成績,轟動一時。Loyola Marymount 大學隊上有兩大主力,Hank Gathers和Bo Kimble,Hank Gathers當時是全美得分和籃板的排名在第二的怪物級球員,Bo Kimble則是另一個主力得分球員,當時Loyola Marymount 大學在Paul Westhead教練所制定的跑轟戰術(run-and-gun system)率領下打遍西海岸聯盟,並被預期能在NCAA錦標賽取得高種子順位,以及是冠軍的熱門球隊,Hank Gathers和Bo Kimble也是著名的得分雙槍俠。

(左為Hank Gathers,右為Bo Kimble)

 

當自己的醫生

1990年3月4日,西海岸聯盟的四強,由Loyola Marymount 大學對上Portland 州立大學,23歲的Hank Gathers自稱美國最強壯的男人,教練稱他為“人形霹靂(walking thunderbolt(翻得有點爛,多包涵))”,當時Gathers被認為是選秀樂透區的大熱門。

比賽一開始,Gathers也如他的綽號般勇猛,此戰勝利被認為將是Loyola Marymount 大學的囊中物。然而,就在一次空中接力後,狠狠灌籃的Gathers忽然搖搖晃晃,就倒在場上,從此不起,因心肺衰竭而當場猝死。

(Hank Gathers是當時的全美大學球星)

根據ESPN的後續報導,Gathers因為身體狀況被診斷需服用一種叫做Inderal的藥物,Inderal是一種β阻斷劑(beta broker或β-blocker)可降低心收縮力、心跳速率,進而降低血壓和心肌需氧量,因此β阻斷劑可用於高血壓、心律不整(心跳過快)、心絞痛等心血管疾病能抑制腎上腺素以及降低心臟跳動的頻率。

但Gathers痛恨服用這種藥物,他認為這種藥物會讓他變得無精打采,且常常有暈眩的症狀,更重要的是Gathers在服用Inderal會讓他在場上的表現下滑,活動力以及命中率都會降低。Gathers因此常向教練和隊醫抱怨,並想減少服用劑量,但不被接受,然而,Gathers不聽勸告,自作主張減少劑量,並在副作用和症狀減少後,甚至不再服用,不久後,鑄成美國運動的重大悲劇之一。

 

更多最新 NBA 延伸閱讀:

前往北國絕不只是守開特力!林書豪能帶給暴龍的 3 樣貢獻

還在酸 James Harden 狂下一分雨? 5 項超狂紀錄可能會讓你對他改觀!

NBA 30 隊下一件退休球衣:中央組

 

決心還須負責任

許多職業運動員都想試圖當自己的醫生,不顧醫生或教練的勸阻,甚至私下尋找秘方或是自己改變療程。充滿上場的慾望以及想為球隊盡一份力,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殊不知這是將自己的身體至於相當危險的狀態,且不僅僅是對自己負責,還有球團、隊友、球迷以及家人。Gathers猝死的當下,帶給現場的所有人深深的震撼,除了Gathers的家人當場崩潰外,他的好友Kimble以及其他隊友們幾乎無法接受這項事實。

(Loyola Marymount 大學的教練和Bo Kimble的賽後記者會)

(隊友們為Gathers扶棺)

而當時,Portland州立大學有一個在場上的球員,目睹了全美運動的慘劇之一,這名球員叫做Erik Spoelstra,現任熱火隊的總教練。曾經親眼見到一位明星球員就這樣猝死在場上,不難理解為何Spoelstra和熱火隊為何堅持不讓Chris Bosh上場比賽,患有致死率極高的血栓,Bosh想要上場為球隊盡一份力的精神令人佩服,但更應該尊重自己的身體以及醫生和教練的建議,再回過頭來看看Gathers的好友們是如何的感受,

當時擔任Loyola Marymount 大學校園電台的Berger說到:

「我仍然會做些有關那一夜的夢。25 年後,在我的夢裡,我仍懇求著 Hank 不要上場。」

Loyola Marymount 大學的助理教練Westhead說到:

「要將這件事從你的人生當中切割真的非常艱難。Hank Gathers 的死是我能想像的


不管是發生在誰、哪一隊、哪位教練身上—
—最糟的事。」

再回到26年前,Loyola Marymount 大學依舊打進了NCAA錦標賽,首輪對上新墨西哥州立大學,Gathers的戰友間最好的兄弟Kimble獲得了兩次罰球機會,當時比數相當接近,但Kimble站上罰球線後,竟然用左手來罰球,但所有人都知道這是為了紀念是左撇子的Gathers,而神奇的是,從來沒有用過左手投籃的Kimble竟然兩球都罰進了,也幫助Loyola Marymount 大學戰勝了對手,以最好的方式紀念Gathers。

(Kimble用左手罰球來紀念好兄弟Gathers)

「當我想起 Hank Gathers,我並不會感到悲傷。」 Kimble 說。「我回想起我們一同大笑,那些有趣且快樂的回憶,我們一起在場上場下的時光。Hank 的存在帶來太多美好的事了,讓我想起他時根本來不及感到傷感。我想起所有關於他的一切,除了他是怎麼離開我們的。我不去想他是如何死的,我想的是他是如何活著的。

對球員來說,想上場奮戰的決心是令人欽佩的,但當代價是珍貴的生命,就應該要好好思索是否這份決心是否值得。

 

本作者其他其他專欄:

跳出最完美的弧線 跳高男孩向俊賢

自己的夢想,自己堅持 印尼王建民-Sony重生的故事

天才古惑仔 古健傑

騙到你頭暈 戴資穎必殺技大揭密

 

更多最新 NBA 精選好文:

比你想的還要恐怖!Zion Williamson 可能成為史上第一控球中鋒?

Markelle Fultz 的費城碼錶到點,生涯碼錶仍在倒數計時

NBA 30 隊下一位退休球衣:大西洋組

高效率輸出,勝場進得來——D’Angelo Russell 準備發大財?

從西區第一跌至聯盟谷底 曼菲斯的下一步該如何走?

更多追蹤報導
格林被判惡意犯規 柯爾怒飆裁判
傳奇球星融冰 韋德、諾佬交換球衣
羅瑞提攜林書豪 書緯:這隊太瘋狂的無私
多隊搶簽 林書豪自曝選暴龍關鍵
時代的眼淚 諾維斯基和韋德一抱泯恩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