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League】日本籃球聯賽隊背負地方榮耀 比賽天全家出動打氣

【B League】日本籃球聯賽隊背負地方榮耀 比賽天全家出動打氣
【B League】日本籃球聯賽隊背負地方榮耀 比賽天全家出動打氣

年復年,基本上本地籃球的循環也無大變:十月開季從學界大專到精英賽,甲一女甲到學界馬拉松。入行當籃球記者近三年,各種因素令今年「盛事」精英賽未能在12月舉行。這個巧合,成就了另一巧合。

清大假的年尾,決定出走大阪,全因為他。「好想再睇一次富樫勇樹」,寫着日本B League「一億男」稿件的那天,同時邀約同事2020再到千葉主場。此際好奇查看B League賽程,發現身在日本的期間,千葉噴射機作客大阪。

「喂咁啱得咁橋,唔係唔睇呀」,滑鼠移到傳媒申請的一欄。

B League是日本的籃球職業聯賽。回顧過去,日本有兩大頂級聯賽NBL(National Basketball League)和BJL(Basketball Japan League),兩聯並存生事端,日本籃球協會因而被國際籃球聯合協會(FIBA)警告。一山不能藏二虎,兩個職業聯賽同時立戶,就引來停賽處分,不管是男女籃國家隊,都不能參與國際賽事。當時禁賽期限沒有定案,代表日本隊無法出戰男籃亞錦賽和2016里約奧運預賽。FIBA於2014年10月份發出最後通牒,要求合併並改革,但日本還是未能有效處理,終被禁賽處分。2015年4月1日,B League成立,首個球季在2016年9月展開。

從HBL(高校聯賽)到B League,我就像「大鄉里出城」。當地人眼中習以為常的事,惹得我不住驚呼,心中泛起些許漣漪。看到場館、週邊、場內場外,無不與香港的聯賽比較,腦袋不能專注看球。觀察得到的事情,讓我眼睛停不下來,不停反思。

「為什麼別人可以?」我想。

不僅是規模,更是整體的細緻度,和追求完美的態度。由入場的一刻,球迷皆會收到一份禮物包。我收到的Media Kit:一包糖果,場刊,出場名單和該場的重點。入場路線經過的人型紙牌、小遊戲攤位、週邊商品以及小食攤位,無不滿足球迷的眼睛和口腹,也是半場休息打發時間的好去處。

一次千葉主場,一次大阪主場,不同場館各有特色。今回造訪大阪主場Okini舞洲競技場,這裏是「大阪惠比壽神」(大阪エヴェッサ、OSAKA EVESSA)的主場,也是日本史上首座由職業籃球隊擁有的專屬體育館。賽事不設劃位,一票在手就可「隨便坐」。場館最多可容納 7056人,當天主場迎戰千葉噴射機,場內幾乎座無虛席,找位置的時候基本上都只剩下「山頂位」。走完一圈,找到一個主場球迷後面的位置。一心來看富樫勇樹的我,客隊入球時也不好意思「Yeah」出聲,只怕鶴立雞群成了「異類」。

「EVESSA!EVESSA!Oh……EVESSA!」主場球迷的大合唱,全情投入到射入三分波,球迷興奮到跳起。由小朋友到銀髮族,VIP席,以至行動不便的球迷也坐着「私家位」,大叫「Defence」。我專注觀察主場氣氛,渾沒留意球賽發展。氣氛愈來愈熾熱,因為大阪大比數領先千葉;第二節,富樫在上籃間落地一度扭傷腳踝離場,觀眾席響起微微的掌聲,鼓勵對手。氣氛起落,不單因為球賽是否精彩,更因為球迷有多投入。

曾經因為HBL的盛事化,反思不少籃球的意義,看見B League亦然。由賽事各方面的配合,營造出一個值回票價的「節目」。對地區的歸屬感,加上賽事的享受程度,我想是B league快速發展的關鍵。短短4年,球隊收入遠超中國職業聯賽CBA。根據B-League 2017-2018賽季財務報告顯示,才第二個賽季,36支球隊的營業總收入已達到195億日元,與首年相比增長30.2%,主要的收入來源包括球隊贊助收入(約佔33%)和門票收入(約佔26%)。入場觀眾總人數達252萬人,同比增長10.68%。但老實說,球隊主場的地理位置不及「甲一主場」修頓方便,加上日本交通費並不便宜,相信入場的絕不是因為「順便」。

帶着小孩,穿上球衣,一家大小身體力行,入場支持地區球隊,已經是一天的合家歡活動。觀眾席上的小朋友,或許不大懂得籃球,只知道紅衣球員入球就是好事,大家歡呼我也照做;潛移默化,看球很自然成了習慣。「Osaka EVESSA!」耳後傳來份外稚嫩的一聲,一手拿着汽水,一手揮動打氣紙扇,這樣籃球就成了一個3、4歲小女孩童年的一頁。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B League】籃球場內飲飽食醉 富樫勇樹紀念品一件難求
大阪「貓客棧」即將開業 15隻貓貓陪你玩 對貓毛敏感都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