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舞蹈.專訪】陳慶瑋田麗琪:轉個圈再跳「致明日的舞」

體路
·8 分鐘文章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體路專訪】玻璃門推開,一對夫婦踏進店鋪。兩人看著擺滿Fueki漿糊仔的貨物架,略帶疑惑問道:「請問這裡是學跳舞的嗎?」陳慶瑋與田麗琪趨前招呼,遞上Danslab舞蹈學校的單張,「對,但因為疫情未能開班,我們暫時賣口罩。」類似的對答成為了兩位香港體育舞蹈代表在2021年初之日常。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一元復始,雖然萬象沒有立即更新,對陳慶瑋與田麗琪這對體育舞蹈「夫妻檔」而言一切還是新穎的。嶄新的舞室、裝潢、從門口延伸到裡面的玻璃鏡,內裡空間擺放著同樣是全新卻似與舞蹈沒有關聯的貨物架,架上是口罩、護膚品、精品文具、防疫產品如消毒棒、新冠病毒檢測棒等。環境、工作內容也是全新的,慶瑋與琪琪沒有穿上運動服裝,一身時髦衣服的兩人有個新身份:店長。

疫症為本地體壇帶來的寒冬未過,兩人把未能開張的新舞室暫時轉型,作為日本品牌漿糊仔的專賣店。這是他們的抗疫故事Ver.2021。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疫市」創分校 暫轉型零售

慶瑋與琪琪多年來贏過不少國際拉丁舞比賽殊榮,早已是香港體育舞蹈具代表性的標誌。除了在舞藝上追求千錘百鍊,兩人亦希望能傳承下一代運動舞者,於是在2019年開設舞蹈學校Danslab,盼推廣拉丁舞、為青少年作專業培訓,也提供運動員動態訓練及治療等。舞蹈學校慶祝1周年不久後,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香港爆發,舞室曾因而被迫暫停營業。但在疫情緩和、學校短暫重開的日子,慶瑋與琪琪仍然收到不少課程查詢,讓他們有感仍有發展空間。加上家人持有的鋪位因上手租戶「退場」而空置,慶瑋盼減輕家人負擔,決定接手這個在元朗金輝徑的地鋪來開辦Danslab分校,為初學的小朋友提供不同種類舞蹈課程。

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陳慶瑋與田麗琪為本地體育舞蹈的icon(圖:體路資料庫)

分校The Studio by Danslab裝修完成,本預備在2020年底開張,惟本地第四波疫情隨即爆發,舞蹈學校重開不久又掉進被迫暫停營業的循環,分校也未能投入運作。香港人在疫情下經歷過在家工作與視像教學,慶瑋與琪琪則指對舞蹈學校而言不太可行:「視像教學拉丁舞較困難,我們要透過長年累月去雕琢指定動作,即使可以單人練習基本功,但需要面對面去感受動作、透過音樂帶動氣氛,在視像教學好難做到,做了反應也不熱烈。」因此舞蹈學校在限制下手停口停,政府向體育處所提供的一次性資助也是杯水車薪,分校更是不符合申請資助的資格,種種開支為兩人帶來莫大壓力。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楊尚霖(左)

每人風格與舞步不同,只是縱使經過十年排練,落場比賽還是少不免遇上變化,踏前、踏後、轉個圈「執生」,順利應對後又是一支好舞。人生如舞,慶瑋與琪琪面對疫情也是如此,心知Danslab分校大概未能在短時間內營業,兩人如其他運動員或教練一樣,在疫情下暫時轉型,盼能有收入稍為幫補生計。慶瑋的同事楊尚霖(Bailey)在這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負責聯絡及安排,大家商討過後得出結論:「始終地鋪有一定人流,但做餐飲需要牌照,所以我們就想做一些與時勢有關的零售,便鎖定賣口罩。我們找來不少口罩廠商討,最後選擇了漿糊仔,因為喜歡它的品牌形象,這個公仔也適合主打小朋友市場的我們。」於是舞蹈學校就在2020年聖誕節時暫以專賣店形式開業。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專賣店出售的商品包括漿糊仔口罩、護膚品、精品文具、消毒棒,其他品牌的防疫產品有Arista新冠病毒檢測棒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Danslab舞蹈學校團隊沒有零售業務經驗,慶瑋指擺放貨物架、看鋪、接待顧客等大小事情,大家都是邊學邊做。雖說是暫作零售鋪,Danslab仍能舞出自己特色,開業不久後便在Facebook專頁上載一條宣傳影片,由舞蹈學校的學生以舞蹈帶著鏡頭參觀專賣店。小演員表現專業,舞蹈毫不遜色,策劃這條宣傳片的Bailey指:「因為沒有練習與比賽,小朋友已經靜了好一段時間,希望讓他們有活動的機會,同時又能宣傳零售業務。」小朋友踴躍、家長也放心讓舞壇未來之星參與拍攝,影片在網絡上得到迴響,再一次證明只要有心,哪裡都可以是舞台。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Danslab拍攝的宣傳片,由小舞者帶大家參觀專賣店(相片由The Studio by Danslab提供)

傳承不撓心態 逆境裡沉住氣

與疫情共存一年過後,港人已經防患於未然,未再像第一波疫情爆發時出現市面缺口罩、消毒液的情況,加上出售防疫產品等必須品的盈餘有限,Bailey坦言轉型的銷情未算理想,只能作小部分幫補,「但至少有業務可以運作一下,也吸引更多人來了解舞蹈班。」其實作為運動員而被迫暫停練習比賽,作為舞蹈學校的總監又不能正常營運,這個疫情對慶瑋與琪琪而言是多重打擊,令兩人曾有過灰心的時候,但咬緊牙關迎接挑戰,盼望能作為學生的榜樣:「2020年原本有幾項比賽,小朋友要爭取名次去成為港隊隊員,但每次辛苦訓練過後,臨近比賽時疫情又爆發導致取消。重覆幾次都頗打擊小朋友的自信,我鼓勵他們的時候,都會有一點氣餒和自我懷疑。」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環境困難卻是展現運動員精神的時間,琪琪說:「一覺睡醒,又跟自己講要堅持。我跟小朋友講,現在就是裝備自己的時間,疫情完結後就知道這段期間誰有努力做、誰是停了下來。總會有這一天,只是現在要沉住氣堅持。」慶瑋說他們也把握這段未能開業的時間來裝備自己,在開店以外的時間作導師內部培訓,為求疫情過後把更好的跳舞課程呈現:「體育舞蹈在香港一直在發展,我們希望把最好的課程、訓練給予學生。我們亦與不同治療師合作,希望這運動即使不在香港體育學院訓練,也能夠做到專業、培訓出專業運動員。」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這對一同在舞蹈中探索16年的「夫妻檔」去年選擇拆夥(相關訪問:「夫妻檔」忍痛拆夥 陳慶瑋田麗琪分途同行續尋夢,以讓因長年穿上高跟鞋練習而引致傷患、因壓力而感不適的琪琪稍作休息。琪琪現時專心教舞,慶瑋雖然另覓舞伴繼續鑽研舞步,但亦言現階段以培訓下一代為主,自身成績與獎牌等屬其次,「我們已經跳了一段好長的時間,現在想轉換一個角色發展這項運動,把我們學過的東西傳承給下一代。」當被問到希望傳承甚麼予學生,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回答,「香港不乏有想當運動員的人,但這裡有好多限制……」「香港的環境不太容許你發展運動和藝術,我們著重透過學習運動協助學生建立人生價值觀。」「像待人接物、溝通、配合拍檔、看待勝負、自我認識、審美……」「是一種心態,即使將來學員不當跳舞運動員,找一份一般工作,這些都會適用。」這些價值觀,固然能從面對面教授舞步的過程中學到,但如果細心一點留意,其實慶瑋和琪琪在這段抗疫期間也在身教傳授。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danslab,陳慶瑋,田麗琪,體育舞蹈

香港體壇一年前開始經歷疫症的打擊而步入寒冬,本以為去年尾逐漸「回暖」,豈料第四波疫情又爆發,當中出現的「跳舞群組」引來社會大眾口誅筆伐,體育舞蹈圈子也受牽連。雖然此跳舞不同彼跳舞,但在種種難受與壓力之下,或許慶瑋與琪琪也曾經歷情緒低谷,卻也如跳舞比賽一樣,收拾心情、掛上笑容、夫妻倆手牽手完成每一個舞步。他日疫情離去,這支舞就會成為永恆的經典。

人生如舞,現在請細看陳慶瑋與田麗琪的演出。

The Studio By Danslab
地址:元朗教育路金輝徑16號
電話:9681 9371
Facebook:facebook.com/StudioDanslab/

圖、文:何子淵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體育舞蹈.專訪】陳慶瑋田麗琪:轉個圈再跳「致明日的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