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加達亞運・專訪】方凱申何瑋桁:由無捱到有 男重劍隊的苦盡甘來

亞運會香港男子重劍個人代表方凱申(左)與何瑋桁。

【體路專訪】「年輕人,係咩驅使你堅持打劍呀?係愛丫,定係責任呀?」小時候在父母穿針引線下學習課外活動,當日的堅持可以源自責任。長大後要繼續在劍擊發展,就不能只靠單純的責任感支撐,而打重劍至有如方凱申及何瑋桁一樣,排除萬難堅持成為港隊代表的,就肯定是愛,而且還是真愛。亦因為這份愛,讓香港男子重劍近年總算苦盡甘來捱出一點成績,也捱出了最自豪的團結。

有留意劍擊的人對方凱申的名字應該不會陌生,這位25歲劍手近年成為本地男重「一哥」,亦成為男重團體的領軍「師兄」。比方凱申年輕3歲的何瑋桁,與「師兄」同樣畢業於林大輝中學,但在劍擊路上的起步算遲一點,中學才接觸劍擊,畢業後轉任全職運動員,在港隊再與方凱申當隊友。相比起男花與女重,男重早年的成績並非特別亮麗,那又有甚麼吸引何瑋桁全心在劍擊上發展?他說:「起初不是因為成績,而是因為覺得劍擊這項運動好另類、好特別,看起來很有型。」

我喜歡那種起初甚麼都沒有,然後突然擁有的反差。

單看何瑋桁的髮型,已經感受到他對有型及個人獨特風格的追求,只是在有型之外,他與方凱申都對劍擊都有很深的體會:「劍擊是無止境的,就像一隻遊戲,永遠不能『爆機』,有種患得患失的感覺。」沒有盡頭,不會灰心嗎?方凱申說,視乎你怎樣為自己定目標。「一開始把目標定得太遠當然會灰心,但打劍就是不停去追求新的目標,這個就是讓人著迷的地方,到底怎樣可以打得更好?怎樣控制好自己去打高水平的比賽?物質上,是靠取得成績來滿足,相對容易一點;如果想滿足內心,就只能不斷打。」方凱申喜歡為自己定短期目標,享受逐步做到的樂趣,何瑋桁倒是對未來有無限憧憬:「我經常會想得很遠,像發夢一樣,我喜歡那種起初甚麼都沒有,然後突然擁有的反差,這令我好滿足。」

熱愛程度是,連名字中也藏著一把劍

跟這對重劍師兄弟做訪問,感覺兩人對劍擊的熱愛,已到達「劍癡」的境界,劍擊已是兩人生命的全部,連名字中也藏著一把劍。方凱申原名方喬,2016年尾開始改名為凱申,不是因為討厭原本的名字,而是為了希望在劍擊路上尋求一份突破,因此在舊教練的介紹下,由姓名學博士為他取個新名字,他說,當被問到自己的願望時,劍擊是第一也是唯一:「我只是在想劍擊,那一刻我腦中只有劍擊。」聽罷教人為之動容,要知道方凱申在那段時間的劍擊路並不特別順暢,經歷了2014年仁川亞運失落個人賽資格的風波、隨後劍擊成績浮浮沉沉未見太大突破,種種經歷過後,他卻依然心繫劍擊。

隨後,就有了方凱申這個名字。「『申』在字形和字意上都代表伸劍的動作,『凱』是凱旋之將,有大將風範的意思。」改了名字未必就是改變了命運,但方凱申確如鳳凰一樣浴火重生,漸見取得不俗成績,包括去年在主場出戰亞洲錦標賽帶領男重團體相隔3年再奪得銅牌,以及在全運會上奪得香港男子重劍的第一面銅牌。

去年亞洲錦標賽於香港亞博舉行,方凱申率領男重於團體賽奪得銅牌(圖:體路資料庫)

當然改名是一個契機,背後還有方凱申沾濕了無數劍服內T-Shirt的汗水,以及自2016年起執教港隊的羅馬尼亞籍教練Octavian Petru Zidaru(Tavi)的悉心指導。「Tavi起初看我們的手上能力弱,著我們退到後場打,我跟著指示做,成績其實跟以往一樣,他卻說我做得好好,做到他的要求……那時覺得他在『hea』我囉!不過,他在之後都會好用心教我,我發現原來他不是在敷衍我,是在改變我對劍擊的理解。」他說,Tavi的到來,除了顛覆他對劍擊的認知,還改變了他對劍擊的態度及以往火爆的脾氣,是改寫了他劍擊生涯故事的一位,「他的出現及時救了我上岸,如果沒有他,我應該會帶著遺憾、難過而退役,然後在其中一間劍擊學校任教,因為真的好不捨得,因為我真的好喜歡打劍。」聽著,又是另一種心酸,同時教人更欣賞方凱申一路走來的堅毅。

在教練Tavi的指導下,方凱申去年天津全運會贏得個人銅牌(圖:體路資料庫)

眼見「師兄」的改變、成績有提升,受同一位教練啟蒙的何瑋桁也選擇了易名,他說:「多少受到方凱申影響,當初自己還在猶豫,看見他改名後,不管是否因為名字,心理上卻有好強的信心。我自己都想著人生要為劍擊奉獻了,所以就『搏一搏』啦。」

他的「搏一搏」是否讓單車變摩托還有待時間證明,但不論改名有用與否,背後卻看見何瑋桁對劍擊的熱枕,自此,何施浩就成了現在的何瑋桁,「『瑋』是貴重的寶石,『桁』是橫桁,用作支撐家庭,喻意日後打劍要撐起這個隊伍。而兩個字比較長身,書法寫出來就像劍器一樣。」他補充說,現在還未完全有把握做得到支撐男重的那橫桁,但正走在這條路上——打法與方凱申截然不同的他,被教練安排輪流為團體賽「守尾門」,希望透過一個穩打穩紮、一個大膽進攻的打法來調配出隊伍變化。

男重一直都無成績,但我們都選擇留下來拼,我覺得這段關係是珍貴的。

方凱申與何瑋桁之外,男重團體的常客還有黎家俊及吳浩天,隊中沒有像男花張小倫般的「老大哥」帶領,方凱申就要努力做好那個榜樣,「我明白香港男重需要時間發展,不會奢望突然就有顯眼的成績出現,因此希望穩打穩紮,也令團隊中的大家能產生互信關係,一起進步。」一時三刻未必捱到成績,他們卻說,捱出了值得自豪的東西——團結。「我夠膽說,我們男重是香港隊6個項目中最friend、最團結的4個!可能我們是由無變成有吧,男重一直都無成績,但我們都選擇留下來拼,我覺得這段關係是珍貴的,所以能好自豪地講,我們4個真的好團結。」

直到去年在香港舉行的亞洲錦標賽,才讓男重4人的心理有了變化,「去年取得團體銅牌其實好意外,我們4人拼命打回來,那時才發現,咦,原來我們都做得到架喎。」那面獎牌除了肯定男重的努力,也把他們提升到另一個層次,教方凱申面對另一種沉重的壓力,要沉澱,要適應,要從保守變得進取,也令他明白團體賽沒有一夫當關這回事,「我覺得團體中4個人是平分角色,所以沒有特意要做隊中的大哥,這樣才能帶來隊中的平衡。」

左起:何瑋桁、黎家俊、吳浩天、方凱申

隨著今年曼谷舉行的亞洲錦標賽有方凱申首度奪得個人銅牌、團體八強止步,以及世界錦標賽中團體以21名完成,男重港隊今季國際劍聯的賽事圓滿結束,接下來將迎接4年一度的印尼雅加達亞運會。4年前未能打個人賽、僅能出戰團體賽,方凱申今年將與首戰亞運的何瑋桁一同代表香港出戰個人賽。他說,4年前的亞運遴選風波令他在言行舉止、與人相處方面成長,變得沉實,近年的成績亦令他感到逐漸貼近世界水平,不過同時亦要提醒自己:「每場比賽都是由零開始累積,對手亦在不停轉變,因此不能放鬆,要打出最好的發揮。」何瑋桁則直言希望能挑戰個人及團體兩面獎牌:「始終自己沒甚麼大賽成績,個人都想衝擊一下。他(方凱申)在許多比賽中取得許多獎項,所以我都會提醒自己,大家一起練習,他做得到,我亦能做得到。」

自港隊參加亞運至今,男重在個人與團體均無緣踏上頒獎台,且看今年在方凱申與何瑋桁的帶領下,香港男重如何挑戰再寫歷史新一章,憑那份自豪的團結,一步一步往前走。

圖、文:何子淵

《體路》採訪團現場直擊印尼亞運會!#撐起港隊

印尼雅加達亞運會將於8月18日至9月2日舉行,預計港隊今屆會派出歷來最龐大陣容出戰。《體路》採訪團一如以往會到印尼現場直擊香港隊賽事,同大家一齊 #撐起港隊。

亞運會正式開幕前,《體路》今日起會同大家連續一個月倒數,包括每日推出 #撐起港隊逐格睇,以及運動員專訪,當然唔少得 #SportsroadTV啦!記得留意我地各大社交平台Facebook | Instagram | YouTube,及亞運專頁,要收到最快消息,當然要下載《體路》應用程式,接收第一手香港隊新聞!(Android版本請按此IOS 版本請按此(測試版本)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