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手將威爾斯重返世界舞台的巨星 – 加利夫巴爾

威爾斯向來不是傳統足球勁旅,即使過去曾出產魯殊、馬克曉士、傑斯等家傳戶曉的球星,但礙於其他球員的實力一般,以致代表隊的成績曾有一段長時間排在英格蘭、蘇格蘭之後,與北愛爾蘭輪流在英倫三島敬陪末席;直至世界級球星加利夫巴爾(Gareth Bale)橫空出世(歷來為威爾斯上陣111次,射入41球),再加上其他球員的水平有所提升,威爾斯才得以繼1958年世界盃後,再一次在國際大賽亮相(包括2016、2020歐國盃及2022年世界盃),而在2016年歐國盃接連擊敗北愛爾蘭、比利時殺入準決賽,為寫下威爾斯足球史上最重要的一頁!

被本地球迷尊稱為「大聖爺」的巴爾於威爾斯卡迪夫城出生,年紀輕輕便顯露出極強的運動細胞,除了足球之外,亦有參與欖球、曲棍球、長跑等運動。在2006/07球季,巴爾以16歲之齡為修咸頓上陣,在處子球季便憑出色表現獲選為英格蘭足球聯賽(即英冠、英甲、英乙三個聯賽)的最佳年青球員。翌季,修咸頓在英冠升班附加賽不敵打吡郡未能升上英超,天才橫溢的巴爾受到曼聯、阿仙奴及熱刺等勁旅垂青,並最終以1,000萬鎊的身價加盟後者。

在加盟熱刺後的首兩個球季,出道以來一直出任左閘的巴爾,獲時任領隊哈利列納看中他的出擊能力,遂直接安排他轉任球隊的左翼,就此激發出巴爾的進攻潛能,不但帶領球隊獲得出戰歐聯的資格,更在2012/13球季踢出「球王級」的表現,成為繼C朗拿度之後,另一位球員在同一季包攬最佳年青球員、球員先生、足球先生三大個人榮譽,正式踏上巨星之路。回顧巴爾在熱刺的日子,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比賽畫面,首推他在2010/11球季在歐聯作客衛冕冠軍國際米蘭大演「帽子戲法」,更憑驚人的爆發力在邊線壓過當時獲公認為「世一」右閘的巴西國腳馬干爾。

作為英超最炙手可熱的球星,加上熱刺並未具備挑戰錦標的實力,巴爾於2013年夏天轉投西甲班霸皇家馬德里(有傳轉會費打破C朗拿度以8,000萬鎊由曼聯轉會至皇馬創下的世界紀錄)與賓斯馬、C朗拿度組成令後衛聞風喪膽的「BBC」進攻組合,與宿敵巴塞隆拿的「MSN」(即美斯、蘇亞雷斯、尼馬)分庭抗禮。巴爾效力皇馬9個球季(曾於2020/21球季以借將身份重投熱刺),期間曾3奪西甲冠軍、5次捧起歐聯冠軍獎盃(包括在2015/16、2016/17及2017/18球季連續3年稱霸),而他在2018年決賽帶領球隊以3:1擊敗利物浦一仗,以「倒掛金鈎」射入令人拍案叫絕的金球,肯定是巴爾職業生涯最光輝的時刻,更令他在球壇的地位一度僅次於兩大球王美斯及C朗拿度;高峰過後,巴爾曾與時任領隊施丹不和而不獲重用,加上傷患隨著年紀漸大引增加,令巴爾的專注力逐步轉移至高爾夫球,即使在2021/22球隊隨皇馬奪得西甲、歐聯「雙料冠軍」,但巴爾的角色已非昔日的奪冠主將。

為保持比賽狀態帶領威爾斯出戰闊別了64年的世界盃舞台,巴爾在去年夏天轉戰美職聯加盟洛杉磯FC,即使出場機會不多,但卻曾射入金球,更在季後賽總決賽取得入球,帶領球隊贏得隊史首個美職聯冠軍,為其球員生涯寫上完美句號;而其17年璀璨的球員生涯,亦足以讓他成為威爾斯史上最偉大的足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