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攀登】斯洛文尼亞雙雄攀上歐洲最高發電站煙囪

體路
·3 分鐘文章
攀石,RedBull
攀石,RedBull

【體路專訊】斯洛文尼亞世界頂尖運動攀登選手Janja Garnbret及Domen Škofic成功以7小時32分攀上360米(1180呎)高、位於其家鄉特爾伯夫列發電站(Trbovlje Power Station)內、全歐洲最高的煙囪。

攀石,RedBull
攀石,RedBull

現年21歲的Janja Garnbret是2019年世界錦標賽及世界盃女子全能賽冠軍,亦是東京奧運的金牌大熱。至於26歲的Domen Škofic則是2016年世界盃男子難度賽總冠軍,在15歲的時候已能成功攀爬9a難度級別的路線,是成功完成此壯舉的最年輕選手之一。二人在5年前已萌起爬上特爾伯夫列發電站(Trbovlje Power Station)煙囪的念頭,在2020年10月13日,他們的夢想終於成真。

位於其家鄉薩瓦河(Sava River)側、特爾伯夫列發電站(Trbovlje Power Station)內、360米的煙囪,是全歐洲最高的煙囪,曾經負責為發電廠排放廢氣,自2014年起已經停用。在煙囪上的攀石路線是由國際運動攀岩總會(IFSC)定線員Katja Vidmar 及 Simon Margon專為Janja Garnbret及Domen Škofic而設的。總數13個節段的路線,難度最底由7b級起,其中6個達8級或以上。最難的一段為第10節段,離地257米,難度8b+級。每個節段都包含了不同形狀、特色的岩點。

攀石,RedBull
攀石,RedBull
攀石,RedBull
攀石,RedBull

兩位選手在攀爬前並不知道路線設計,在地面亦只能觀察到離地30米以下的路線。面對未知的前路,二人首次攀爬花了近12小時、直至天黑才登上煙囪頂。這是Garnbret首次進行多節段的攀爬,她亦坦承事前的恐懼。她說:「在開始前我其實有點害怕,特別擔心在垂直的牆上跌下來會撞到牆壁。因為,與比賽的懸垂牆壁相比,當你跌下來時,繩索會將你懸掛在空中避免碰撞。因此,我需要跌倒幾次,才能真正放鬆並消除恐懼。」

Škofic之前進行過多節段攀爬的經驗不多。在攀登之前,他說:「這煙囪與我以前爬過的地方完全不同。 這是一個巨大的人造建築物,十分神秘。 我感到不自在,非常害怕未知的事物,不過,由於這條攀爬的線道實在充滿挑戰性,讓我很快便消除一切疑慮。 當我開始專注於攀登,其他所有想法都消失了,我只是享受整個攀爬的過程。」

攀石,RedBull
攀石,RedBull

在首次攀登時,二人只能利用黎明至黃昏的時間,所以,他們並沒有同時完成所有的節段,當其中一位跌下來,他們會繼續攀爬直至最高點,而這次試爬,二人花了將近12小時。4天後,即10月13日,兩位運動員重整旗鼓,再次來到煙囪底下進行第2次攀登。這次他們帶上較上次輕便的裝備,加上之前的經驗,結果只花了7小時32分便完成了全部13個節段。Garnbret表示:「難度最高的節段確實非常困難,而且在路線上非常高的位置,不過,在第二次試爬的時候,我並不害怕,我更害怕的是在路線下方有些需要花費極大體力跳躍攀附的位置,您需要百分百集中精力以防失手。因為失手意味著要重新攀爬,會浪費額外的力量和時間。」

資料來源:公關提供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運動攀登】斯洛文尼亞雙雄攀上歐洲最高發電站煙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