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專訪】把一生貢獻在足球教育 足逹勇輔:勝負是重要,但不是一切。

·4 分鐘文章

【體路專訪】世上有兩種人,一是被命運翻弄,一是視命運為助力。足逹勇輔年輕時明白自己不能成為世界頂尖足球員,欣然決定放棄球員生涯,離鄉背井到德國學法做教練,再回日本奉獻自大半生,推動日本足球業,使祖國能在世界站一席位。命運對於足逹勇輔是催化劑,不會被射倒,反而變得更強韌。

足逹勇輔轉輾來到香港工作,擔任香港足球總會菁英發展教練,現在身處越南為當地的技術總監(Technical Director),但他坦言在香港的時間是最深刻,「當日受邀來香港,我在日本成功的方法嘗試放在香港身上,」但當然不是Copy and paste。「所有Busniess都要做分析,不是把別人好東西搬紙過紙,不是今日學了個好session,明日就立即返球隊做。要明白教的內容是否配合,難度又是否合適,打法又能否吻合。做好分析才能決定做甚麼。」

知己知彼,首要是知己,明白自己長短處對應問題下藥,一步一步改善,日本都用上三十年時間。「不同部門每年均會邀請不同導師來香港指導,有日本、西班牙甚至曼聯。每處均有其優勝之處,但不同地方的足球語言(Football Language)當然有分別,究竟香港需要怎樣的足球,不能東拼西湊地模仿,要明白自己方向,教練指導方向亦要一致。」

足逹勇輔又說:「足總行政不清一直為人詬病,其中最大原因是部門與部門之間欠缺溝通。當時我把辦公室裹的分隔板移走,使大家能看到大家的樣子而工作。」看似微少的改變,但往往就是改變的第一步。「坐在辦公室裹不會知道世界足球的演變,要不停出走去世界觀察與學習。日本當年就是游走世界,理解高波一定不會比歐洲強,反而著重地面與小組,再把南美技術學會,加強紀律性,這才能與世界列強比併。」先分析再計劃然後改變,之後不停調整再檢討,這才能向前進步。

「Many HK coaches treat players as a tool to get result. Football is a tool to develop a person. Football is not only football; coaching is not just teaching. 」足逹勇輔形容香港有些教練思維比較狹窄(Narrow),視球員為教練拿成績的工具。勝負是重要,但不是一切。球員不練波就不會有得落場,因為不付出就不會有出場機會。足球是可以幫助學生成長,幫助學生明白普世價值,因為球場就是社會的縮影。

「香港是華洋混雜的地方,踢波人口有三分一是外國人,三分二是本土。外國人比較明白足球要旨(Principle),就算小朋友都會獨立思考,較有自己批判會跟據球賽而自行分析。相反本土小朋友就較服從教練指令,有球隊不停猜傳,由左至右不停U形橫傳,但把向前滲透的要旨卻忘了。」足球攻守各有不同要旨,大原則是不會改變,足逹勇輔分享就算他教代表隊都只是不停教導大原則,因為這是首要、是基本、也是一切。

足逹勇輔把其一生都貢獻在足球教育上,「當年其中一班B License教練班,學員考試不太理想。整個課程完結後,每晚都抽時間去觀察他們訓練,藉此給予意見幫助他們。」這些額外的工作,從來無人要求足逹勇輔做,但正正因為這樣獻身才有意義,亦因為這樣獻身才受到大家尊敬。

足達勇輔(Yusuke Adachi)
1994至2000年 日職平冢比馬和大阪櫻花執教青年隊
2007至2011年 日本足球協會擔任教練
2012年至2014年 日丙球會AC長野柏西路擔任體育總監
2016年至2020年香港足球總會擔任菁英發展教練
2020至現在 越南足球總會擔任技術總監

文:黃梓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足球.專訪】把一生貢獻在足球教育 足逹勇輔:勝負是重要,但不是一切。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