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毽・專訪】踢出舒適圈!香港「碧咸」勇闖巴黎世錦賽

鄧卓堯

【體路專訪】兩年一度的世界毽球錦標賽今日(21日)在法國巴黎揭幕,今年續有參賽的香港隊陣中有「新丁」鄧卓堯處子參賽。別看他只得23歲,花名「碧咸」的鄧卓堯已有14年踢毽經驗,他直言世錦賽是每個足毽運動員的最大目標,感恩今年有機會參與這項殿堂級賽事,為自己運動員生涯添上一個光榮的里程碑。「碧咸」亦將參賽目標定睛三甲,冀能在法國世錦賽賺取更多比賽經驗之餘,更能與一眾隊友共同經歷挑戰世界最頂尖水平賽事的感覺。

已經接觸足毽十餘年的阿堯,兩年前曾經在德國足毽公開賽獲得男雙銀牌,他對今年有份出征世錦賽感到十分榮幸:「對香港隊隊員來說,世錦賽是最大型的比賽,更是每位足毽運動員最渴望達到的里程碑。」將會在法國出戰男團和男雙項目的鄧卓堯直言,他在兩邊戰線的目標都希望能夠躋身三甲,惟目前他最享受的仍然是雙人賽。他說:「雙人賽要求球員技術要更全面,準繩度和穩定性要求亦較高。此外,球員須精通踩毽、進攻、防守等角色,從而與隊友靈活配合,我覺得在雙人賽更能發揮自己所長。」

鄧卓堯(中)即將首次參加世錦賽。

鄧卓堯為了足毽,放棄了小時候鍾愛的足球。

花名「碧咸」的鄧卓堯踢毽的功架十足。

男生大都愛踢足球,「碧咸」也不例外。他指在小時候,足毽並不是其「第一志願」:「中學時足球興趣班和足毽青訓計劃恰好都在周六,只好決定把所有專注力都放在青訓。後來更因為怕在比賽以外受傷,連到『街場』與朋友踢足球也只能忍痛放棄。」不過,踢足毽也非絕無好處,其一就是訂立、追尋和實現夢想的過程十分充實,令阿堯從中得到很多正能量:「踢毽令我學懂如何盡力去做好每一件事,而且能為自己定立一個個目標去追尋,感覺十分實在,否則現在一定只是個無所事事的人。」

踢毽令我學懂如何盡力去做好每一件事,而且能為自己定立一個個目標去追尋,感覺十分實在,否則現在一定只是個無所事事的人。

鄧卓堯續道,親友從小到大都非常支持他追足毽夢:「小時候無論到哪都會拿起毽來踢,更會與親戚圍圈踢毽,直到現在他們時常會問我關於比賽的事。」阿堯也表示,有很多朋友在認識他以前都對足毽一無所知:「他們知道我是香港足毽代表隊成員後都會感好奇,希望了解更多,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宣傳香港足毽的渠道。」

鄧卓堯約在四年前開始萌生嘗試挑戰世錦賽的想法,目標既定,他在許多方面也積極改善和裝備自己。阿堯分配好學業、擔任教練和本身訓練所需的時間,亦更勤力進行特訓。他認為,2017年德國足毽公開賽拿下3亞1季的成績,大大增強了要挑戰世錦賽的信心:「我們出征德國時,正是我轉型成踩毽進攻手的初期,雖然我很緊張,但現場氣氛十分好,令我發揮出100%的水平。」

鄧卓堯如今也負責訓練年青足毽運動員。

現年23歲的鄧卓堯(前)已有14年踢毽經驗。

在德國賽取得理想成績令「碧咸」相信自己可以成為一個高水平的足毽運動員,激勵他更努力爭取世錦參賽資格。得悉自己入選世錦賽大軍後,阿堯先是覺得難以置信,然而多年來的努力沒有白費,內心著實也是興奮。出戰世錦賽在即,處子登場的鄧卓堯自然是緊張情緒漸現,他表示只好提醒自己調整心情,以及要與隊友多加傾訴,並且在每次練習時也當作正規比賽般應付,務求令自己盡早適應。阿堯也會從隊友身上獲取更多出征世錦賽的心得:「我們時常會重播大家的比賽影片,互相討論表現以及可以改善的地方,從而一起進步。」

最初適應『踩毽』時,場上簡單的情景我也覺得陌生,完全不能應付,就像重新學習踢毽一樣……

與很多運動員一樣,鄧卓堯在14年踢毽生涯也曾遭遇多番挫折,他慶幸自己不是一個客易受傷的運動員,多年來未曾遇上嚴重傷患。然而,「轉變」乃是他曾面對的一個大課題。他說:「踢毽多數分『掛毽』及『踩毽』兩種進攻方法,我以前熟習使用『掛毽』多年,兩、三年後發現自己的技術未有太大起色,遂決定轉換成踩毽式打法。」「碧咸」表示,轉換打法代表要跳出舒適圈,這才意會到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最初適應『踩毽』時,場上簡單的情景我也覺得陌生,完全不能應付,就像重新學習踢毽一樣,這曾令我十分灰心,甚至開始質疑自己的能力。」幸好在教練和隊友扶持下,阿堯最終能跨過心理關口,得以在技術上取得突破。

我本身很享受做教練所帶來的喜悅和滿足感,此外,也想花更多時間在自己的運動生涯發展上。

處子出戰世錦賽在即,有一件事也令鄧卓堯感到份外光榮,就是早年曾當其教練的張駿明,將在巴黎世錦賽成為自己的隊友。阿堯說:「當初覺得張駿明是位厲害得像神一樣的足毽員,長大後可以和他同隊作賽,實在覺得奇妙,從中亦令我回想起自己足毽生涯的變化。」阿堯認為,自己的年資和經驗可以嘗試擔任教練角色,教導比自己年輕的青少年及小朋友,讓更多人接觸到足毽這項運動。「碧咸」在兼任教練時,亦會參考當年張駿明教練的身教模式,教小朋友踢毽時同樣將心比己、加倍耐心。

「足毽運動要健康發展,除了依賴青訓和港隊,亦需培育下一代以作承傳。」鄧卓堯如是說。大學畢業後,阿堯在未來一、兩年黃金時間會繼續擔任全職教練:「我本身很享受做教練所帶來的喜悅和滿足感,此外,也想花更多時間在自己的運動生涯發展上。」無論最終在世錦賽得到什麼成績,阿堯都希望自身的經歷能勉勵一眾學生「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道理,他希望能好好培育下一代的足毽運動員,好讓這項運動未來發展的路會更光更亮。

圖、文:實習記者陳翠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