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艇・專訪】洪詠甄的速度奧義 由零到奧運的這五年

·8 分鐘文章

【體路專訪】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運動場上以速度制勝的項目不少,田徑徑項、游水、單車,通通均是快者為王。速度對賽艇新星洪詠甄(Winne)而言,除了是她在水上所發揮的能力之外,也是其取得東奧入場券的關鍵。由初次接觸賽艇至成為奧運代表僅用五年時間,但她自言仍是一粒等待發光的豆豉,「自己遠不是最厲害的那個,我想再練得更精」。

說起香港賽艇隊,很多香港體育迷甚至體育記者首先想起的,也許會是剛退役的李嘉文,或是世界紀錄保持者陳至鋒,洪詠甄這名字往往少有出現在大家的雷達之中。但偏偏正是這位22歲的小妮子,成為港隊於今屆奧運的唯一代表。訪問之前特意上網搜尋「做做功課」,果然發現有關Winne的資料並不多,只知道她是一位半途出家的艇手。「2016年參加學界室內賽艇後,有位總會職員問我有否興趣試試真正賽艇,怎料一試便喜歡了。」當時的Winne主要遊走於短跑與越野,但幾年來毫無成績,相反初接觸賽艇已受其刺激感及成就感所吸引,於是一年後中學畢業,便轉為全職運動員,「那時候還未清楚前路,就算進修又未知自己想做甚麼,那倒不如試試做運動員看看適不適合。」

我在那裡只是一粒豆豉,其他人則已經是懂得發光的豆豉。

結果不只適合,更像是天作之合。2018年8月,Winne經選拔後得到出戰雅加達亞運女子公開組單人雙槳賽的席位,當時的她還未滿20歲、「艇齡」還未夠3年。「我覺得自己應該不是十分出眾,對別人都沒有甚麼威脅,就像我在那裡只是一粒豆豉,其他人則已經是懂得發光的豆豉。」不過這粒黑實實的豆豉卻再次帶來驚喜,儘管最終只能在決賽B得第2名、總成績排第8位,但以一個初哥而言亦算是不俗,何況更逼得第7名的卡塔爾選手幾乎出錯。「這次成績給了自己一個肯定,知道有能力做得更好,有信心繼續挑戰自己。」

洪詠甄3年前在亞運以第8名完成。 (Photo Credit:港協暨奧委會)
洪詠甄3年前在亞運以第8名完成。 (Photo Credit:港協暨奧委會)

有跡可尋的賽艇奇蹟?

用一年轉為全職,再用一年成為亞運代表,一切像是奇蹟般地發生。但當然,這個奇蹟也是有跡可尋。短短一小時的訪問。Winne不下三五次提到自己「是nobody」、「想再勁一點」,就是這份謙卑才能令她一直力爭上游,「我的天份可能不是太差,但現在有少許成就也不代表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因為還有很多東西學不盡,我也覺得自己遠不是最厲害的那個。我想再練得更精。」拼了所有,斷氣方休。經歷亞運後,Winne再於23歲以下世錦賽殺入決賽A,又與隊友在主場的海岸賽艇世錦賽合力奪金。正當狀態如日方中之際,一場疫情令訓練和賽事推倒重來,整個2020年幾近在月曆上消失。

「體院封閉期間,我們有段時間只能作陸上訓練,很影響水上的狀態,而且沒有機會參加大型比賽汲取經驗,連比賽鬥志都喪失,整個人都變得很懶散。」Winne去年3月剛從外地回港需要隔離,恰好避得過首次「封院令」。不過體院其後再兩度封閉,賽艇隊亦需要留在沙田的訓練基地。「幸好我們與其他運動員玩過些球類運動,順便訓練反射神經及臨時反應。因為划艇是重複動作,有時即使訓練腦袋也會放空。」這些另類訓練加上隨後重回水上,Winne的體能水準總算沒有落後,今年初更在室內U23世錦賽2000米項目獲得一面銀牌。

如果我們繼續拍檔的話,我見到做出成績的機會。

然而這場不見終點的疫情不只帶走Winne的比賽經驗,更間接令她失去一位好拍檔、好前輩。去年10月19日,「大師姐」李嘉文宣布結束18年的運動員生涯,並透露東奧延期令她有感「歲月、時光不等人」。「如果我們繼續拍檔的話,我見到做出成績的機會,可惜最終不能和Carmen繼續合作。」Carmen退役前,兩人一直專注輕量級雙人賽事,這個以老帶新的組合原本有望為34歲的老將帶來再戰奧運的機會。在師姐身上,Winne看到經驗、技術和毅力,通通也想花時間學習更多,「她的比賽經驗比我多,能教我如何臨場應變;技術也能幫我如何令速度再快一點,發掘到自己更多技術上的不足。老實說,和她一起我覺得自己像沒有幫到忙,但我仍會盡量做能做的事,所以更覺得應該要有更多時間磨合。」

雙手因長年累月的練習生滿水泡,再變成繭,「皮厚了就不痛,有時反而會覺得幾得意,『搣皮』變成睇手機之外可以花時間的活動」,苦中作樂就是這樣。
雙手因長年累月的練習生滿水泡,再變成繭,「皮厚了就不痛,有時反而會覺得幾得意,『搣皮』變成睇手機之外可以花時間的活動」,苦中作樂就是這樣。

速度戰勝時間

Carmen這個突然卻又早已預料到的決定,令Winne與教練要趕急為奧運資格賽盤算。「因為輕量級雙人艇有一定重量限制,但如果我減磅的話便可能會影響運動表現,又未找到一個較輕但又夠力的拍檔,於是教練就決定讓我划單人艇。」當時距離資格賽只剩3個月時間,但現實逼使人成長,事實亦再次證明Winne非池中物。

教練通知我確定(奧運)資格一刻,我在房間裡笑瞇瞇、完全合不上咀。

笑言賽前未想過有機會去奧運的Winne在東京海の森水上競技場划出8分17秒10,取得女子單人雙槳艇決賽B首名,總成績排名第7。由於仍要計算其他國家的入場券數目,當刻仍未確定Winne能否於7月重回競技場出戰奧運,「到教練通知我確定資格一刻,我在房間裡笑瞇瞇、完全合不上咀,沒想過會這麼快發生在我身上。」Winne這張入場券亦代表香港賽艇隊自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起,至今8屆均未曾缺席奧運賽場,「覺得自己責任突然像大了很多,多了個名銜一樣,到比賽時也會一直想著為香港爭光。就算沒有機會爭第一也不要緊,盡了力、無悔就可以了。」

一年間由零到全職,再花一年成為亞運代表,更在3個月內克服拍檔退役的難關,Winne在這數年間彷佛完全用速度戰勝了時間,「沒想過這5年過得那麼快,自己的進步又能跟得上時間的流逝。雖然我知道仍有更多東西要學、要進步,但用這個時間就能去到奧運,的確超乎想像。」回到2016年的起點,奧運似乎是一個需要十年八載才能攀上的舞台,但如今僅用一屆時間就達成一些運動員窮一生努力所追隨的目標,五環對她的意義亦慢慢改變,「之前對我而言是一個終點,但現在就覺得會是一個經驗,因為到時有很多國際級高手,以我的水平仍然未可以挑戰她們,今屆奧運就當是用來汲取經驗。」

奧運之前對我而言是一個終點,但現在就覺得會是一個經驗。

「如果沒有賽艇,可能我現在會是個很辛苦兼職半工讀的女孩。」如果那年十八,洪詠甄沒有為理想瘋狂,拿起划槳走進運動員的路,今日的她真的會是個半工讀的女孩嗎?今日的港隊又能延續8屆奧運的「傳統」嗎?我們都沒有水晶球,不能回到過去、預測未來,但她可以用5年時間由零去到五環,說不定也可以在東京之行由nobody變成somebody。

圖、文:麥景智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賽艇・專訪】洪詠甄的速度奧義 由零到奧運的這五年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