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爆抬棺舞者:我希望可以抬細哨入墳墓

Goal.com

「雲格應該在酋長球場有個雕像」

艾杜2007年在阿克拉成立Nana Otafrija Pallbearing and Waiting Services,希望在葬禮上以歌舞向先人的生命致意。他向Foot Mercato解釋:「有些人不想再哭了,其他會哭,但不論如何,我們令他們快樂。」

被講笑問到最想抬哪位球員的棺材入墳墓,艾杜說:「當然我祝他們長壽,但如果有這個機會,我希望可以送朗拿甸奴去他最後的家,然後就是馬勒當拿,最後是美斯。細哨是最吸引我的球員,那將會是我作為一個舞者,向這位球場上舞者的致意。」

雖然是巴塞球迷,但艾杜無法喜歡蘇亞雷斯,原因是阿蘇在2010年世界盃曾不惜犯手球拍走加納必入球,並間接令加納之後出局。艾杜說:「每當我看到蘇亞雷斯,聽到他的名字,我就傷心。我們這裡有個說法,蘇亞雷斯就代表不可能,如果你想做到一些事,但蘇亞雷斯在,就代表你不會成功。」(Goal.com)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