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專訪】談港腳疫情下缺訓因由 麥柏倫:我沒想過要向任何人證明自己

·9 分鐘文章
麥柏倫,港足,香港足球代表隊
麥柏倫,港足,香港足球代表隊

【體路專訪】沒有金判坤的激情,也沒有加利韋特的公關手腕,上任逾年的港足主教練麥柏倫相比前任看起來是個較平平無奇的外國教練。但這名曾在英超和蘇超亮相,又有多年執教經驗的芬蘭人坦言,希望球迷以港隊的進步幅度來評價他的能力,並苦口婆心地建議本地青訓應更具針對性,才有機會達成「香港2034」的目標,「我們一定要現在開始,其實應該是由昨日開始,更非明天才開始。」

(圖:體路資料庫)
(圖:體路資料庫)

 

時間推回到去年4月9日,麥柏倫在足總會議室首次以港足主帥身份與傳媒見面,甫坐下便發表近5分鐘感受:「我喜歡在令我愉快的環境下工作,這裡(足總)的眾人讓我有這種感覺。」不過香港這一年來經歷多事之秋,就連香港足球也不能倖免,先曾因反修例運動令聯賽延期,到踏入2020年後更因疫情而全面停擺。「社會運動在我到港後2個月開始,但這些事件時有發生,你也需要繼續過活,不然怎麼辦?我不想評論太多社會動盪的事,但你總要去面對,我亦不覺得對港隊的比賽帶來很大影響。」港足在去年底的社運期間4次主場出戰,當中11月兩仗世盃外前後發生中大及理大衝突,但球員未受影響、取得1勝1和,「球員很享受在主場觀眾前比賽,最後也沒有甚麼事發生。」

U23及U19港隊曾在6月集訓3星期,但「大港腳」卻一直未有練習。(圖:體路資料庫)
U23及U19港隊曾在6月集訓3星期,但「大港腳」卻一直未有練習。(圖:體路資料庫)

驚人的球員保險 錯過停擺集訓機會

然而避得過社運的影響,卻躲不開病毒的來襲。一場久未完結的疫症令港足3月及6月的3場比賽需要延期,麥柏倫形容對球隊的影響是破壞性,尤其經過世盃外和東亞錦後狀態一直上升,「球隊自秋天起就一直進步,我很希望能在3月的比賽讓他們延續狀態,但很可惜沒有機會,甚至至今連訓練機會都沒有,的確大大影響球隊的進步。」

更讓他氣結的是,「大港腳」這8個月未能集訓的原因緣於一個行政問題:「我們一直都沒有為港隊預備在FIFA賽期外時訓練的保險,所以即使之前有數次集訓機會,都很不幸地因這個問題而沒有成事,絕對是阻礙球隊發展。」麥柏倫多次強調欠缺訓練對球隊發展非常不健康,可幸的是足總對球員保險一事態度正面,現時正與保險公司商討,「不過這的確有點失望,因為我認為是很重要的,香港或許是世上唯一一個沒有這樣做的地方,我覺得是蠻驚人的。」

麥柏倫帶隊首仗以2球淨負中華台北。(圖:體路資料庫)
麥柏倫帶隊首仗以2球淨負中華台北。(圖:體路資料庫)

球隊的進步幅度就是對我的評價,所以我沒有想過要向任何人證明自己。

麥柏倫在執教港隊之前曾掌芬蘭及拉脫維亞國家隊帥印,亦曾成為6間球會主教練,但僅在執教生涯首站的哥頓比夫勝率超過一半,更曾被球迷形容為「世上最差」。執掌港隊帥位後,至今亦只在柬埔寨一仗獲勝,「我知道自己為港隊拚盡全力,也知道球隊力求進步。『發展』是球隊現時的關鍵詞,如果預期香港可以連贏很多場也並不實際。」正正就在港足在他手上慢慢進步,球迷的評語也開始由貶轉褒之際,這次疫情卻冷冷地奪去他證明自己的機會,惟這名53歲教頭卻不以為然:「我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想做甚麼、有甚麼做得好、犯過甚麼錯。球隊的進步幅度就是對我的最好評價,所以我沒有想過要向任何人證明自己。」腳踏實地,是麥柏倫對自己性格的形容詞。

港隊去年底對中國一仗的5名正選中場有4人均是土生土長球員,包括黃威、陳俊樂及鄭兆均(右起)。(圖:體路資料庫)
港隊去年底對中國一仗的5名正選中場有4人均是土生土長球員,包括黃威、陳俊樂及鄭兆均(右起)。(圖:體路資料庫)

青訓鑄造本土小將 2034非遙不可及

港足在去年尾的東亞錦面對日、韓、中3支亞洲強隊,雖然3戰皆北,但港將在場上的表現和態度仍備受讚賞。煞科戰惡鬥中國一仗,麥柏倫派遣8名土生土長的港隊正選上陣,鄭展龍和鍾偉強等亦獲上陣機會,「我認為每個國家都希望見到他們的本土球員比賽,香港亦是一樣。為了未來,我很希望見到有更多本土球員能成為正選11人。」事實上,麥柏倫不止一次談及希望擁有一條本土鋒線,這次雖然強調球隊席位是有能者居之,但同時再度表明本土小將是港隊的未來:「年齡並非他們能出場的因素,他們能踢正選也非因我們『做善事』,而是我認為他們能夠、亦的確勝任各自的位置。」

麥柏倫,港足,香港足球代表隊
麥柏倫,港足,香港足球代表隊

雖說麥柏倫力挺本土小將有能力坐上正選,但也不能否認球隊需要有更多質素。剛巧足總5年計劃今年到期,早前撰寫的「展望2025策略計劃」提出一系列有關「香港2034」的青訓改革措施,「這個策略計劃在我上任前已開始撰寫,加上我是代表隊主教練,所以我沒有參與青訓工作的部分。但當然,有人問我,我就會講。」足總在這新一份5年計劃中建議設立「超級青年聯賽」及青訓教練學校,為青訓工作定下明確的學說、戰術和訓練課程。麥柏倫認同此方向為日後訓練提供如脊柱般的主軸,但單靠這些工作並不足夠:「如果能逐個位置針對性地去培育,將所有位置的球員都『嘭!嘭!嘭!』成為亞洲最佳,那我們便會有一支能享受好成績的強隊。」。

我們一定要現在開始(針對性青訓),其實應該是由昨日開始,更非明天才開始。

「香港2034」的最終目標是港隊能打入2034年世界盃決賽週,雖然有球迷認為是癡人說夢,但麥柏倫卻認為不無機會,關鍵在於能否有適當的針對性訓練:「否則在此之前,我認為可以忘記2034這個目標。我們一定要現在開始,其實應該是由昨日開始,更非明天才開始。」

(圖:體路資料庫)
(圖:體路資料庫)

 

他解釋現時香港的青訓練習大多太過抽象,當中包含大量沒有位置性的傳球練習,亦沒有明確與實際比賽情況相連:「足球不是一場11個人走出球場像無頭雞一樣去踢的遊戲。每個球員都有自己的位置、每個位置都有自己的『工作範疇』、每樣工作都需要訓練,我們一定要將球員訓練成各自位置的專家。」近年許宏鋒、方栢倫,甚至新貴孫銘謙等在學界或初出道時有好表現的前鋒,紛紛因球會位置被外援佔據而改任二閘。麥柏倫認為這個現象並非偶然,正正緣於欠缺針對性訓練而埋沒了在各位置的有潛質球員,不過亦一再強調自己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僅是認為青訓極為重要才給予少許意見。

港足去年雖然不敵勁旅伊朗,但不失禮的表現仍得到主場球迷的認同。(圖:體路資料庫)
港足去年雖然不敵勁旅伊朗,但不失禮的表現仍得到主場球迷的認同。(圖:體路資料庫)

愛國的感動 「你總會很自豪」

2034年距離今天還有14年之遙,原本近在咫尺的世盃外卻也在這次訪問後一星期宣布再度延期。港足原定10月分別作客伊朗及主場迎戰伊拉克,受訪當天麥柏倫仍對這兩場硬仗滿腹大計,不諱言期待在球場再與球員見面的一刻:「我打算在9月下旬復操,並預期這輪國際賽會有1至2個新入選小將,或許也會有些入籍兵,希望到時能為香港人帶來值得驕傲的表現。」亞洲足協上周公布將世盃外押後至2021年,實際賽期仍有待落實,但麥柏倫到明年3月底將會約滿,屆時還會帶領港足嗎?「我沒有去想合約的事,球隊現時正在進化,我也很期待往後的2023亞洲盃外圍賽,相信一定會很有趣。」

朱志光(右)去年曾擔任港隊助教,另一名本地教練郭嘉諾亦曾出署任主教練帶隊出戰省港盃。(圖:體路資料庫)
朱志光(右)去年曾擔任港隊助教,另一名本地教練郭嘉諾亦曾出署任主教練帶隊出戰省港盃。(圖:體路資料庫)

 

自2009年起,港足經歷過4任正式主教練,分別來自韓國、蘇格蘭、英格蘭及芬蘭,不少球迷都希望本地教練會有一天重掌港隊,「為何不可?其實現時在聯賽都有很好的教練,我認為在未來百分百是一個選擇。」麥柏倫由球員時代起已經與祖國國家隊結下不解之緣,先是70次代表球隊上陣,再執教過芬蘭44場賽事,深明為自己家鄉作戰的那份榮譽:「我是個很愛國的芬蘭人,第一次戴起隊長臂章的一場,在奏國歌時就哭了出來;第一次帶隊亦差點流淚,因為真的很感動。」

不論你代表哪隊、在哪裡比賽,為了球會、國家、球迷抑或自己,你總會很自豪並做到最好。

香港足球停頓近半年,球員、教練以至球迷和傳媒都紛紛磨拳擦掌,等待賽事重見光明的一刻,麥柏倫和他的大軍也同樣預備再次在大球場為香港而戰,「不論你代表哪隊、在哪裡比賽,為了球會、國家、球迷抑或自己,你總會很自豪並做到最好。」

圖、文:麥景智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港足・專訪】談港腳疫情下缺訓因由 麥柏倫:我沒想過要向任何人證明自己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