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香港馬拉松.專訪】月跑300公里擺脫三高 曾宇漢:我每一日都為健康而跑

·3 分鐘文章


【體路專訊】曾宇漢(Mick)的跑步生涯乃由一連串數字而起:213磅、40吋腰圍、3高、10粒藥,曾經運動減肥於他如咒語,「我好抗拒,一聽到就好唔開心會藐嘴」,然而糖尿病警號響起,短短5年間,他從零、甚或負數開始,踏上月跑300公里的跑手路,今年渣馬他將挑戰半馬賽。路遙遙,為著身體,縱是刻苦他決心迎難而上,「跑到頂唔順,我就會問我係為咗咩堅持去跑?我係為咗健康囉。」

近年才認識Mick的朋友,很難相信眼前黝黑健壯的他曾經是汽水不離手、腰間馱着大大肚腩的發福中年,「以前我做印刷成日開夜,早出晚歸又食得多,最高峰試過成213磅。」身體只入不出,2016年終於達到臨界點,「個人又肥又三高,糖尿病、高血壓、膽固醇三連發齊曬。」年近40,超過20年遠離運動,但為健康故他下定決心要運動減肥,「初頭都好辛苦,只可以係行,咁咪用時間去控制,唔好諗速度同距離,行到就急步,之後再慢跑。」 他直言跑步孤獨又容易使人感到氣餒,幸好初時先有太太與他共同鍛練,「我太太比我更肥,我哋兩公婆就一齊去行,識得我耐嘅人都話我哋直頭係電影《瘦身男女》嘅翻版。」

天道酬勤,由抗拒運動至投入跑步,Mick從高峰213磅減至154磅,一年間衣櫃的服飾由雙加大變大碼再變為中碼,現時一開櫃更盡是跑衫跑褲,但其身體最明顯的變化不單在體重,以前Mick因血糖指數過高影響視力,運動卻成為最佳藥物,「我發覺每一晚跑步之前,睇手機都係好矇查查,但每跑完一次步,睇嘢即刻好清晰。」他本來日食10粒藥,但自從跑步後藥量漸減,現時只須服食一粒血壓丸,「我每一日都係為咗健康而跑。」

前年Mick與太太齊齊加入跑會學技,他笑說越跑越上癮,下班後會從中環搭乘小輪到尖沙咀,然後直接跑回藍田,每月動輒跑300公里,疫情時在家工作,早晚兩課更隨時跑上400公里,「如果唔跑嘅話真係會腳痕,試過夜晚六點零鐘落緊雨,就係咁睇天文台應用程式,望天打卦咁睇下舊雨雲走咗未,咦見唔喺呢邊喇喎就換定衫先,停雨喇落街跑返六、七公里都開心吖。」2019年Mick首次參加渣馬10公里組,結果跑55分鐘完賽,今屆他報名參加半馬拉松賽,期望能跑入1小時50分鐘,雖然現時天氣依然酷熱,不利發揮,但他認為更能考驗跑手能耐,「熱咗會好辛苦,但我調返轉諗係一個挑戰,天氣係好難頂,如果呢個挑戰頂到,我又覺得往後用返呢個心態繼續去跑步會有進步。」

圖、文:洪量丰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渣打香港馬拉松.專訪】月跑300公里擺脫三高 曾宇漢:我每一日都為健康而跑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