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香港馬拉松.專訪】從癌症康復改變性格 無心插柳成就Sub 3人生

【體路專訪】都市傳說,大多數選美冠軍最初都只是陪朋友參加,卻無心插柳柳成蔭戴上了后冠,張雲龍(Jeff)的跑步故事似乎也有著這個傳說的影子。當初開始跑步只是陪女朋友減肥,卻「意外」超越伴侶全馬跑到Sub 3。帶著癌症康復者的身軀,如今比女友更愛跑步,這位遲起步的「陪跑員」已為自己訂下目標,期望看到自己能跑多遠。

Jeff的故事要回帶至小學六年級,「那時候睡覺經常有些身體位置會痛,經過不同檢查才發現是淋巴癌二期,要接受化療,加上要食藥令我身型變得暴脹。」童言無忌,當年同齡的同學也不會了解Jeff的狀況,而且還會直腸直肚取笑Jeff是肥仔,結果令患病前自信滿滿的Jeff變得不愛社交,童年生活談不上很快樂。幸而,抗癌藥物有效,癌細胞從Jeff的身體裡消失,身體亦漸漸康復過來。

 

康復過後的Jeff重回運動的生活,昔日的大病沒有阻礙他在運動場上的表現,每逢周日就會與朋友在足球場上馳騁,是他最大的運動娛樂。直到2016年尾,讓Jeff由「足球員」變成「跑手」的轉捩點出現,女友Sheron有感工餘時間少運動,於是有了跑步做運動減肥的想法。作為男友,當然決定「捨命陪女友」,更一起報名參加了當年的渣打香港馬拉松10公里賽。「當年去跑步也只是想著當是踢波練體能而已。」沒想到那次10公里時間,以41分鐘完成,而且還「跑上癮」了,正式報名跑會想有系統地練習。自此,Jeff的身影由足球場轉到運動場、跑馬地和青山公路等跑步熱點。

35歲才起步的跑手,說起來的確很遲,但Jeff才不在意這個起跑線。「我鍾意練習,尤其長跑需要練習才有成績。正因為我跑齡短所以還在進步,有進步就有滿足感,我就會一直繼續跑。」結果,跑步也成為了Jeff和女友Sheron的拍拖活動之一,總比Jeff去踢波好,至少跑步是兩人一同運動。

Jeff與女朋友參加大阪馬拉松。(受訪者提供)
Jeff與女朋友參加大阪馬拉松。(受訪者提供)
Jeff 2019年參加過兩次馬拉松,分別是東京馬拉松及圖中的大阪馬拉松。(受訪者提供)
Jeff 2019年參加過兩次馬拉松,分別是東京馬拉松及圖中的大阪馬拉松。(受訪者提供)

其實至今,Jeff也只是跑過三次全馬,初馬是在2019年的東京,他謂回想起來,初馬經歷是一次驚心動魄的過程。當日天氣欠佳,低溫之餘亦夾雜風雨,Jeff這位全馬初哥身上只有單薄跑衣。「跑到15公里時,腳舊患位置開始有反應,本想先減速調整後再追回速度,不過天氣實在太凍,減慢後就回不去了。」跑至30公里時,Jeff看到在路旁打氣的Sheron,那時候其實Jeff已經「撞牆斷片」,「她事後話我知,我跟她說腳很痛不想跑,叫她幫我向教練講對不起。」有了這前車之鑒,Jeff如今懂得應付不同情況下的長跑賽。就如去年的渣打香港馬拉松,是Jeff跑步生涯中的第三個全馬,儘管經歷疫情,Jeff結果跑出2小時52分的個人最佳成績,成功成為Sub 3跑手。

(受訪者提供/運動筆記)
(受訪者提供/運動筆記)

Jeff形容跑步已經與自己的生命密不可分,雖然近年他有移民打算,但即使離開香港,他仍思考著如何在當地延續跑步生涯。「我希望試一下70歲仍可Sub 3的滋味。」這個目標看來很遠,但小時候的大病經歷,到如今的跑步人生,都教曉了Jeff一個人生大道理:「我覺得不需用任何東西框著自己,不試過又怎會知道?就像踢波一樣,你不起腳就永遠不會入波。我就想看看一個遲起步的人,認真去練的話能跑到多遠。」Jeff的故事正好教懂我們,勇敢去試就值得擁有。

圖、文:麥景智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渣打香港馬拉松.專訪】從癌症康復改變性格 無心插柳成就Sub 3人生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