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術・專訪】對練世錦三奪金 袁家鎣心有不甘

武術,對練,袁家鎣,南拳,南刀,耿曉靈,鄭天慧,林杭貴
武術,對練,袁家鎣,南拳,南刀,耿曉靈,鄭天慧,林杭貴

【體路專訪】加入香港武術隊近廿載,曾先後三度於世界錦標賽對練項目奪金,同期的隊友都先後退役,但她仍然留在隊內,希望能在下屆世錦賽爭逐一面完全屬於自己的金牌。「這是由於我心有不甘」,南拳、南刀選手袁家鎣如是說。

現年31歲的袁家鎣自小喜歡武術,12、3歲時已經是香港少年隊一員的她,2003年拿下獎學金正式入隊,然後2007、2015及2019年三度在世界錦標賽中獲得對練金牌。然而,雖在世錦賽奪金,她卻在2010及2014年兩番於亞運會失手,直至2018年雅加達亞運才撥開雲霧,於南刀項目摘銅。在屢獲獎牌的同時,傷病也不曾離開袁家鎣。2014年仁川亞運前夕,她本隨大隊在內地集訓,但身體劇痛和持續發燒迫使她回港檢查,卒發現是患上了腎結石;袁家鎣帶病上陣,最後只以第七名完成比賽。2018年,袁家鎣更因膝傷而一度萌生退役念頭。

武術,對練,袁家鎣,南拳,南刀,耿曉靈,鄭天慧,林杭貴
武術,對練,袁家鎣,南拳,南刀,耿曉靈,鄭天慧,林杭貴

回憶這段艱苦的日子,袁家鎣說:「我會明白,即使是責備我的人,都只是希望我能進步。所以我一直都有自己的座右銘,就是要感激遇到的所有人,他們出現都是幫助我能成為『今日的我』的恩人。當然,在我自覺成績難突破兼傷患纏身的時候,的確有想過引退,但感激教練都在鼓勵、支持我,現時已當上了青年隊教練的隊友耿曉靈和鄭天慧當時陪伴我度過這艱難日子,我都銘感五中,所以我認為自己在武術路上絕對不『黑仔』,相反,我是幸運兒。」

武術,對練,袁家鎣,南拳,南刀,耿曉靈,鄭天慧,林杭貴
武術,對練,袁家鎣,南拳,南刀,耿曉靈,鄭天慧,林杭貴

畢竟是埋藏心裡多年的話,袁家鎣邊說也禁不住滴下淚來:「與其說我『黑仔』,在大賽時受傷或生病影響成績,倒不如說我常常冒失把握不好。其實我是個比較幸運的人。2000年入隊,2003年拿獎學金正式訓練,其實我的五短身材並非練武好料子,唯有靠後天努力彌補不足。2003年亞青賽有成績,2007年升成人組沒有空白期,更即拿下世界冠軍,看似一帆風順。2010年亞運失誤,足有大半年哭不出來,五年後再取得世錦賽金牌,但2017年卻在世錦賽內部選拔名落孫山,那時候,我才真正思考武術於我的真正意義是甚麼。」

武術,對練,袁家鎣,南拳,南刀,耿曉靈,鄭天慧,林杭貴
武術,對練,袁家鎣,南拳,南刀,耿曉靈,鄭天慧,林杭貴

家鎣和耿曉靈、鄭天慧十多年來感情深厚,而今後兩者都已退役轉職教練,她會在短期內也朝著這個方向進發嗎?袁家鎣說:「在最好成績時退下來,相信許多人都會有這想法,這是『正路』的。不過,我卻是心有不甘,因為自2007參賽以來,從未有過只屬於自己的金牌,我真的對自己有點失望,所以希望繼續參加來屆世錦賽(2021年)。始終過去三次奪金都是對練的,我仍未有個人的金牌,所以希望能一嚐這滋味。至於2022年亞運,我卻未曾想到,看情況見步行步吧。」

武術,對練,袁家鎣,南拳,南刀,耿曉靈,鄭天慧,林杭貴
武術,對練,袁家鎣,南拳,南刀,耿曉靈,鄭天慧,林杭貴

只相距一年而已,何解袁家鎣敢在2021年再戰世錦賽,卻對2022年亞運未敢肯定呢?原來這都是跟年紀相關的。武術運動員在出賽前要更密集訓練,而且要把佳態維持三、四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袁家鎣說:「每天的大運動量訓練已經吃力,還要在幾個月內一直保持這狀態,年輕運動員在恢復方面會較容易,年紀稍大的卻不然,如果恢復不好,更會容易受傷。」

香港武術隊總教練林杭貴(右)與耿曉靈。
香港武術隊總教練林杭貴(右)與耿曉靈。

從初入隊至今,袁家鎣一眨眼已經留隊16年,對於這位「大師姐」,現任香港武術隊總教練林杭貴說:「家鎣刻苦,最重要是她體能上還可以保持,也能夠在隊內起作用。今年暑假的亞洲青年賽,她以較好的對練技術帶動一班師弟、妹,他們也不負所託取得兩面銀牌,如果家鎣能繼續下去,應該有一定貢獻。」

袁家鎣(右)喜與師妹交流。
袁家鎣(右)喜與師妹交流。

在隊內傳承大概是一般運動員都會經歷的,然而,在今年所有武術比賽都已經結束、大部分隊員也等著放年假的時候,唯獨袁家鎣卻仍在為學習忙著,因為她對自己未來的路,已有一定的想法。目前正攻讀香港浸會大學碩士課程的她,直言享受指導後輩的過程:「看著他們進步,但場外又『無大無細』的取笑我,我也頗愛這種感覺的」,惟袁家鎣盼望將來的路不會光停留在教練的範疇,她也希望能替武術作推廣工作,算是為這項心愛的運動作出另類貢獻。

打排球是武術隊熱身的一部分。
打排球是武術隊熱身的一部分。

談到隊中的青少年隊員,袁家鎣指出他們面對的壓力也不小:「他們要兼顧學業與武術練習,到了文憑試的時候,又要從兩者中作出取捨,加上我們的比賽不多,要爭取出賽也不容易,不少隊員自覺未有甚麼成績,也不願意把更多時間投放在武術之上,所以當初招募時或者有3、40人前來,最後留下來的或只有約十人而已。女孩子的青春更見珍貴,而且年輕的孩子大多較反叛和貪玩,女孩子又愛美,能留在隊內的都是心中熱愛武術,肯為它追尋夢想的。」

文、圖:陸永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