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球.專訪】從女子組世一到男子職業賽 「新鮮人」吳安儀的非凡半年

·8 分鐘文章

【體路專訪】吳安儀打桌球多年,22個球與球桿早從娛樂變成事業。這位贏盡女子桌球賽事殊榮、曾登上女子世界第一的球手,在香港是獲體院精英資助的職業運動員,不過當「四眼Cue后」過去半年以「外卡」身份參戰男子職業巡迴賽,與昔日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球手對壘過後,又讓她對「職業」兩字有了不一樣的體會。

職業是……等消息

以往曾多次以「外卡」參加男子世界錦標賽外圍賽的安儀,2021年初獲發兩季參加男子職業巡迴賽的「外卡」,成首位正式在各項職業賽中與男子職業球手較量的香港女將,實現了她的職業夢。教她更興奮的是,2021/22職業賽季的第一站賽事竟抽中與「火箭」奧蘇利雲同組,「我想大家都會認同他是一個傳奇吧!以前只能在電視看到他打球,現在能夠在職業賽碰上前輩級的傳奇人物,一看到抽籤已好興奮,有幻想過會否被他的速度影響、集中不到?我又無想過會否無波入,只想快點到比賽。」

實現夢想、如夢幻一般的「地標戰」,最終計劃卻全盤告吹。比賽7月開始,但6月底時英國疫情肆虐,安儀與家人、教練及體院多番商討後最終忍痛退賽,過後是無了期的等待……到底幾時可以過英國?安儀這樣形容當時的心情:「有點像面試後等消息的感覺,會覺得可惜,但家人都會擔心,退賽也是可以理解的。」如其他職場「新鮮人」一樣,安儀踏上職業之路前,也經歷了好消息、壞消息、等消息,夾雜了期待與忐忑。這一等就是3個月,終於在2021年10月啟程到歐洲。

職業是……適應新環境

打工仔初到貴境,先於工作的是適應環境、規定與周邊文化。安儀也笑言自己到達英國時好「遴迍」:「其實好緊張,好多事情自己都不懂,也與女子比賽有好大分別。比如原來職業賽是不可以攜帶隨身袋到比賽範圍、Cue一定要放在枱底,還有在疫情初期每位球手都有自己的rest(架杆),我就經常拿了對手的rest用,覺得好尷尬。」她在每次比賽前都會預早到場地,感受氣氛之餘也探路。新人就是,安排球枱練習等看似小事,也是需要一點時間才能上手。

桌球, 英國公開賽, 吳安儀, 伊雲絲, 冰咸
(Photo Credit:World Snooker Tour Twitter)

比賽以外的許多細節,考驗了安儀的解難能力。她看著比賽賽程,得知的除了抽籤表與對手,更赫然發現原來部分比賽規定球手需要穿著黑色裇衫,又要立即張羅:「因為我一直都無黑裇衫,然後發現在英國好難找到適合女生穿著的裇衫,要穿得舒服適合打球就更困難。唯有請家人在香港替我訂一套,然後速遞寄給我。這些事情真的要去到當地才知道。」安儀坦言這些細節會為自己帶來比賽以外的額外緊張,讓她花了不少時間適應。

職業是……向前輩學習

與在香港訓練的最大不同,大概就是練習的強度。安儀在英國時一般從上午9時半練到晚上6時。上午個人練習後,下午就與其他職業球手對練,她指自己從中學習不少:「日日看著他們怎樣打每一球,會發現他們選球與自己不同,就去問他們為甚麼這樣揀。他們都會提供很多意見,可以學得更快。」桌球壇大概如辦公室一樣,內裡會有政治與複雜的人事關係,大家更是競爭對手,可幸安儀這位職壇新人頗受到前輩的照應。

與奧蘇利雲一同練習(Credit : 吳安儀facebook)
與奧蘇利雲一同練習(Credit : 吳安儀facebook)

上天關了一扇門,也為安儀開了一扇窗。錯過了與奧蘇利雲的比賽,安儀卻在比賽場地吃早餐時遇上「火箭」。本來在講電話的安儀禮貌地打個招呼,卻被對方叫住及提出一同練習,讓她也匆匆「cut線」,「我當然會好想跟他一同練習,但不敢主動問他,沒想到他會主動邀請!」結果與奧蘇打了一場比賽,安儀在領先6:2下反負7:10,但她大概是不論勝負都滿足,「他當然比我厲害很多,但也開心可以給他一場比賽,而不是想像中的大比數落敗。」奧蘇利雲當然也給予安儀不少意見。

職業是……挫敗然後進步

賽季中途加入,安儀最終在半年內打了9場比賽,錄得1勝8負,有試過領先下僅負,有慘遭對手橫掃,也有在威爾斯公開賽外圍賽4:2擊敗中國球手吳宜澤取得職業首勝。9場比賽中最教安儀難忘的,是在威爾斯公開賽擊敗吳宜澤後,在正賽對卡達一仗,「以往是靠邀請或外卡參賽,或者因為外圍賽遇上前16名的對手而被安排在正賽場館打,但今次是真真正正靠自己勝出外圍出晉級正賽,開局也是領先和打得不錯,對我而言是里程碑。」

吳安儀2021/22賽季戰績

日期

比賽

對手

比分

20/10/2021

德國大師賽

史特曼

45

29/10/2021

歐洲大師賽

高特

05

1/11/2021

英國公開賽

冰咸

14

25/11/2021

全英錦標賽

顏丙濤

06

6/12/2021

蘇格蘭公開賽

梅菲

34

21/2/2022

威爾斯公開賽

吳宜澤

42

1/3/2022

威爾斯公開賽

卡達

14

25/3/2022

直布羅陀公開賽

戴爾

24

5/4/2022

世界錦標賽

麥覺萊

26

雖然賽季只得1勝,對在女子賽場贏多過輸的安儀而言是一種新體驗,但她昂然接受每次失利,因為眼裡已看到將來更厲害的自己。她說:「落敗一刻當然不開心,但其實輸好正常,誰能夠一開始就經常贏?只是感覺上我過往有贏過獎項,現在輸大比數會不習慣,但我覺得這個是過程,當我想追求某個水平,就要一路嘗試。」

安儀提到身邊曾有聲音質疑她去參加職業賽的決定,但這位新晉職業球手卻堅定地說:「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從來無想過要返轉頭,就算輸也會繼續,因為想自己一直進步。」她自評整個賽季一直進步,也清楚自己需要改善的部分,遂為來季定下目標,期望得分能力提高之餘,也能爭取更多勝仗,甚至世界排名能進入前64名,兩張「外卡」用完後能夠憑實力留在男子職業球壇。

職業是……危機中相信

在安儀於英國經歷第一個職業賽季後,本地卻傳出桌球或在明年被剔出體院A級精英資助項目的消息,最多削減近8成資助。事件受到特首林鄭月娥關注,民政事務局之後亦示意香港桌球總會努力向2026年名古屋亞運籌委會爭取桌球重入亞運,以便遊說政府延長A級資格,即使最終未成功,只要顯示出桌總付出的努力,在2023年最新評審時或有機會取得酌情權,保留A級資格。桌總之後發起爭取將桌球納入2026名古屋亞運會的行動 #CuesportsNagoya2026 ,冀引起各界關注及聲援。

談及今次事件,安儀指:「桌球項目一直向好的方向發展,港隊在國際比賽上競爭力有所提升,每年均有突破,如果現在被剔除就會有種像半途而廢的感覺。」她認為或會影響港隊招攬新血:「可能以往小朋友的夢想是做醫生、律師,現在他們看到傅家俊、張家朗、何詩蓓時,或會想到底運動員是否能成為職業?但當項目的資助變得不穩定,會令到他們不放心,運動還會否是他們的選擇?如果我當父母,本身想讓小朋友學桌球、當運動員,看到項目不穩定時會好擔心。」不過安儀亦對香港桌球的將來充滿信心:「過去我們都經歷過幾次有機會被剔除,我相信背後的團隊——體院、桌總、教練會幫我們爭取得到。作為運動員,我們會繼續努力訓練及比賽,盡力打好波,以對得住支持我們的人。」

圖、文:何子淵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桌球.專訪】從女子組世一到男子職業賽 「新鮮人」吳安儀的非凡半年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