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重要的你・謝影雪】水溝油變糖黐豆 謝氏姊妹情誼的力量

·6 分鐘文章

【體路專訪】奧運延了期,也缺了海外觀眾,看台亦可能變得鴉雀無聲。運動員奮鬥十年,為的就是在萬眾矚目的舞台上獻技。如今依然矚目卻非萬眾,如果只有一張門票,要港將們選一人成為最重要的觀眾,他會是誰,又願不願意跟他走?

基於你的私隱偏好設定,此內容無法提供。
如要查看此內容,請在這裡更新你的設定。

「因為家姐是我成長路上一位很重要的人,如果沒有她,我猜人生也會不一樣。」謝影雪在訪問的首句,便吐出了姐姐謝影彤在她心目中的份量。作為前港隊羽毛球青年軍一員,謝影彤在中學時期因壓力問題退隊,為短暫的羽毛球生涯劃下休止符。然而,年紀少4年的謝影雪代表港隊後奪獎無數,也即將出戰她個人第3次奧運。除了強大的實力和意志一直驅動著她,還有一份出於對姐姐的愛和報答。

童年時這兩姊妹,經常為生活瑣事打個你死我活,「家姐」笑言:「因為阿妹小時候已經很大隻,所以同我都有得打,但通常都是我先認輸,怕不小心會弄傷她,不過她每次都不會留手!」言語不和繼而動武,成為她們之間的共同回憶,阿雪指甚至在長大後亦未有停止:「打得最『甘』的一次是我入全職的一、兩年前,那次我們爭住用喇叭而打架,我想嚇她於是扮入廚房拿刀。當時旁觀的媽媽也嚇到驚惶失措,甚至嘗試攔著廚房門。後來因為打到『見紅』所以我被嚇到,才主動與姐姐講對不起,自此之後便沒再打架。」如今重提這段往事的兩人,笑得不亦樂乎。

我覺得自己一直虧欠了家姐。——謝影雪

由於母親愛打羽毛球的原因,使「家姐」自小受到她的薰陶,而阿雪也順理成章地跟隨兩人拾起球拍。阿雪認為「家姐」的天份甚高,毅力也不負予他人,若然自己付出更大努力追隨她,將來以「姊妹組合」出戰奧運,那是如此美好之事。「在青年軍的訓練對我來説太辛苦了,練步法練到自己行去場邊哭,所以決定退隊的一刻也不曾掙扎。」兼顧學業和運動的兩難之餘,亦不能過著無拘無束的生活,能夠抵受並能留下的運動員只漸少數,而「家姐」的退出令阿雪的夢想不能圓滿。堅持是運動員的出路,但適時放手也需要無比的勇氣。最終阿雪成功打入倫奧和里奧,但拍檔始終不是姐姐,雖然她和「家姐」沒有感到遺憾,但也很好奇若「家姐」當初能握緊信念,結局有可能會被改寫嗎……

阿雪認為今時今日能夠躊躇滿志,全靠家人給予的支持,由於「家姐」決定退出青年軍,家裡一切資源及關注度亦轉而集中在阿雪身上,她深信若然「家姐」得到同樣的栽培,結局或許不一樣,這事也成為長埋阿雪心裡的刺,她聲淚俱下地説道:「自從家姐退隊後,媽媽就每日帶我到不同地方練波,令她忽略對家姐的關心,而且爸爸當時經常出國工作,經常只有家姐一人在家。雖然家姐比我大4年,但畢竟她都需要家人的關懷……所以我覺得自己一直虧欠了家姐。」

謝影雪的愛犬Bear Bear
謝影雪的愛犬Bear Bear

即使時間不能逆轉,改寫結局的時機早已過去,但兩姊妹的關係則逐漸增進。阿雪投身全職運動員後一度在體院宿舍居住,減少見面令她們開始懂得珍惜對方的存在,兩人每逢重聚都選擇放下電話,坐下來談談生活,或者一起放狗。喜愛烹飪的兩人,閒時也會一起弄零食給愛犬,訪問當日亦一起上焗蛋糕班,她們邊吃著邊説,「下次我們應該上不同班,然後拿食譜回家一起再弄!」

她的安慰,令我能重拾比賽的動力。——謝影雪

「我會為妹妹能參加奧運感到驕傲,也會盡一切方法看她比賽,即使自己走不到運動員這條路,也希望她能取得成功。」每當阿雪出戰比賽,「家姐」都嘗試請假觀賽或與家人看直播。説到最深刻的一場波,「家姐」思疑良久:「應該是她與鄧俊文第1次贏冠軍(2017年中華台北羽毛球大師賽)那場吧……其實每次全家看她比賽都很辛苦,尤其阿媽是最激動,見她途中一直握緊拳頭,我們經常笑言『你會唔會睇到爆血管㗎?』阿爸又看到承受不住,自己行出花園冷靜一下,他們只是看直播都這樣,很難想像入場時會是怎樣。」

懷著家人的希望踏上球場,阿雪唯一的任務就是不能讓他們失望,並要以表現去報答「家姐」的愛。只要稍有差池,阿雪就會處於壓力失調的狀態,此時「家姐」傳來的訊息,成為她在失意中的慰藉:「因為父母對我有很大期望,所以我輸了都看得出他們不開心,有時見到他們的樣子,我會有很大壓力。家姐則對我十分好,她會在比賽後第一時間寫訊息給我,説無論如何我都是她心目中的冠軍……她的安慰令我減少壓力,同時重拾每次比賽的動力。」

香港運動員在眾人眼中,代表著整個地區的希望,故對他們在奧運會的表現多少有所期盼。本著生而為家人的愛,「家姐」關心的則是阿雪為港爭光之際,也能夠以享受心態迎接這4年一度的大事,無論最終能否踏上頒獎台,她都會為妹妹而感到自豪。筆者從兩人的眼眸中,看出那份溢於言表的姊妹之情。

圖、文:李子正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東奧・重要的你・謝影雪】水溝油變糖黐豆 謝氏姊妹情誼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