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奧運之路】犧牲與回報的起伏之旅:培育新加坡唯一奧運金牌得主Joseph Schooling

·Editor
·8 分鐘文章

當 Colin 和 May 決定支持兒子 Joseph Schooling實現奧運冠軍夢時,他們沒有什麼可以參考;畢竟,新加坡從未有運動員獲得金牌。看看他們如何在背後成就兒子的非凡勝利。

Joseph Schooling在2016年里約奧運奪得新加坡史上的首枚奧運金牌,回國時受到英雄式歡迎。. REUTERS/Edgar Su
Joseph Schooling在2016年里約奧運奪得新加坡史上的首枚奧運金牌,回國時受到英雄式歡迎。. REUTERS/Edgar Su

Colin Schooling 拿出一個運動斜包,翻看裡面的東西,然後舉起一副不起眼的舊泳鏡,笑容滿面。

「看看這個。」他指著鮮黃色的橡膠泳鏡帶,並帶著驕傲的神情說。「Joseph 只有五至六歲時,我親手為他製作了這條泳鏡帶。它不需要調校,我量度過的,所以泳鏡與他的頭部很合身。」

為什麼?「這樣,他就可以專注游泳,不用浪費時間調校泳鏡。只要能讓他游得更好,任何事我都會做。」

他在袋中拿出更多泳鏡,全都繫上相同的黃色泳鏡帶。與新加坡雅虎新聞的一小時訪問中,73 歲的 Colin 還取出一個厚厚的檔案夾,內裡記錄了 Joseph 少年時所有比賽的結果和時間,有些整齊地書寫,有些則經過重重難關才能夠從比賽主辦單位中取得。

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讓唯一的兒子去追尋奧運游泳金牌夢,當然最後成功了。

【點擊畫面右下角「cc」按鈕啟動字幕】

從開始就自然要犧牲

對於 Joseph Schooling 的故事,即使不是新加坡體育迷,也不會感到陌生。擁有巨大抱負、堅決要在游泳賽事中勝出的年輕男孩,帶著思鄉的愁緒前往美國受訓。從東南亞運動會到亞運會,再到英聯邦運動會,他憑著出色的蝶泳技術穩陣贏得比賽,並最終於 2016 年在里約熱內盧奪得新加坡首面也是唯一一面奧運金牌。

很少人提及 Joseph 父母 Colin 和 May 的故事。有些人可能對他們如何全力支持 Joseph 略知一二。

更多《邁向奧運之路》專訪:

可是,只要看到他們位於百匯廣場精緻的辦公室,裡面放滿了 Joseph 自小在游泳生涯中累積的照片、獎牌和獎項,就會了解到 Colin 和 May 在十多年間為實現兒子夢想的付出。

從 Colin 親手製作的泳鏡和比賽結果資料,到 May 定期前往美國陪伴 Joseph,他們都面帶微笑並覺得自己的犧牲是自然不過的事。

「當 Joseph 只有六歲時,他會在早上 4:30 叫醒我,想我帶他去上游泳課。」Colin 憶述。「有天,在課堂後,我對他說:『你只要滿足你的期望,我會滿足你的願望。』」

「這是一個高低起伏之旅。我們犧牲很多,但很享受。」66 歲的 May 說,然後 Colin 再補充說:「但我們不想再體驗一次。」

Joseph Schooling曾在父母的安排下,到美國接受游泳訓練,最終得到出色成績。  (Photo by Suhaimi Abdullah/Getty Images)
Joseph Schooling曾在父母的安排下,到美國接受游泳訓練,最終得到出色成績。 (Photo by Suhaimi Abdullah/Getty Images)

最初的支持令人很苦惱

事實上,最初支持 Joseph 實現夢想是令人非常頭痛的。畢竟,自從這個小城市在 1948 年以英國殖民地的身份首次獨立派出運動員參加倫敦奧運會以來,從沒有新加坡人在奧運會上得過金牌。

新加坡人奪金的最近一次是在 1960 年,當時陳浩亮 (Tan Howe Liang) 在男子輕量級舉重項目中獲得銀牌。而在 2008 年,女子乒乓球隊亦在決賽中與中國對壘時失利,奪得銀牌。

因此,雖然 Colin 和 May 都有很強的體育背景 - Colin 是代表新加坡參加壘球比賽的綜合運動員,而 May 曾經為馬來西亞霹靂州打網球。但他們找不到參考資料,也沒有近年例子關於新加坡父母如何支持金牌奧運選手。

他們要走多遠?他們要付出多少?這些問題纏繞著 Colin 和 May,於是他們尋求游泳界人士的意見。

「我對來自其他頂級游泳國家的金牌得主父母做了些研究,而每當外國頂級教練來到新加坡時,我都會找時間與他們會面,並向他們請教。」Colin 說。

「他們會在選擇學校或教練上給予意見和建議。這通通都要前往海外生活和受訓,所以我們很早便意識到,我們需要犧牲。」

「但 Joseph 下定了決心。他自小就是這樣。所以我們也沒有太多猶豫。」

Joseph Schooling在2016年里約奧運100公尺蝶式項目,以50.39秒擊敗美國選手菲比斯,這是新加坡運動史上的首枚奧運金牌以及奧運游泳賽事獎牌。 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Joseph Schooling在2016年里約奧運100公尺蝶式項目,以50.39秒擊敗美國選手菲比斯,這是新加坡運動史上的首枚奧運金牌以及奧運游泳賽事獎牌。 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引領兒子前往美國

他們對兒子的信念感到很鼓舞,Joseph 小時候與 Colin 的家庭成員聚會時,已被他的祖叔父 Lloyd Valberg 的成就吸引。他的祖叔父是 1948 年第一位新加坡奧運選手,在跳高比賽中獲得第 14 名。

May 憶述,她的兒子對水有一種天然的親和力,他會抓住一切機會在池裡游泳。Joseph 也非常渴望獲勝,其規律性不比其他較年長的小孩遜色。

「Joseph 討厭失敗,但當他失敗,我們會讓他獨處。我們不會責罵他,因為我們自己都是運動員,我們知道失敗的痛苦。」她說。

「我們說,只在他輸掉後發脾氣時,我們才會看看他,但我不記得他曾經這樣。他會悄悄走開,並分析自己的不足之處,然後改進自己。」

隨著年輕的 Joseph 在每場比賽中勝出,Colin 和 May 確信他們的兒子若有適當的指導和培養,是能夠達到目標的。

於是,他們全家一起四處尋找為年輕人提供頂級游泳訓練的學校,並入讀位於佛羅里達州傑克遜維爾的博勒斯學校,該學校的游泳隊由奧運獎牌得主塞爾吉奧·洛佩茲 (Sergio Lopez) 掌管。

可是,從舒適的家前往陌生的環境獨處,即使 Joseph 知道自己在正確的方向朝著目標進發,但對於只有十幾歲的他來說是艱難的。他的父母同樣艱難:他們不單要花費大部分積蓄,甚至出售部分投資,還要摒棄自己的生活方式來照顧遠方的兒子。

有時他們會前往傑克遜維爾探望 Joseph,有時會致電長途電話給他。May 憶述 Joseph 在電話中提及自己掛念家鄉,並在回家和實現夢想之間掙扎。

「我經常與 Joseph 冷靜地討論利弊。」她說。「討論過後,我通常都會說:『最後交由你決定』。我從來都不會堅持他要做這個,做那個,即使他未成年,亦能夠掌握自己的生命。」

「是的,丈夫和我付出了很多時間和努力,但我們不會將自己的意願強加在他身上。他需要對自己的生命選擇負責。我認為,讓 Joseph 知道成敗掌握在自己手中,是非常重要。他需要對自己負責。」

Joseph 很清楚知道:如果沒有父母,他不會獲得那面奧運獎牌,正在做的事亦會完全不一樣。 (Photo by Allsport Co./Getty Images)
Joseph 很清楚知道:如果沒有父母,他不會獲得那面奧運獎牌,正在做的事亦會完全不一樣。 (Photo by Allsport Co./Getty Images)

支持讓目標容易一百萬倍:Joseph Schooling

於是,Joseph 肩負起這個責任,並開始在地區和國際比賽上贏得獎牌。美國的大學開始注意到 Joseph,並嘗試招募他,他最後在 2014 年選擇加入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跟從著名教練埃迪·里斯 (Eddie Reese)。

這個選擇確實令人非常鼓舞,因為 Joseph 在里斯的指導下突飛猛進,並在里約奧運創下輝煌的一天。他在 100 米蝶泳賽項中超越米高·菲比斯 (Michael Phelps) 奪得金牌。

目標實現了,當他準備在東京奧運會上奪金,並進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時,Joseph 很清楚知道:如果沒有父母,他不會獲得那面奧運獎牌,正在做的事亦會完全不一樣。

「站在頒獎台上,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與他們分享我的成就,我知道這對他們也是最重要,整個畫面都很美好。」25 歲的 Joseph 身處當時維吉尼亞州的訓練基地透過電郵專訪告訴新加坡雅虎新聞。

「要做一些看似艱難的事情,他們的支持無疑讓事情變得容易了一百萬倍。」

「我的父親傾向給我堅強的愛,他知道我內心深處有這種愛,每當我抱怨時,會帶給我更大推動力。我的母親則較親切,她給我擁抱,並告訴我沒有所謂,只要我享受就好。」

「他們以自己的方式互補不足,鼓勵並引領我在正確的道路上向目標邁進。」

高低起伏之旅的甜美回憶

對於 Colin 和 May,他們可以與 Joseph 一同享受這個過高低起伏之旅的甜美回憶,見證奧運會上的非凡成就。有什麼建議給予小孩以奧運會獎牌為目標的父母們?

Colin 相信要全心全意投入孩子們的抱負。「如果你無條件地愛你的子女,要確保他們對自己所做的事充滿熱情,然後與他們一齊沉醉在這份熱情當中。」他說。

另外,May 說:「必須是孩子自己想在奧運中勝出,而非父母。否則,父母會將孩子推至放棄的地步。」

「你要支持你的孩子,而不是讓孩子實現你自己的夢想。你必須對自己真誠。」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