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命運懸而未決 分析IOC、日本騎虎難下錢作怪?

體路
·12 分鐘文章
新型肺炎,2020東京奧運,國際奧委會,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IOC
(Photo Credit:Tokyo 2020 Facebook)

【體路專題】史無前例被延期1年的東京奧運,上周日(24)正式進入了距離今年7月23日在東京新國立競技場揭幕的最後半年倒數。東奧是否能夠「如期」在夏天上演,刻下還是未知數,但可以肯定,國際奧委會(IOC)、日本政府,以至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下稱東京奧組委)目前都處於騎虎難下的狀態,躊躇著到底該要做出一個怎樣的決定。到底是要以奧運會的根本、即萬逾名運動員,以至日本民眾的健康、生命為依歸?抑或要建基於保留奧運會的輝煌紀錄(legacy)及金錢利益等種種原因之上?「針無兩頭利」,按目前的情況來看,無論是照辦或者棄辦東奧,任何取態也勢難得出一個萬全的方案,當中都存在或多或少的風險,最終作出何種決定,端看IOC、日本政府和東京奧組委三方,如何衡量各個考量。

2020東京奧運, 武漢肺炎, 新冠肺炎, 國際奧委會
(Photo Credit:tokyo2020.org)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Thomas Bach)在周三(27日)的IOC董事會議後,再次向傳媒重申在夏天成功和安全舉辦東京奧運和東京殘疾人奧運的決心:「206個成員國的奧委會、所有國際體育總會以及運動員都站在舉行奧運的一方。我們看到日本政府、東京奧組委和日本奧委會都懷有同樣的決心。」巴赫承認在疫情下舉行第1次被延期奧運的複雜程度,比起正常辦奧是以倍數增長,又謂「當下根本沒有藍圖可言,我們每天都在學習當中。」,惟他亦全盤否定了近日坊間種種關於東奧的傳聞。他說:「有人推測東奧會取消,我也聽過Plan B的說法。有人提議把東奧延期至2032年,也有把奧運遷往另一城市的建議。任何知道辦奧有多複雜的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行的,現在餘下的時間太短了。」

新型肺炎, 2020東京奧運
東京奧運在周日進入了最後半年的倒數(Photo Credit:Tokyo 2020 Facebook)

身不由己 vs 偏向虎山行?

照辦東奧,看起來是理所當然的決定,畢竟日本自從2013年9月上旬獲得奧運主辦權後,在籌備這項4年一度的國際體壇盛事方面的開支,包括社會基建、改善交通,以至興建和翻新場館等已經花上了鉅額金錢,這還未計算東奧在去年宣布延期1年後隨之衍生的額外開支。

東京奧組委去年12月下旬更新的東奧被延期後官方成本預算為154億美元(約1,193.81億港元),比2019年底公布的126億美元高出22%,額外的28億美元開支正是東奧延期1年的費用,當中包括重新洽談各種合約,和應對新型肺炎全球大流行措施的花費。然而,根據《日本經濟新聞》,東奧最新成本卻遠不止此數,報道指暴漲後的成本已達30,000億日元,相當於289億美元,幾乎是東京奧組委所公布數字的1倍,令東奧成為史上最昂貴的夏季奧運會。

新型肺炎,2020東京奧運,國際奧委會,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IOC
東京新國立競技場(Photo Credit:Tokyo 2020 Facebook)

覆水難收,若果東奧取消的話,已花的錢回籠無望,對日本經濟的打擊難以言喻。東京奧組委面對的另一難題,是已經從豐田汽車和可口可樂等大型企業收取了鉅額的贊助費,這使得取消東奧變成一個極為困難的決定。

眼前的兩難,取消東奧的成本固然是天文數字,但在疫情威脅依然實在的情況下照辦奧運,要實施新型肺炎對策以確保奧運會安全的花費,只怕成本更高。同樣是來自《日本經濟新聞》的數字,日本政府已經就新型肺炎相關的經濟刺激舉措撥出30,700億日元,相當於日本國民生產總值(GDP)的6成,是為七大工業國組織中最高。在日本政府負債已達全球比率最高、國民生產總值266%的前提下,是否應該繼續向仿似無底深潭一般的東奧「泵水」,這是問題所在。

2020東京奧運, 武漢肺炎, 新冠肺炎, 國際奧委會, 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
(via Shutterstock)

疫情發展難以預測 疫苗供求左右大局

東奧是否照辦如儀的另一個考量,自然是更加貼身的新型肺炎問題。疫情走勢和發展本來就是無從預測,截至周四(28日),日本在每100萬人口的確診個案率,在全球221個國家和地區排在第137位(編按:香港排第159位),抗疫成績尚可。照辦東奧會帶來約15,000名運動員及賽事裁判,加上大批外來旅客(假設奧運並非閉門舉行),會否就此令感染數字進一步上升,從而使日本一躍成為世界前列的疫情超級散播地?

時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晉三「希望日本主辦一個完美奧運和殘疾人奧運」的夢想固然早已煙消雲散,其繼任人菅義偉在1月初聲言「要使奧運會證明人類已經擊敗了病毒」的一番豪情壯語,即或並非完全、也是很大程度依賴疫苗的研發。現任日本首相菅義偉也知道新型肺炎疫苗是成功舉辦東奧的關鍵,他甚至希望在2月底可以在日本開始接種。然而,首相的樂觀未能感染國民,預計日本全國1億2,600萬人口要到6月底、即奧運開始前不足1個月始能悉數接種;且別忘記日本政府至今仍未核准使用個別疫苗。

新型肺炎,2020東京奧運,國際奧委會,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IOC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Photo Credit:Tokyo 2020 Facebook)

新型肺炎疫苗的供求也是全球都要面對的問題。IOC主席巴赫鼓勵所有參與東奧的人士都應接種疫苗的同時,又表示不會強制要求運動員接種,他也明言運動員不應該擁有優先接種的權利。然而,這只是IOC的官方說法,日本政府在外來人士入境和隔離檢疫要求方面,到底還是有話語權的。這樣一來,未有接種疫苗的運動員是否可以恢復訓練、參加奧運資格賽,乃至參加奧運?疫苗接種的優先次序又該由誰定奪?這當中大有學問。

2020東京奧運, 武漢肺炎, 新冠肺炎, 國際奧委會, 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Photo Credit:Prime Minister’s Office of Japan Facebook)

面子工程無異雙面刃 如何拿捏值得深思

早有網民發現,把「東京」和「奧運」兩組詞語放在一起時,結局似乎總是悲情的(相關報道:【東奧延期】被詛咒的奧運?歷史、動畫、命運預視延期一幕)。兩度擔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晉三未能夠借東奧這個平台代外祖父岸信介一圓奧運夢,已是不可改變的事實。未能好好控制疫情,也使現任首相菅義偉的支持度下跌至去年12月下旬的42%,他肯定希望能借助成功在今夏主辦奧運,為自己持續下跌的支持度帶來反彈。甚至有陰謀論指,日本將會在10月進行大選,當中的政治考慮也可能左右決定。如此一來,東奧實有可能變成替日本首相爭取政治籌碼的「面子工程」。

將現況拉闊至世界的層面來看,基於現代奧運本身就是一盤生意,主辦國能否將奧運辦得有聲有色,難免被外界將之和國力掛勾。按照時間表,中國首都北京將會在約1年後舉辦2022冬季奧運會,當此時刻,日本自然不會希望見到任何被鄰國比下去的可能性。在這情況下,日本執政政府會否因此執意舉行奧運,會是值得留意的一點。

新型肺炎,2020東京奧運,國際奧委會,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IOC
日本首相菅義偉(Photo Credit:PM’s Office of Japan Twitter)

「面子工程」也牽涉到IOC。須知道,在奧運會的歷史上,不曾試過在「和平未有戰事」的情況下取消。倘若疫情忽然受控,或者疫苗的研發和製造空前成功,從而使東奧順利舉行,這當然是一般大眾樂見的情況。儘管這裡所指是未必包括日本國民,畢竟根據1月初的最新民調,逾80%民眾希望東京奧運會取消或再次推遲(相關新聞:【新型肺炎】日媒爆料取消東奧 2032年補辦當補償?)。若果疫情未有完全消止而奧運照辦,這裡賭上的就會是所有參與東奧人士,以至日本國民的健康和性命。

由此看來,「面子工程」於日本政府和IOC而言無異於雙面刃,今夏成功辦奧固然是皆大歡喜;倘若出了任何岔子,要承受的結果,幾可肯定會是災難性的。各方未來做出最終決定時作何取態,我們且拭目以待。

新型肺炎,2020東京奧運,國際奧委會,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IOC
(Photo Credit:Olympic.org)

順延東奧恐非上策 IOC、日本面對兩難

轉了一圈,又再回到金錢的議題上。根據國際奧委會的財務報表(上圖),從2013年到2016年、即涵蓋2014索契冬奧和2016里約熱內盧奧運的4年周期,IOC在各個渠道的總收入為57億美元,當中73%是來自出售電視播影權所得,即是41.61億美元;這個數字比從2009年到2012年,即涵蓋2010溫哥華冬奧和2012倫敦奧運的4年周期的電視播影權收入,有8.07%增幅。在此一提,在再之前一個4年周期(2005年到2008年),IOC在電視播影權的收入為25.7億美元。

新型肺炎,2020東京奧運,國際奧委會,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IOC
(Photo Credit:cfr.org)

顯而易見,IOC的營運實仰賴舉行奧運和冬奧所帶來的電視播影權收入。以2017到2020年的4年周期據報已售出約45億美元的電視播影權而言,東奧被延期至今夏,已然無可避免的打亂了此前維持運作良好的營運模式。在東奧電視播影權大部份已然賣出的情況下,沒能舉行奧運自然就會對有關收入帶來影響。

新型肺炎,2020東京奧運,國際奧委會,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IOC
(Photo Credit:Tokyo 2020 Facebook)

近來有報道指日本政府內部已經「打定輸數」,相信東奧勢難在今夏舉行,並將目標放在獲取2032年奧運主辦權之上(相關報道:《泰晤士報》:日政府認定東奧將取消 力爭2032主辦權)。有關報道雖已被日方迅速否認(相關報道:【東京奧運】日本政府否認取消東京奧運),但這裡也衍生出另一個問題。對IOC而言,2032年的奧運窗口本身是另一個出售電視播影權的機會,如果把東奧取消並「遷移」至11年後,就是少了一個獲取新營運資金的機會。當然,是否真的仍有城市願意花費鉅額金錢,並賭上城市的未來發展來伸奧,是另一回事。

新型肺炎,2020東京奧運,國際奧委會,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IOC
(Photo Credit:cfr.org)

根據美國非謀利智庫Council for Foreign Relations從1996年開始的資料所示(上圖),打從1996阿特蘭大奧運到2016里約奧運,期間的6屆奧運和5屆冬奧,沒有一屆賽事的最終成本是和當初預算的一樣,最接近的要數2002的鹽湖城冬奧,惟最終成本仍比預算高出1億美元。至於辦奧所得的收入和成本相比,情況更是慘不忍睹。2008北京奧運產生了36億美元收入,但辦奧成本卻是400億美元;2012倫敦奧運所產生的52億美元收入,也是遠遠及不上180億美元的成本。1984年的洛杉磯之所以能夠成為唯一一屆錄得盈餘的奧運,只是因為該城市當時能仰賴其時已有的基建而無須大興土木。可以說,辦奧運帶來增加就業、吸引旅客以促成經濟增長的神話其實早已破滅,甚或可能從來不曾存在過。

新型肺炎,2020東京奧運,國際奧委會,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IOC
2020東京奧運選手村(Photo Credit:Tokyo 2020 Facebook)

若果東奧真要順延至2032年,也會為日本帶來不少難題。除了維修和維持場館日常運作需要大量資金外,一些本來在奧運後會撥作其他用途,如供日本國民入住的奧運村該當如何處置?是按計劃讓人入住,時候到了再花大額金錢安排住戶搬遷、並且再翻新修葺?抑或丟空11年並不斷花費維持其狀態?本身特意為舉辦東奧而投資、研發的基建,例如5G網絡等自然也是一個問題,天曉得到了2032年,可能已經到了8G、9G的年代。雖說已發展的科技不會平白變得毫無用處,但到時在各方面要「與時並進」,自然又得再花上一大筆。

新型肺炎,2020東京奧運,國際奧委會,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IOC
IOC主席巴赫(左)與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主席森喜朗(Photo Credit:Tokyo 2020 Facebook)

申奧辦奧改革逼在眉睫 無視當頭棒喝不利發展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這大抵會是東京奧運無可退避的宿命。雖說根據主辦城市合約,只有國際奧委會才對舉行奧運與否擁有絕對的決定權,惟大事如斯,IOC非得考慮日本的實際情況不可,斷不能「堅離地」單方面作出任何決定。有指東奧在去年3月下旬落實押後,其實也是出於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向IOC主席巴赫提出的建議。

新型肺炎, 武漢肺炎, 2020東京奧運,
(Photo Credit:tokyo2020.org)

東奧最終會是在今夏舉行、被取消、抑或再一次押後,相信在3月25日的奧運聖火於日本國內展開傳送前會有定案。歷史告訴我們,申辦、主辦奧運的模式可能早就到了需要徹底改革的臨界點,新型肺炎疫情的來襲只是一個剛好出現的當頭棒喝。如今警號是敲響了,就看IOC切實執行旨在減少申奧成本、鼓勵申辦城市制定可持續發展戰略的《2020奧林匹克議程》(Olympic Agenda 2020)決心有多大,抑或到頭來一切也不過是一場空?

資料來源:綜合外媒

文:三井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東京奧運】命運懸而未決 分析IOC、日本騎虎難下錢作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