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能:樣樣唔驚驚「沖涼」?

德能私家咪

抗疫大戰當前,留家工作 (work from home) 成為時尚,轉眼一個多月了,有人認為,這一役,正好是網上學習和虛擬辦公室的最佳實習,但像我這種old schoo l,反而有另類體驗。

資訊科技無疑令到遙距活動變成可能,但可能不等於可取,如果家中有兩個孩子,即使有足夠電腦,但同一時間齊齊網上上課,就難免互相干擾,畢竟,香港有多少家庭可以讓每個小朋友都有個房間,就算有,媽媽亦未必放心讓他們在自己的房間獨處。

用軟件開會,尚算方便,但遇上與會人多的話,少了面對面,討論氣氛多少有影響,做presentation的效果亦會打個折扣。返學返工,有個元素很重要,叫「環境」,叫「氛圍」。

香港足球亦經歷了不一樣的3星期,16場菁英盃在將軍澳足球訓練中心閉門作賽,比賽是順利完成了,入球亦異常地多,但整體反應卻是彈多過讚,同一道理,都因為感覺欠了氣氛。

在健康威脅之前,一個月前大家是諒解和配合,但既然康文署都重開公眾體育設施,開放常規場地閉門作賽是否都應該再考慮呢?16場菁英盃其實是個最佳實驗,三星期過去,時間超過病毒潛伏期,沒有任何感染個案,說明就算一天兩賽,都可以安全完成。

早前,足總主席向民政事務局局長要求重開超聯球場,據說得到的回應是恐怕球員一起沖涼會容易感染,所以回絕。其實,廿幾人踢波,90分鐘「緊密接觸」的程度不是比浴室沐浴更高嗎?既然康文署可以重開街場,讓波友聚集踢波,用港超聯球場閉門作賽又怎會更加高危呢?

安全為重,我不反對,但安全系數其實可以通過適當措施予以提升。以旺角場為例,大少更衣室共有四個,只要足總和球會合作管控,廿幾人分批使用四個更衣沐浴間,大概未至於危險吧。

閉門作賽,少了觀眾考慮,賽事可以編排在閒日下午舉行,人手、照明等開支都以節省一點,財政預算案以真金白銀照顧表演業和藝術團體,我當然舉腳支持,但對於這段日子同樣「有出無入」的職業球隊,如果能夠在球場使用上配合一下,最好當然是豁免場租,對於市面氣氛,對於球場氣氛,都會有好處,又不會加重政府財政壓力,多多少少總算是對香港足球的一點支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