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小球對公鹿來說不是簡單的決定,但他們得去試一試。

·10 分鐘文章

文/ Dexter 

最初的公鹿人喬恩·麥格洛克林(Jon McGlocklin)效力過1971年奪得隊史首冠的那隻公鹿,同時當公鹿於1974年最後一次打進總冠軍賽時,他也還在陣中。談到那一個以3:4遺憾敗給塞爾提克的系列賽時,他感到無限惋惜:「我受傷了。奧斯卡(羅伯森)受傷了。我們努力比賽,沒人知道我們的傷情,這不會被記錄下來。我們最終因此丟掉了冠軍。」但他仍然為自己兩次進入到這個神聖的戰場感到自豪。

當麥格洛克林和隊友們贏得冠軍時,球場內還只能坐滿11000人左右,如今場館容納人數幾乎是當時的兩倍。對於後輩們時隔47年再闖總冠軍賽,他稱許道:「這支球隊真的很團結,很有天賦,他們有一位偉大的球星。我們在80年代的球隊中也有很多球星,但沒有一個能達到揚尼斯(Giannis Antetokounmpo)的水平。事實上,他們擁有一位偉大的超級巨星,然後其他人也都發揮得很好。他們彼此喜歡、相處融洽,同時也尊敬教練團——我認為這才是關鍵。」

米德爾頓(Khris Middleton)在生涯第七個賽季打進明星賽時,他老爹詹姆斯(James Middleton)打了通電話給他,表示自己對兒子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然後他開玩笑的說:「這就是為什麼我沒砍掉那些樹枝。」

在南卡羅來納州的家中,米德爾頓常常在家中後院籃球場上練球,而惱人的樹枝常常擋住視線,當時他一直央求老爸幫他除掉障礙物,讓他可以更好的練習投籃。詹姆斯回憶起當他們談到這個話題時,他給兒子的答案總是:「不,我們要射過它們投進球。」

父子倆關係始終親密,但詹姆斯總是避免主動提供建議,就像他未切割那些樹枝一樣,他知道有些事情Khris自己能弄明白是怎麼回事。「他已經習慣在逆境中掙扎的感覺,事情總是沒有像他所希望的那樣被認可,但我一直告訴他的一件事是:『人們總會知道的』。你以正確的方式比賽,好事就會到來。」 

然而最困難的往往就在於認識到正確的遊戲方式,你將籃球比賽視為純粹科學的產物,那往往會遭到它的反噬。比賽由人所構成——特別是傑出的個人——你不能用數據和資料推演一套公式,然後聲稱自己已經完全了解其中的奧秘(但這個說法確實誘人不是嗎)。

可是相比二元論者對於問題採取一種「你無法解釋世上沒有靈魂,所以就是有」的態度,邏輯、科學和數字還是給了我們比較好的參照方式。這三者缺一不可,你手邊可能有很多的數據,但重要的是怎麼通過邏輯去判讀、最終透過科學的方式檢證它為真。這樣,你得到的答案就算並非最好的,至少也是可信服的、更靠近真相的。

.

🔥更多最新 NBA 精選好文:

買低還是買高?本季自由市場高風險投資標的

無前例的故事發展 太陽與CP3的驚奇之旅

二輪就是爵士的天花板?猶他該如何做才能再進化

.

在周三早上,公鹿在開賽前30分鐘才給揚尼斯(Giannis Antetokounmpo)開了綠燈,但希臘怪物前兩次出手都是前面擋了一個人的灌籃,然後在第二節重演了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在2016年的那一次死亡封蓋,以此證明自己連恢復能力都異於常人。

可是公鹿這一場比賽並沒有贏,這是例行賽兩場只輸2分不同,他們在下半場完全被打爆了,場面甚至比最終比數反應的還要更慘。這並不讓人意外,球迷很容易就能從今年的分區決賽看出哪一邊的系列賽等級更高。

公鹿季後賽一路走來,他們打得非常堅韌,事實上他們每個球員都已經拚盡全力了,哈樂戴(Jrue Holiday)組織和防守非常好、米德爾頓(Khris Middleton)爆發了幾場、洛培茲(Brook Lopez)籃下非常強硬,波提斯(Bobby Portis)進攻籃板讓人驚豔...等等。

但是,他們也並沒有遇到真正的冠軍強隊——或許籃網能算0.8個。熱火整季狀態糟糕的一蹋糊塗、老鷹過於年輕且打得沒有效率、而籃網則因傷兵過多影響了戰力。

我們也記得在和籃網的前2場比賽,公鹿幾乎完全遭到壓制,拿不出什麼樣的好辦法。他們還沒有遇到一支能對他們缺點進行迎頭痛擊的球隊,因為東區其他隊伍自己的問題更大。

他們的進攻問題,在這個系列賽很神奇的慢慢修正了過來,米德爾頓和哈樂戴兩個外線主要得分手透過擋拆慢慢增加自己的積極性,揚尼斯減少無謂的罰球線持球單打,從而讓球隊的進攻便秘稍有起色。

可是他們從來沒有解決過陣容的矛盾性,這個其實才是困擾公鹿的根本。由於揚尼斯這名超級球星球風的特殊性,公鹿近三季的季後賽面臨的都是場上空間的問題。

哈樂戴需要衝擊籃下、米德爾頓希望能用三威脅爭取單打威脅、揚尼斯最有效的進攻手段是灌籃,他們要威力最大化,都需要更接近禁區。但是籃下站著洛培茲——他們那職業態度無可挑剔的先發中鋒。

而這只是進攻而已,這一場公鹿終於嘗到了西區錯位地獄的滋味,洛培茲被不斷地藉由擋拆點名單打。上半場公鹿採用他們對老鷹系列賽的換防策略,結果保羅連續打進,到了第三節他們採用延阻回位的方式,還是限制不了太陽。於是公鹿的長人今天的上場時間就告一段落了。

在第四節,他們打小球,洛培茲和波提斯在前3節的比賽中共打了37分鐘,然後在第四節中合計只打了25秒。第四節公鹿曾經一度從落後16分追回到只落後7分,也是他們唯一單節比分勝過對手的一節。

這或許不能說明什麼,可是洛培茲在對籃網的系列賽中,也曾經這樣被KD和厄文(Kyrie Irving)修理過,然後在東區決賽,布登霍澤開始有意的讓球隊在末節以小球陣容應戰、增加康諾頓(P. Connaughton)的上場時間,並試著讓蒂格(Jeff Teague)進入到正式輪換。這說明了他也看到了球隊的問題,所以試著做一個幾季之前就應該考慮的決定——讓揚尼斯去打中鋒。

這不過就是每支球隊都在做的事情而已。

泰倫·盧對祖巴茨很欣賞,儘管前兩輪他已經找到了最佳陣容,並且發現後者決勝期不在場更好。仍然決定繼續重用這位長人,結果祖巴茨沒有辜負他的期望,4場比賽抓下19個進攻籃板,場均12.8分11籃板。

但在他受傷缺席後的第五戰,快艇擊敗了太陽;他在場上時並沒能阻止艾頓(Deandre Ayton)在場上肆虐,因為兩人實際上沒有機會對位。反倒是他的身軀成為了隊友在進攻路徑上的負擔,快艇的外線持球者不得不挑戰一個壅擠的禁區。

事實上是快艇的小陣容,弄得布克和保羅非常不舒服,兩人的命中率都在4成徘徊,但是他們在少了主將後進攻容錯率下降,喬治作為第二球星及格、但扮演大當家並不能讓人滿意,最終他們在前四場都有機會贏的比賽中,只拿下了一場,從而輸掉了系列賽。

而我們也不要忘了,艾頓本季在季後賽發揮最糟的一場就是首輪G6,退無可退的湖人上半場讓加索(Marc Gasol)伺候他,下半場打完全的小球,讓詹姆斯出任中鋒,讓這位22歲的明日之星在場上毫無存在感,甚至沒有籃板可以抓。

在這個季後賽,甚至前幾年的季後賽已經有很多類似的案例,這當然並不是說公鹿改變陣行他們就能打得更好。原因在於他們並沒有足夠出色的小球球員來替代路洛培茲,或著是波提斯。

洛培斯是密爾瓦基很重要的一個球員,他可以打低位、完成二次進攻、投進三分球、進行掩護、空接得分,這就是他的價值。康諾頓或是福布斯(Bryn Forbes)或許能投射、能從外線切入、也許在換防後更好的對上防守者,但這不意味著他們就是比洛培茲更好的球員。

僅僅因為庫里和杜蘭特在外線投射上更優秀,我們就能說他們是比詹姆斯更好的球員嗎?顯然不。

同理,公鹿對於洛培茲的依賴在於他確實是球隊中第四好的球員,雖然他看起來在對高階小球不太適應,但少了他密爾瓦基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人來補上這些元素,比如說:籃板、護框、禁區得分、卡位等等。 

然而,就算我們不參照其他球隊的案例,只看公鹿本季在季後賽打的18場比賽,決勝節他們使用小陣容的效果似乎也比他們維持先發陣容要來的好。

當談到談到洛培茲錯位換防到保羅時,哈樂戴說:「我認為布魯克的防守非常好,但這就是CP的能力。」但能力是相對的,他在說這話的同時,也默認了僅僅在這組對位上,保羅的進攻能力大於洛培茲的防守能力。

蒙蒂·威廉斯(Monty Williams說:「我認為他(保羅)做出了正確的判斷,對手進行了大量換防,當他開始命中投籃,當他處於那種模式時,我們就是要給他餵球。....我們只是等待時機,在創造錯位機會後,盡可能地拉開場上空間。」

改變輪換、分配洛培茲的時間,讓球隊因應場上形勢去調整陣容,是不是對公鹿來說更正確的比賽方式?我們不得而知。因為就如前所述,他們沒有太好的替代球員,因此也沒有太多調整空間。也許要等到賽季結束後,才能有比較好的證明。可是前面的比賽已經給了他們一些參數,在沒有更好的答案之前,他們得去試一試。

從殘酷西區脫穎而出的球隊,可不像他們之前在東區遇到的對手一樣,當你給了機會,對手就是直接打穿,然後揚長而去。

公鹿得做好準備,他們在這一個系列賽中本來就是實力劣勢的一方,太陽的陣容深度.比他們廣,決勝陣容又更勝一籌,他們沒有任何閃失空間。

🔥更多最新 NBA 精選好文:

該不該選Cade Cunningham?活塞的狀元籤抉擇路口

從砂礫中掏鑽石 盤點近十年來的10位「低選高就」

雖敗猶榮的老鷹,該擔心這位功臣會不會出走⋯

◤運動涼夏季~限時優惠開跑囉◢

👉New Balance 全館55折起

👉adidas 夏季優惠77折

👉NBA 一觸即戰 全館結帳滿3000現折300

👉Reebok 訓練一夏 滿1299結帳75折

奧運相關影音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