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延任體育專員 政策再遇熱議 楊德強談啟德、大球場、總會管治

·9 分鐘文章

【體路專訪】香港大球場的去留近日成為城中熱話。剛續任體育專員一年的楊德強接受專訪時指,大球場在七人欖球賽及港足賽事等移師啟德體育園後必須重新定位,轉型為運動場與其他場地互補不足,反問「大球場還剩甚麼比賽呢?基本上就是沒有」。他強調「絕對不用擔心」當局會因而拆卸灣仔運動場,惟體育園有機會比原定合約列明的2023年7月底完工日期稍延遲數月落成,同時稱現階段難以避免部分體育總會偶爾出現管治問題,冀政府、港協暨奧委會及公眾一同監察。

政府早前向灣仔區議會遞交改建香港大球場的建議文件,被傳媒報道後旋即受到廣泛關注。當局擬在大球場加設標準400米跑道、將其改成公眾運動場,並縮減現時的4萬個座位至9000個。雖然足總主席貝鈞奇等力挺計劃,但仍惹來不少球迷及體育界人士質疑。楊德強接受專訪時解釋,現時全港具有標準跑道的運動場不足,尤其港島區只有灣仔運動場及小西灣運動場,難以應付舉辦運動會及田徑訓練的需求:「要解決這個短缺就只有兩個方法,一是加建新場地,二是善用現有場地,前者可以靠『體育及康樂設施五年計劃』,後者就可在啟德體育園落成後將場地重新定位。」

啟德體育園主場館
啟德體育園主場館

他指欖球總會早已決定將國際七人欖球賽移師啟德主場館,國際足球賽及港足賽事亦會改到新球場上演:「這樣大球場還剩甚麼比賽呢?基本上就是沒有。港超球隊都不願意在大球場比賽,主要因為收費比其他場地昂貴,氣氛亦因坐不滿觀眾席而不夠好。」上季港超煞科戰有破紀錄的7082人入場,傑志星將丹恩奴域賽後大讚大球場「與球迷可以親近在一起,感受到球迷的歡呼及支持」。楊德強認為當啟德主場館舉辦萬多觀眾的賽事時,只開放中下層看台亦會相當有氣氛,並再三提到大球場在體育設施發展佈局下必須重新定位:「改建後既可辦田徑賽又可以踢波,功能可與啟德互補。屆時啟德有5萬及5000座位場地,新界東有將軍澳,新界西有重建後的元朗大球場,港島區就有大球場。」

有意見希望大球場重建後加設博物館介紹球場歷史,楊德強指建議可行:「新場地絕對有空間加建博物館或講解體育發展史的地方。」(圖:體路資料庫)
有意見希望大球場重建後加設博物館介紹球場歷史,楊德強指建議可行:「新場地絕對有空間加建博物館或講解體育發展史的地方。」(圖:體路資料庫)

灣仔場必會留下 啟德體育園落成有延?

上屆政府曾提出研究拆卸灣仔運動場以擴建會展,當局今次提交改建大球場計劃令外界擔心會趁機重推這個被體育界極力反對的建議,但楊德強直言「絕對不用擔心」:「當時的反應比較強烈,所以今屆政府好早已講過連研究都不會做,加上我們要重建大球場是增加設施而非取代,完全無計劃拆卸灣仔場。」

我們要重建大球場是增加設施而非取代,完全無計劃拆卸灣仔場。

體育園佔地28公頃。圖為工地今年4月底時的情況。(圖:體路資料庫)
體育園佔地28公頃。圖為工地今年4月底時的情況。(圖:體路資料庫)

楊德強一再強調改建大球場緣於啟德體育園能提供一個全新的主場館,目前場館已興建至約5層樓高,預料年底可展開上蓋工程。雖然距離落後限期尚有兩年,但楊德強未敢輕言對進度感樂觀,透露工程於過去兩年遇上不少困難:「例如項目開始的2019年,大家都知是香港比較多事的一年,2020年到現在又有疫情,整個團隊都很努力地盡量不讓這些事影響進度,但有些外在因素的確是控制不同。」

他透露鋼材供應於去年初曾因武漢封城而受影響,其後製造及運送鋼架組件又遇上內地收緊隔離政策及限電令,不斷出現非一般情況:「過去這兩年及未來一年多都一定會盡力去追這個進度。其實進度也是可以的,目標是2023年底完工,我們必定會積極推進,但不敢說會百份百無阻滯。」根據政府前年4月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啟德體育園有限公司需在合約開始的54個月內,亦即是2023年7月31日完工。若有任何工程延誤,公司須繳付每天430萬元的違約賠償金。

對抗疫情難度大 主動提運動員隔離可訓練

佔地28公頃的啟德體育園公眾諮詢、撥款、招標到動工,全部都在楊德強任內發生。7月踏入60歲的他原本已達公務員退休年齡,早前因東京奧運延期獲政府以公務員條款延任4個月,近期再轉成合約制、續任一年至明年10月。回顧過去5年多,他坦言遇上不少挑戰,除了啟德體育園外,由甫上任被質疑公務員身分是「換湯不換藥」,到爭取不同政策撥款、康體設施五年計劃,以至近兩年的疫情均有不同程度的難度。

理文完成亞協盃分區決賽從烏茲別克返港,隔離期間亦有保持訓練,到上周五作首課隔離後的正式操練。(AFC圖片)
理文完成亞協盃分區決賽從烏茲別克返港,隔離期間亦有保持訓練,到上周五作首課隔離後的正式操練。(AFC圖片)

說到疫情,經歷近年半的賽事取消潮後,多項在本地舉辦的大型賽事陸續上演,包括5月的場地單車國家盃、6月的亞協盃分組賽及上月的香港馬拉松等,羽毛球、劍擊及乒乓球等不同項目的港將近日亦陸續出外比賽。然而受制於本地的防疫措施,運動員回港後大多仍要接受14至21日隔離。楊德強指,運動員在隔離期間仍有機會訓練,並以何詩蓓去年底參加國際游泳聯賽後回港時,「幾乎每日都可以去泳池練水」為例,解釋當局為港將安排的豁免:「我們在他們回來後會因應情況,例如比賽的『隔離泡泡』安排、有否運動員因參賽染疫等,認為合適便會安排他們隔離期間外出訓練,像近期的欖球隊、理文及U23港足亦是同樣做法。」

我們在他們(運動員)回來後會因應情況,認為合適便會安排他們隔離期間外出訓練。

雖然近日有免檢疫機師回港後確診,衞生部門及專家均稱應收緊豁免,但楊德強強調運動員與免檢疫人士情況不同:「運動員一樣要住隔離酒店,頭數天亦不能外出,要到確定陰性檢測結果才可以外出訓練,所以與機師的情況絕對不同。」他亦指一旦疫情持續將維持這行之有效的訓練安排。

楊德強去年多次代表政府出席帳委會聆訊及民政事務委員會會議。(圖:體路資料庫)
楊德強去年多次代表政府出席帳委會聆訊及民政事務委員會會議。(圖:體路資料庫)

總會管治已有規矩 舊人需摒棄舊思維

體育總會管治問題近年亦成為大眾關注的議題之一。足球、游泳、空手道以至近期的排球總會等不時傳出不同問題,當中足總及泳總更被審計報告大篇幅羅列不足,及後再被立法會帳委會嚴辭批評。去年有份出席帳委會聆訊的楊德強坦言,多個總會現正處於由過往業餘過渡至專業管理的階段,跟從公司條例註冊之餘,亦在廉政公署及平機會等機構協助下制定多項守則,但在管治思維上仍有大量進步空間:「有些人士心態或思維可能還是用多年來的舊方式處理問題,所以即使已有規有矩,但在人的執行上仍要因應新形勢而改變。」

有些人士心態或思維可能還是用多年來的舊方式處理問題,執行上要因應新形勢而改變。

楊德強早前評論排總最近的會籍風波時,曾不點名指有總會做法有值得斟酌的地方,惟不能就單一事件就認為所有總會都有管治問題。今次再被問及風波時,他稱了解到排總已就事件諮詢法律意見,會交由總會及屬會處理,但同時指有總會偶爾出現問題或難以避免,最重要是相關人士本身有守法意識:「有些我處理過、甚至被傳媒報道或上過帳委會的投訴,固然是總會做得不好,但有時候只是程序上做得未夠盡善盡美而被人詬病。至少他們不是罔顧所有法則、偏私或不公正,便由我們幫他們做好。」

他強調政府、港協暨奧委會、傳媒及公眾監察非常重要,當中港協暨奧委會在審計報告後已成立「體育總會機構管治小組」,審視60多個政府資助總會的入會、選舉及運動員選拔制度,預計5年內完成檢討及落實改善建議。

展望未來工作,楊德強形容對抗疫情將是一大挑戰,尤其平衡防疫需要及維持運動員狀態,以及盡量留著有潛質的年青運動員:「很多人都擔心青少年運動員會出現斷層,因為體育學院曾作封閉管理,當時年青運動員不能練習,同時學界賽事又取消,青年人參與運動的機會的確減少不少,長遠要留意這個情況。」

甚麼身份不重要,甚麼身份都會支持運動發展。

更長遠的2025全運將破天荒由粵港澳合辦,楊德強指暫時仍未有三地商討的具體細節透露,惟港府會爭取主辦羽毛球、劍擊、乒乓球、場地單車、滑浪風帆及足球等賽事:「因為香港場地支援到,市民又鍾意看。但要三方面再商討,甚至不一定一項在一個地方舉辦,現時大灣區交通都非常方便。」今次延任僅續一年,惟啟德體育園落成、巴黎奧運及粵港澳全運等都在其約滿後才實現。被問到會否希望續以體育專員身份見證,楊德強笑言甚麼身份實不重要,「作為運動愛好者也一定樂意見到,以及支持運動發展。」

圖、文:麥景智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專訪】延任體育專員 政策再遇熱議 楊德強談啟德、大球場、總會管治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