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排球・專訪】缺資源欠天份自比「山區兒童」 景嶺無私精神寫自強故事

學界排球,女排,學界港九區,景嶺書院
學界排球,女排,學界港九區,景嶺書院

【體路專訪】談起「山區兒童」,難免聯想到偏僻地區的貧窮與落後,在香港這個相對富裕的現代化社會或難有共鳴;但當把這個概念套用在學界排球上時,形容頓時變得容易理解。在競爭最激烈的港島及九龍D1女子組賽事,景嶺書院就自比為缺資源、欠天份的「山區兒童」,不過三歲未定八十,小妮子藉著努力與無私奉獻的精神,寫下了學界排球的黑馬故事。誰說只有知識改變命運?排球,同樣可以改變命運。

學界排球,女排,學界港九區,景嶺書院
學界排球,女排,學界港九區,景嶺書院

如果近年有留意學界排球D1組賽事,相信不會對連續兩年打進4強的景嶺女排感到太陌生,但同時亦未至於會有太多認識,畢竟連續兩年殿軍的成績未有為她們帶來太多的關注度。不過進佔前列並非一步登天,景嶺女排的故事,始於13年前請來鄭偉豪執教。時為香港排球代表隊主攻手的「豪仔Sir」接手景嶺女排後,第一課練習便為他留下深刻印象:「吓?為甚麼無人來練波?」那一課練習,出席的學生最終只得8人,護膝與排球鞋同樣欠奉,這位新任教練道:「起初真的很不專業,第一年打學界D2組比賽全敗。對上較厲害的學校時,隊員落場前臉是青色的。試過輸3:25、5:25,無辦法,因為真的不懂得打球。」

學界排球,女排,學界港九區,景嶺書院
學界排球,女排,學界港九區,景嶺書院

「山區兒童」間的無私扶助

「豪仔Sir」把球隊比喻為「山區兒童」,沒有嘲諷的意味,純粹因為景嶺校舍在山上,以及球隊人材、資源對比起其他學校較為匱乏。但當景嶺女排投入時間與汗水訓練,逐漸建立球隊文化,她們發現自己也能夠走出那座山頭,與市區的學校一爭長短,這些年來慢慢從D2下游隊伍變成中游,繼而變成爭標分子,經過連續幾年的總成績亞軍或季軍,終在2014/15學年以總冠軍的成績升上D1組。然後她們未有成為「升降機」,這幾年開始更在D1組中上游徘徊,景嶺女排又再發現,對上厲害的球隊時不會再臉發青,她們一樣有周旋的空間,同樣有站上頒獎台的能力。

圖:體路資料庫
圖:體路資料庫

努力之外,景嶺女排獲得「豪仔Sir」大讚的,還有球員的無私精神。「她們每一個人都無私,永遠視別人比自己更重要,往往先顧隊友的感受,這是她們最可貴的地方,甚至比有天份、聰明更重要。」或者「山區兒童」這個代名詞予人的感覺是需要援助,但這隊將軍澳區的「山區兒童」卻是以無私精神彼此幫助,「豪仔Sir」透露師姐往往都十分照顧師妹,比如在畢業後回校擔任助教,甚至自掏腰包購買護膝等用具給經濟拮据的師妹。

學界排球,女排,學界港九區,景嶺書院
學界排球,女排,學界港九區,景嶺書院

其中一種無私的體現是,「豪仔Sir」今學年因工務而未能繼續執教鞭,昔日協助景嶺升上港九D1組的舊生林燕儀二話不說就接過「熨手山芋」,在母校正式展開教練生涯。這位還在就讀大學的「菜鳥」教練要追上「豪仔Sir」殊不容易,D1組學界賽的對手教練資歷亦遠較她深,部份甚至是其昔日的教練或現役大學校隊教練,燕儀直言戰戰兢兢,但仍願意接受挑戰:「球隊現在的中六學生,就是我讀中六時的中一師妹,跟她們還有聯繫,實在不忍心看到透過外展計劃找來其他教練接手,因此即使大壓力,我也希望當她們的教練。」

左起:教練林燕儀、前教練鄭偉豪、助教李嘉澄
左起:教練林燕儀、前教練鄭偉豪、助教李嘉澄

舊生換角色回饋母校

燕儀曾在C Grade打學界賽時失落冠軍得第二名,間接令學校失去升班D1的資格,直至中六協助景嶺正式升上最高組別,她形容如登上珠穆朗瑪峰一樣。來到今天,一山還有一山高,她換了個角色帶領景嶺女排,面對球員的角色從以往的隊友變成教練,適應過程除了不斷向「豪仔Sir」諮詢,亦幸有另一舊生助教「阿橙」李嘉澄從旁協助:「『阿橙』在畢業後立即返回景嶺當助教,認識全部球員的性格,令我很快就能熟悉球隊。工作上我會專注練習及技術訓練,『阿橙』則負責隊務,我們兩人合體就變成一個鄭偉豪。」

黃曉恩(左一)及許靜為景嶺女排的核心
黃曉恩(左一)及許靜為景嶺女排的核心

新人事不一定就需要新作風,至少景嶺女排無需花時間去砍掉重練,「豪仔Sir」的作風及「德政」由燕儀沿用,包括隊衣背後的標語「One Team, One Family, One Mission」,以及過往的晨操訓練。兩位A Grade主將許靜及黃曉恩透露:「除星期一外,球隊幾乎每天早上都有約半小時的晨操,大家互相合作安排練習內容,針對彼此的弱點改善。」沒有教練在場督促,學生仍然心甘命抵早一點起床回校訓練,大概因為她們真的很喜歡排球,還有,在每一個低潮中,隊友彼此扶持與鼓勵,令她們能夠堅持走到今天,「好難維持每天都這麼早起床,不過大家即使睡遲了都會盡量趕回來。」兩人認為晨操百利而無一害,除了提升球技外,對學習亦有幫助:「過往沒有晨操時,睡醒就回校上課。現在上堂前先做一會運動,反而令人更清醒,不但沒有影響上課,還會在堂上更精神。」

景嶺女排除周一外每天早上都有晨操,操練前後均會自拍,練習後的自拍往往較練習前影的相片多人(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景嶺女排除周一外每天早上都有晨操,操練前後均會自拍,練習後的自拍往往較練習前影的相片多人(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學業繁重時仍願意投入更多時間練習,全因景嶺女排並未滿足於三三四四的成績,即使強敵環伺,仍望能一同衝擊冠軍。獎盃以外,排球令景嶺女排這班「山區兒童」有更強的身份認同、過程中建立信心,以致培養出無私的團隊精神,她們或許真的輸在起跑線,但過程中的收穫絕不會比城市中長大的同齡學生來得少。

學界排球,女排,學界港九區,景嶺書院
學界排球,女排,學界港九區,景嶺書院

圖、文:何子淵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