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冷知識】奧運選手是與生俱來,還是後天培養?

·6 分鐘文章

奧運會舉行之際,選手們都奮力爭取好成績。大自然似乎會給某些人賦予特別的身體,他們可以打破記錄並贏取獎牌。然而,世事無絕對。

當您看到奧運選手的身體時,可能會想知道他們的身體是後天訓練塑造,還是與生俱來。選手是否要具備某些身體特徵才能贏得冠軍。我們看著運動員時,經常會評論他們的身體,或試圖解釋游泳選手贏得許多獎牌的原因,例如他們的手臂較長或背部較寬。對於每項運動,選手的體形和身體構成都不同。體形即是身高、肢體直徑、手臂或腿的長度;而身體構成則是骨質密度、體重、脂肪、肌肉及其優勢傾向,或身高體重比例等。這些因素都會影響運動成就。

俄羅斯選手伊蓮娜·伊辛巴耶娃 (Yelena Isinbayeva) 在 2012 年倫敦奧運會撐竿跳決賽前。相片:FRANCK FIFE / AFP / Getty Images
俄羅斯選手伊蓮娜·伊辛巴耶娃 (Yelena Isinbayeva) 在 2012 年倫敦奧運會撐竿跳決賽前。相片:FRANCK FIFE / AFP / Getty Images

攝影師霍華德·斯洽茲 (Howard Schatz) 為冠軍運動員拍攝了 125 張相片,這些相片彙編在《運動員(Athlete)》一書中。從這些相片可以清楚看到,體形視乎運動種類而定。一些研究人員指出,身體會隨訓練而發展,這就是為什麼肌肉組成在力量主導的運動中佔優,而在長跑運動等帶氧運動中,運動員的體脂會較少且身高較矮,但腿較長。身體技能取決於身體所需;有些運動需要大量協調,例如在空中旋轉或在橫樑上保持平衡;有些則需要長距離奔跑,或與另一名夥伴進行快速協調的動作。

澳洲選手貝琳達·霍金 (Belinda Hocking) 於 2016 年 8 月 11 日在里約熱內盧奧林匹克體育場參加 2016 年里約奧運會的 200 米背泳項目。| 相片:FRANCOIS-XAVIER MARIT / 法新社透過 Getty Images
澳洲選手貝琳達·霍金 (Belinda Hocking) 於 2016 年 8 月 11 日在里約熱內盧奧林匹克體育場參加 2016 年里約奧運會的 200 米背泳項目。| 相片:FRANCOIS-XAVIER MARIT / 法新社透過 Getty Images

對於游泳運動員來說,軀幹形狀非常重要,當中包括長度和周長;在相同速度下,即使運動員的身高、質量和身體表面積相同,其上身體形亦會影響水動力阻力(Papic & Sanders)。手臂較長的游泳運動員有更大的推進力,因此他們移動得更快。在他們的身體構成中,肌肉組成佔優,但某些運動需要運動員具備高而苗條的體形。

但多年來,運動員的體形已改變。例如,一項分析 1996 年至 2016 年間體操運動員特徵的研究顯示體操運動員的身體尺寸和體形的變化 (Atikovic, Anthropometric Characteristics of Olympic Female and Male Artistic Gymnasts from 1996 to 2016.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rphology 2020)。

明顯的轉變

圖片標題:美國體操運動員多米尼克·莫恰努 (Dominique Moceanu) 在 1996 年佐治亞州亞特蘭大夏季奧運會參加平衡木項目。(相片:Jim Davis / 波士頓環球報透過 Getty Images)

圖片標題:美國體操運動員多米尼克·莫恰努 (Dominique Moceanu) 在 1996 年佐治亞州亞特蘭大夏季奧運會參加平衡木項目。(相片:Jim Davis / 波士頓環球報透過 Getty Images)
圖片標題:美國體操運動員多米尼克·莫恰努 (Dominique Moceanu) 在 1996 年佐治亞州亞特蘭大夏季奧運會參加平衡木項目。(相片:Jim Davis / 波士頓環球報透過 Getty Images)

體操運動員的體形通常較嬌小,這讓他們更易於保持平衡及在跳馬上轉身。他們的重量雖然較輕,但力量很大。女體操運動員的身高和重量隨年有所增加,分別上升了 42.4 厘米和 5.77 公斤,但男體操運動員則沒有改變。值得注意的是,參加奧運會的年齡也有所提高,女性年齡增加了 4.02 歲,而男性年齡則增加了 2.5 歲。

更多【奧運.冷知識】:

體操運動員的身體已轉變成能夠完成現今的壯舉。他們的體形嬌小,但手臂和軀幹的肌肉發達,能夠在所有跳馬上表演和協調、在橫桿上轉身,或在地面上推進自己。過去的美感標準與現今的體形並不相符。身體標準不同,正如奧運冠軍西蒙·拜爾斯 (Simone Biles) 說:「今天,我不會再追逐美感標準,以及那些未能達到他人期望的有毒挑釁文化,因為不應有任何人告知你什麼是美感或何謂沒有美感」(Shape 採訪 2020 年)。

美國選手西蒙·拜爾斯於 2019 年 10 月 13 日在德國斯圖加特舉行的第 49 屆藝術體操世錦賽上參加平衡木項目 (相片:Ulrik Pedersen / NurPhoto 透過 Getty Images)。
美國選手西蒙·拜爾斯於 2019 年 10 月 13 日在德國斯圖加特舉行的第 49 屆藝術體操世錦賽上參加平衡木項目 (相片:Ulrik Pedersen / NurPhoto 透過 Getty Images)。

圖研究亦包括賽跑運動員的身體特徵,當中指出帶氧能力、身體構成、大腿長度、無氧閾值、跑步效率、能量消耗和步幅都會影響表現。長跑運動員具有低體脂、高瘦質量和低腿質量,以及較長的腿,令跑步效率更高。競步運動員亦會視乎比賽距離而有所差別;與 50 公里項目相比,參加 20 公里項目的運動員的肌肉質量更高、體脂更高和周長較長。

加拿大選手安德烈·德格拉斯 (Andre de Grasse) 和牙買加選手尤塞恩·博爾特 (Usain Bolt) 參加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奧林匹克體育場舉行的 2016 年里約奧運會 200 米半決賽。(相片:Ian MacNi / Getty Images)
加拿大選手安德烈·德格拉斯 (Andre de Grasse) 和牙買加選手尤塞恩·博爾特 (Usain Bolt) 參加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奧林匹克體育場舉行的 2016 年里約奧運會 200 米半決賽。(相片:Ian MacNi / Getty Images)

在團體運動中,每項運動的身體構成都不同,且根據團體中的角色位置而定。在排球運動中,精準和力量都很重要,因此需要反應快和有力量的運動員。研究發現,培訓應持續進行評估,從技術、戰術和技巧方面監察跳躍。因運動的特殊性,相比足球運動員,籃球運動員更高、身體直徑更長、身體體積和質量更高,且體脂更多。

每項運動的身體 (和訓練)

人體測量學特徵一直受到監察,尤其在選擇未來冠軍選手時,因為某些作者提到形態特徵會影響成功 (Akşıt et al., 2017; Atikovic, 2020; Masanovic et al., 2018)。

要記住,身體發展不僅與訓練有關,亦需要結合生理和身體特徵,還有遺傳、營養和社會文化因素。

我們必須考慮到,所有運動項目都需要多年的訓練和練習,而某些運動,例如體操,需要很早期便開始。運動的成功取決於針對性的訓練、組織、個人對訓練計劃的適應性、比賽經驗、推動力和心理因素,並結合有助提高表現的體形和體型。訓練可促使身體能力的發展,具體取決於運動的強度、速度、力量、帶氧耐力、心理運動速率、協調性和靈活性。而最重要的是,在相似甚至不同的身體,技術有時可能是致勝關鍵

米高·菲比斯 (Michael Phelps) 就是後者的一個例子,他具備游泳運動員的所需特徵:身材、臂長、柔韌度極高。 但他亦有一種技術,讓他不僅在游泳時有更大推進力,而且能在入水和轉身時於水底提升踢腿的推進力。他的軀幹和頭部保持固定,雙臂伸直,腰椎下的軀幹與下肢配合,進行海豚踢的起伏動作。

美國游泳選手米高·菲比斯 (Michael Phelps) 在倫敦奧林匹克公園參加 2012 年倫敦奧運會 200 米蝶泳項目 | (相片:FRANCOIS XAVIER MARIT / 法新社 / GettyImages)
美國游泳選手米高·菲比斯 (Michael Phelps) 在倫敦奧林匹克公園參加 2012 年倫敦奧運會 200 米蝶泳項目 | (相片:FRANCOIS XAVIER MARIT / 法新社 / GettyImages)

有時,我們可能會認為體形最重要,但在同類運動中,相同的奧林匹克運動員仍會存在差別。基因在這方面和某些生理特徵發揮重要作用。體形非常重要,但我們亦要緊記,身體沒有好的技術便不會贏,沒有身邊人的推動力和支持就會面臨障礙。 當西蒙·拜爾斯被問到如何能夠有這樣的成就時,她說:「不要放棄,同時寫下自己的目標。經常在早上起床,做些自己喜歡、熱愛的事情。」

運動員是天生的,亦須後天努力,所有因素結合才能讓運動員站在領獎台。

免責聲明:奧運、奧林匹亞、奧運五環、奧運格言Faster Higher Stronger及相關標章與吉祥物為國際奧委會、東京奧委會或其相關機構所擁有。本網站與上述該等機構並無任何贊助或合作關係。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