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冷知識】紅色胸罩開好運!精英運動員都迷信嗎?

·6 分鐘文章

自從人類進入競爭時代以來,體育與迷信總是並存。但運動員沉迷於幸運儀式的原因是什麼?沉迷到什麼程度?讓我們走進這些運動員的幸運符和幸運內衣的魅力之旅。

撰文:Olivier Saretta

有些運動員直至死一刻都要穿著相同內衣。有些則寧願切掉一條腿,也絕不會以錯誤的次序穿鞋子。有些會佩戴幸運符,有些會很擔憂襪子反轉,有些是顏色戀物狂,亦有些是數字八號的信徒。任何對精英運動員密切關注,甚至稍微關注的人都會看過一些體育界高層進行這些小儀式來祈求好運。而你會不禁留意到,他們在這些小儀式中做得非常出色,我意思是,真正的專家!

曲棍球運動員兼匹茲堡企鵝 (NHL) 隊長希尼·克羅斯比 (Sydney Crosby) 從未在出賽日致電母親。 REUTERS/Hans Deryk (CANADA)
曲棍球運動員兼匹茲堡企鵝 (NHL) 隊長希尼·克羅斯比 (Sydney Crosby) 從未在出賽日致電母親。 REUTERS/Hans Deryk (CANADA)

拒給母親打電話

例如,曲棍球運動員兼匹茲堡企鵝 (NHL) 隊長希尼·克羅斯比 (Sydney Crosby) 從未在出賽日致電母親,只因他有一次在致電母親後的比賽中掉了兩隻牙。另外,乘坐巴士外出時,每當駛過火車軌道,他們都會抬起腳。著名足球教練喬瓦尼·特拉帕托尼 (Giovanni Trapattoni) 定會在球場上潑灑大量聖水,才開始比賽。前曼聯隊長里奧·費迪南德 (Rio Ferdinand) 也親身承認自己受制於一系列儀式。他出場前總是跳過邊線,且出賽當日從不穿著內衣。他在切爾西的對手約翰·特里 (John Terry) 已超過 12 年沒有更換護脛。

這是個別例子嗎?不是,運動心理學家兼雷恩高等師範學院研究員 Manon Eluère 就這個問題共同發表了一個很精彩的研究*。「精英運動員的迷信程度確實高於平均水平。」她確定說。「此外,於 1980 至 1990 年代進行的研究顯示,迷信儀式的數量會隨競爭性增加。 這種依賴源於體育本身的不可壓縮性和不可預測性。運動員迷信儀式的傾向可以解釋為他們需要控制不確定性和焦慮,甚至危險情況。職業運動的情況更嚴重,因為比賽次數會隨專業水平而上升。即使勝利主要取決於內在質素和技術,但隨機和偶然性因素總會存在。對於這些因素,你無法控制,但亦想控制。」

拿度 (Rafael Nadal) 的「水樽儀式」,為人津津樂道。(Minas Panagiotakis/Getty Images)
拿度 (Rafael Nadal) 的「水樽儀式」,為人津津樂道。(Minas Panagiotakis/Getty Images)

排列水樽角度

在追求精湛表現方面,運動員拉斐爾·拿度 (Rafael Nadal) 有自己的一套方法。這位無可爭議的網球場之王每當出賽都會進行相同的儀式,這個習慣與其出色的擊球同樣聞名。每次發球前,他都會有系統地整理一下頭髮、檢查襪子高度,並「在自己的腳,從椅子前方到左腳,將水樽一個接另一個地斜角向著球場排列」,正如他自己描述那樣。再沒有偶然情況發生。甚至是他在發球前拍球的次數。是時候讓心理學家解釋一下:「如果拿度拍球十六次,而非十五次,不一定是因為迷信,而多數是比賽前的例行習慣。這些行為的主要目的是集中注意力,雖然這看起來有點古怪。」

紅色胸罩、內褲和吊飾

這位馬略卡島人完全同意這個解釋。在去年由贊助他的保險公司 MAPFRE 發佈的影片中,網球場之王解釋說:「人類需要例行習慣,以及重覆做相同事情,以獲得安全感。我非常有條理地對待我認為重要的事情。我在每場網球比賽開始前的習慣都一樣。我嘗試每日重覆做這些相同的事。這讓我相信事情進展順利,能帶來信心和令我安心,或至少我在盡力讓事情順利。」 在獲得 20 次大滿貫勝利後,包括在羅蘭加洛斯的 13 次勝利,他的成功秘訣似乎非常有效 (即使將水樽與椅子垂直排列及保持專注之間好像沒有很大關聯)。

更多【奧運.冷知識】:

如果將先穿右襪和佩戴幸運符等某些迷信儀式視為經典並列入史冊,然後仔細研究有關行為,就會發現教育對這些儀式的發展佔了重要的位置。Manon Eluère 在研究職業女排球隊時得出了這個結論。「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儀式必定是來自巴西的一位運動員。紅色對這名運動員有特殊力量。她自小就有這個信念。她小時候打嗝時,媽媽就會給她一條紅繩。她會用手指摩擦紅繩,然後將其貼在額頭上治療打嗝。自此,這種顏色一直跟著她。在每個賽季開始時,她都會購買紅色胸罩、內褲和吊飾。她堅信這種顏色的力量,對她來說很清楚。」

有運動員相信紅色胸罩、內褲和吊飾,帶來特殊的動力。 Getty Images
有運動員相信紅色胸罩、內褲和吊飾,帶來特殊的動力。 Getty Images

頭帶的力量

心理學家得出的另一個結論是,運動員的國籍亦會影響他們對迷信的看法。「我們關注的運動員與他們對迷信的看法,有很強的文化關聯。法國女性與她們跟從的儀式之間存在一定距離。她們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並非完全理性,並且傾向將其視為有趣的事情。」 他們的美國對手顯然沒這麼清醒。「他們拒絕將儀式視為迷信。對他們來說,努力才會有成果,很難說是運氣。因此,在他們的角度,一切都與建立心理狀態的必要性有關。他們確實沒有意會到某些習慣本質是非理性的。例如,其中一位運動員告訴我,她在比賽時總是戴著同一條頭帶。有一天,她戴了另一個頭帶,比賽便輸了。她從此沒有再戴這條頭帶。但她依然堅稱自己並非迷信。

美國運動員普遍否認迷信,亦可解釋為迷信儀式和賽前習慣之間的界線通常很模糊。」Manon Eluère 解釋說。公眾似乎不會混淆兩者。根據 2014 年進行的 CSA 調查,23% 法國人認同他們迷信。但了解這個現象不一定能令你免疫。「當我自己打排球時,我也有些小儀式,一些我每日仍然會做的事情。」心理學家承認。「例如,我經常先穿著右襪,但如果我忘記了,我會解開鞋帶再穿一次。老實說,做這項研究只是堅定了我進行儀式這種行為,我甚至加了一些新儀式。」 從閱讀這篇文章,到決定每次比賽時穿著相同內衣,是很簡單的一步。

*《迷信、文化和體育,信仰和合理化之間。法國職業女子排球隊員的探索案例研究。(Superstitions, cultures and sports, between beliefs and rationalizations. The exploratory case study of a team of professional women volleyball players in France)》Les Cahiers Internationaux de Psychologie Sociale 2017/1 (Number 113)

免責聲明:奧運、奧林匹亞、奧運五環、奧運格言Faster Higher Stronger及相關標章與吉祥物為國際奧委會、東京奧委會或其相關機構所擁有。本網站與上述該等機構並無任何贊助或合作關係。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