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冷知識】運動員比賽前做愛會影響表現嗎?

·6 分鐘文章

奧運會舉行期間,各國選手都準備十足,期望在賽事中發揮最佳水準,但比賽前進行性活動究竟對運動員的表現有多大影響?有些人認爲有正面影響,有些人則持相反觀點。讓我們從科學的角度來解答這個問題。

撰稿:Soledad Echegoyen Monroy / 運動專科醫生

奧運選手準備十足,期望在賽事中有最佳表現,但比賽前進行性活動究竟對運動員的表現有多大影響?(圖片:Getty)
奧運選手準備十足,期望在賽事中有最佳表現,但比賽前進行性活動究竟對運動員的表現有多大影響?(圖片:Getty)

您可能也曾想過,奧林匹克運動員是否過著正常的生活。您認爲這些發揮傑出運動表現並看似超人的運動員們,在其他情況下也和一般年輕人一樣嗎?我們問過自己的問題包括:性活動會影響運動員的表現嗎?運動員在比賽前是否要暫停性活動才能有傑出的表現?

現今,大多數的教練會按照傳統建議他們的運動員在比賽前不要發生性關係,但有沒有理據支持這建議嗎?

自古以來,在希臘和羅馬,人們認為賽前有禁慾的必要,因為身體和精神之間必須進行交流。為了確保表現,運動員應該在比賽前好好休息,不要從事會分散注意力的活動。這建議多年來屹立不搖。許多教練認為有必要禁慾,因為性活動會消耗精力體力,而且如果是男性,射精會降低睾丸激素,從而導致攻擊力和肌肉力量的下降。穆罕默德·阿里(Mohammad Ali) 曾經說過,他需要在比賽前禁慾六週,因為這會增加他的攻擊力。

是迷思還是事實?

作為一名運動專科醫生,我有幾年時間曾在一支大有潛力的墨西哥職業足球隊工作。我記得教練們甚至會在英超球隊集合期間,建議球員們禁慾,而在比賽前,球員們的房間也會被禁止訪客。

另一邊廂,在 1972 年慕尼黑奧運會上獲得 800 米金牌的中距離田徑運動員戴夫·沃特爾 (Dave Wottle)和在 1992 年阿爾貝維爾冬季奧運會下坡賽中獲得金牌的高山滑雪運動員 Kerrin Lee Garnet 均表示自己的勝利部分歸功於賽前的性活動。

1972 年 5 月 2 日,前世界重量級冠軍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和加拿大冠軍喬治·楚瓦洛(George Chuvalo)在英屬哥倫比亞省溫哥華舉行的 12 輪比賽中交鋒。大會一致決定阿里獲勝。 穆罕默德·阿里(Mohammad Ali) 曾經說過,他需要在比賽前禁慾六週,因為這會增加他的攻擊力。  (Photo AP)
1972 年 5 月 2 日,前世界重量級冠軍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和加拿大冠軍喬治·楚瓦洛(George Chuvalo)在英屬哥倫比亞省溫哥華舉行的 12 輪比賽中交鋒。大會一致決定阿里獲勝。 穆罕默德·阿里(Mohammad Ali) 曾經說過,他需要在比賽前禁慾六週,因為這會增加他的攻擊力。 (Photo AP)

在近期的奧運會上,例如 2012 年倫敦奧運會,國際奧委會向運動員派發了 150,000 個避孕套,而這促使 CNN 發表了一篇特別報導,報導中有行政官員、運動員和醫生對這一事件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們宣稱性行爲有助於放鬆以及達到肉體上的滿足,並讓運動員有地方釋放來自比賽的精神壓力。

他們還提到,這並沒有科學證據,而且性行爲過程中的熱量消耗很少,因此證據似乎是基於軼事經驗。但在醫學領域,我們需要有科學證據才能提出建議。在醫學上,開出治療或鍛煉處方的決定必須基於所謂的證據。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當我們提出建議時,我們必須確保患者或運動員將獲得最大的好處,並且不會產生反效果。要作出決定,證據必須基於科學事實;而且必須是客觀的、可驗證的、可複制和可概括的。因此,證據必須來自嚴格應用科學方法的研究。

更多【奧運.冷知識】:

科學怎麽說?

作為運動醫生,我們有不同的方法來監測和測量所謂的運動表現。您可以測量力量、有氧耐力、反應時間、記憶力、力量、靈活性、睾酮水平、膽固醇和血糖等。

因此,有一些研究已透過測量這些指數來觀察賽前性行爲對運動表現所產生的影響。

Johnson 於 1968 年開始了這類研究(性交後的肌肉表現∗。《性研究期刊》),而 Anshel 也於 1981 年嘗試證明性活動令運動表現產生的變化(性互動對運動表現的影響。《醫生和運動醫學期刊》)。但當時尚未有基礎進行嚴格的臨床科學研究。因此,所進行的研究在設計上存在缺陷且不可概括。要進行系統化文獻回顧和綜合分析,我們必須嚴格審查某個主題的出版物以找出最佳證據。

1992 年 2 月 15 日,星期六,在法國梅里貝爾舉行的女子下坡賽中,來自加拿大的金牌得主 Kerrin Lee-Gartner(中)被其他得獎者包圍。Kerrin 表示,她的成功有部分歸功於她賽前活躍的性活動。(Photo AP / Rudi Blaha)
1992 年 2 月 15 日,星期六,在法國梅里貝爾舉行的女子下坡賽中,來自加拿大的金牌得主 Kerrin Lee-Gartner(中)被其他得獎者包圍。Kerrin 表示,她的成功有部分歸功於她賽前活躍的性活動。(Photo AP / Rudi Blaha)

目前已有兩篇系統化文獻回顧在科學期刊上發表,調查性活動對運動員表現的影響。第一篇是 Stefani 等人對運動表現和性互動相關的出版物進行的搜索。(體育比賽前的性活動:系統化文獻回顧。 《生理學的先驅者期刊》,2016)。研究人員使用問卷調查、血液測量、力量和心血管測試進行研究;研究對象則包括男女運動員。在報告的結果中,沒有足夠的證據顯示性活動對個人和團隊運動中與力量和耐力相關的運動表現產生負面影響, 也沒有任何證據表明與性活動相關的荷爾蒙變化。然而,研究人員指出,研究的運動項目不夠多,而且更重要的是,許多研究缺乏科學嚴謹性,研究設計存在錯誤,且沒有反映現實生活。

第二篇則是由 Soori 等人發表的文獻回顧(賽前性活動和運動表現:系統化文獻回顧。 《應用運動科學年鑑》,2017)報告稱,禁慾組與比賽前 10 小時進行性活動的組之間沒有差異,暗示性活動不會影響表現。他們甚至提到,性活動只被認為是一種輕度到中度的活動,等同於爬建築物的兩層樓梯。 在審查的出版物中,一位作者提到在體育活動兩小時前發生性行為會產生負面影響。但單憑一項研究無法一概而論。

1972 年慕尼黑奧運會男子 800 米決賽,美國的戴夫·沃特爾(右)和摔倒在地的烏克蘭選手葉夫亨·阿爾扎諾夫(左)。沃特爾聲稱他贏得決賽之前有發生性活動。 (AFP via Getty Images)
1972 年慕尼黑奧運會男子 800 米決賽,美國的戴夫·沃特爾(右)和摔倒在地的烏克蘭選手葉夫亨·阿爾扎諾夫(左)。沃特爾聲稱他贏得決賽之前有發生性活動。 (AFP via Getty Images)

兩篇文獻回顧都強調必須考慮到每個運動員的個人因素和習慣,最重要的是,許多運動員希望在這方面可以自由地做出自己的決定。由於賽前性活動是否對運動表現有負面影響的證據不足,且部分結果存在爭議,因此目前無法基於科學證據提出建議。顯然,唯一不受影響的人,只有那些在 10 小時前有過性行為、並且已經習慣了的人。一些研究甚至強調了運動員維持平常性習慣的重要性。然而,儘管迄今為止還沒有公開的科學證據,有些教練還是建議禁慾。

到目前為止,證據很明顯具有爭議性。因為沒有足夠的數據說明對運動表現指數的影響,我們仍然無從得知對運動員的最佳建議是什麼。由於健康非常重要,因此除了身體機能外,還需要進行更多研究,以便提供基於科學證據、並從而顧及健康和表現的醫學建議。你認爲呢?

免責聲明:奧運、奧林匹亞、奧運五環、奧運格言Faster Higher Stronger及相關標章與吉祥物為國際奧委會、東京奧委會或其相關機構所擁有。本網站與上述該等機構並無任何贊助或合作關係。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