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專籃球.專訪】教大女籃期待齊心向前 不完美的畢業句號

(左起:李欣樺、布皓菻)
(左起:李欣樺、布皓菻)

【體路 X Junior】這1年的社會動盪及新冠肺炎疫情,令不少學界賽事被逼取消。與中學學界不同的是,大專賽事是學界生涯的真正尾聲,錯過便不再復返。香港教育大學女籃成員李欣樺(Aidan)及隊長布皓菻(布冧)沒想到去年的大專盃小組賽,竟成為學界生涯的告別戰。未能親手劃下學界生涯句號,猶如一份「爛尾」的劇本,也用不上此前的鋪塾。

教大女籃14位成員之中,今年連同5位正選將有8人畢業離隊,包括在今年坐穩正選席位的李欣樺。Aidan在教大首兩年讀副學士時因未獲得正選,心裡不斷冒出負面想法:「中學比賽可能有1、2個主力便可帶動全隊,大專賽則要靠團隊合作去贏。當時以為自己實力不差,中學都有打過D1,但上到來卻不被重用,那種落差感很大。」後來因為錯過錄取通知,而在第3年未能升讀大學,但她仍會回到球隊擔任助教,帶領比自己年紀更大的師姐時,心理壓力也不斷上升。

苦待4年終坐穩正選 疫情再度施以痛擊

Aidan在第4年重返教大,並在成龍盃首度正選上陣,卻緊張得把戰術通通忘記,顯得心神恍惚,「打完比賽後自己喺度喊,覺得辜負咗教練嘅期望,然後嗰年再冇打過正選。」畢業年的暑假,她意識到再不努力便會浪費光陰,加上今年陣中沒有女甲隊員,因此想證明團隊默契能成為她們的致勝關鍵,「以往是大家傳球給女甲的主力,今年我們就互相鼓勵多出手。當每人都有發揮機會,不再依賴個體,這才算是籃球。」

不過Aidan在暑假遭受肩膊脱臼,最少需養傷3個月,亦錯過成龍盃比賽。養傷期間她仍不忘練習,不斷獨練射球重拾手感,直到在11月的大專盃復出,更重奪正選席位。Aidan在迎戰職訓局及中大兩場小組賽均有上陣,表現亦比1年前大有改進,可惜天意弄人,大專盃最後因疫情而無奈取消。眼見今年的上陣時間去到新高,但仍然不幸地緣盡賽事,「即使前4年情況有多差,但今年是最後一年,因此一定是最失望。今年大家不只再是工兵,亦可以更享受比賽,這點亦十分遺憾。畢業後或會自然地放下興趣,始終要工作而沒時間打球,所以大專生涯對球員是十分寶貴。」

用最美好的距離享受籃球

教大在最近5年只有1次打進大專盃4強,其餘則在第5、6名之間徘徊。隊長布皓菻坦言實力不足是主要因素,其次是心態問題:「以往團隊精神不如今年突出時,有時我們會看不起自己,覺得不夠競爭力,所以決心上總是差少許。今年大家都很想擺脱第6,並會在不同方面共同努力。」球隊改革的關鍵,有很大部分是教練宗銘達在2年前的加入,除了在場上的合作,他在場外亦維繫隊員的關係,「現在的戰術會更全面,每人可用其長處來發揮合作。而且以前我們比賽後很少全隊一起吃飯,今年他託Aidan約大家賽後要叫齊隊員吃飯,彼此關係親密了很多。」

大專女籃的實力分野較大,中游份子要一躍而上不容易,Aidan認為在這個獨特身份,是最能夠享受籃球的位置:「我們了解自己的實力,不會將目標設得太高,但太低又缺乏挑戰性。中段位通常有一定實力,亦都享受到一定的樂趣,不一定要奪冠才會滿足,做到自己的要求都可以是一種成功。」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但以這個意想不到的形式結束,「布冧」仍未想到如何接受現實:「對於失去比賽仍然沒太大實感,始終在身份上仍未正式畢業,還見到隊友們。不過最有感覺的一刻是,見到台灣還有學界比賽,但我們剛開始便完了。」回想5年來的種種經歷,她坦言今年未能帶領球隊走到最後,是學界生涯的唯一遺憾,「若我重獲這些失去的機會,都不會再追求甚麼成績,只是想求個結局。萬一以後都不再打球,那上年的學界便是人生最後一場正式比賽。」

圖:Lampson Yip/Clicks Images
文:李子正
原文刊登於Sportsroad Junior Issue#43

Lampson Yip/Clicks Images

 

多年為大專院校運動比賽擔任攝影師,今年在疫情下進行《畢業運動員補完計劃》,利用相片為學生運動員填補失去的一年。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大專籃球.專訪】教大女籃期待齊心向前 不完美的畢業句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