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專訪】賽道外的傳承 余家樂由零走進奧運殿堂的國際裁判路

單車國際裁判余家樂現時應聘於2020年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擔任東奧場地單車項目的賽事經理。
單車國際裁判余家樂現時應聘於2020年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擔任東奧場地單車項目的賽事經理。

【體路專訪】香港單車壇人材輩出,前有公路、場地單車皆精的「亞洲車神」黃金寶,今有專攻爭先和凱林賽的「牛下女車神」李慧詩,後者更是香港在明年東京奧運的金牌希望。運動員在場上努力不懈追逐成績和獎牌,背後的教練、醫療和科研等團隊固然功不可沒,但,幕後英雄又豈止他們?這些年來,一直在香港默默協助推動單車運動發展的,還有為數不多,但角色舉足輕重、且兼薪火相傳重任的國際裁判。

 

黃志如(左)直言,與「水哥」余家樂的關係亦師亦友。
黃志如(左)直言,與「水哥」余家樂的關係亦師亦友。

香港目前只有三位單車國際裁判,其中兩人是余家樂(Walter)和黃志如(Alex)。前者現時應聘於2020年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在異鄉擔任東奧場地單車項目的賽事經理;後者在曾經離開的情況下,輾轉又重返香港單車總會工作。

余家樂(左)是第一位協助籌辦奧運單車項目的香港人。
余家樂(左)是第一位協助籌辦奧運單車項目的香港人。

 

黃志如是香港現時三位擁有單車國際裁判資格的其中一人。(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黃志如是香港現時三位擁有單車國際裁判資格的其中一人。(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開創先河  首位港人協辦奧運單車項目

作為協助籌辦全球體壇殿堂級盛事單車項目的第一位香港人,Walter不諱言自己能夠獲得東奧組委會的垂青,意味著香港在單車裁判方面的發展是備受注目。他說:「海外的朋友不時會對香港這個彈丸之地能夠出產世界冠軍,以至是國際裁判感到驚訝,其實以國際裁判數目的比例來說,我們在亞洲來說也是相當高的。」

在今年亞洲錦標賽擔任技術代表的余家樂(右一),正在細心檢視賽道的情況有否異常。
在今年亞洲錦標賽擔任技術代表的余家樂(右一),正在細心檢視賽道的情況有否異常。

打從1995年考獲國際單車聯盟(UCI)的公路、場地和越野單車國際裁判資格開始(及後再於1999和2015年考獲山地及殘疾單車的國際裁判資格),余家樂的「單車裁判路」,一走就是廿餘載,他對這項運動的熱愛,和深厚的情意結不言而喻。黃志如比Walter遲五年獲取國際裁判資格,於2000年在北京「入行」的他透露,UCI自千禧年後未再於亞洲地區舉辦裁判班,是導致在亞洲的國際裁判數目偏低的其中一個原因。他說:「UCI希望將裁判行業更加專門、專業化而改制是另一原因,如今我們只能選擇保留兩個項目的裁判資格,以Walter為例,他就保留了公路和場地單車兩個賽項的裁判資格。」時至今日,在亞洲的單車國際裁判只有不足20人,香港能獨佔其三,殊非易事。

余家樂擁有廿餘載的單車國際裁判經驗,資歷深湛。
余家樂擁有廿餘載的單車國際裁判經驗,資歷深湛。

投身裁判  旨在提升香港水平

比起在賽道上追風逐夢的運動員,甚至是他們背後的團隊,單車裁判毫不吸引鎂光燈,也不會成為焦點人物,但他們卻是任何比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稱「水哥」的Walter憶述當初啟發他投身裁判事業的因由:「當年香港參與單車的運動員不多,單車裁判和培訓裁判的人也很不足夠,是以香港組織比賽的水平也很低。於是我希望自己能多學一點,希望能考上國際裁判並汲取更多經驗,將一切所學帶回香港,協助提升香港在組織比賽和體育監管(sporting control)的水平,慶幸這些年來也總算做到了這點。」

黃志如(前排左二)指出,國際單車聯盟自千禧年後未再於亞洲地區舉辦裁判班,是導致在亞洲的國際裁判數目偏低的其中一個原因。(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黃志如(前排左二)指出,國際單車聯盟自千禧年後未再於亞洲地區舉辦裁判班,是導致在亞洲的國際裁判數目偏低的其中一個原因。(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擁有接近20年單車裁判經驗的Alex則表示,「認識不足」是昔日決定進修的原因,他甚至承認,「當年在北京考資格試的時候,甚至不曉得記分賽是如何踩的」。黃志如續道:「透過參與和協辦高水平的賽事,我可以汲收學習;若是水平稍次的比賽,我可以協助(當地賽會)的發展和進步,是以單車裁判這個身份,以至協助體育發展都能給予我很大滿足感。」

余家樂(右)承認,目睹香港單車運動員對的投入和付出,感動了他堅守自己的崗位,默默為單車運動繼續付出。
余家樂(右)承認,目睹香港單車運動員對的投入和付出,感動了他堅守自己的崗位,默默為單車運動繼續付出。

能夠在同一個行業,或是以同一個身份待上如斯年月殊不容易。然而,又有誰會想到,資歷深湛的「水哥」身為國際單車裁判的歲月,早已超過自己當年定下目標的十倍!他說:「入行之初發覺實在是太辛苦,當時便說最多只做兩年。但,看著單車運動員的投入程度,的確比其他項目更多,每天都練上六至八小時不等,或是早午晚每天三課,是他們的付出感動了我,我也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多。目睹他們在比賽中能夠發揮水平,展現光彩,這份成功感相當大。」

余家樂(灰衫)過去十年在不同單車項目教出逾百名學生,是真正的桃李滿門。
余家樂(灰衫)過去十年在不同單車項目教出逾百名學生,是真正的桃李滿門。

桃李滿門  過去十載門生逾百

累積了經驗,兼在行頭裡打出了名堂,「水哥」未有就此打住,過去十年在不同單車項目教出逾百名學生,是真正的桃李滿門。在Walter的得意門生當中,就有兩位目前已經是精英國家級裁判的何碩恩和王子千。兩人本身都是退役運動員,出於自身的興趣,並在余家樂的悉心栽培和教導下,何、王二人現時已經擁有世界級的裁判經驗,Walter認為,兩位徒弟要成為國際單車裁判亦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左起):余家樂、王子千和何碩恩三師徒一直合作無間。
(左起):余家樂、王子千和何碩恩三師徒一直合作無間。

余家樂說:「始終裁判考試是數年才有一次,所以這是急不來的。以往會問鄰近國家或地區的總會,向他們提供實戰和累積經驗的機會,如今那些總會甚至會提供機票和住宿等,主動邀請兩人出埠協助。我想,單從這一點來看,已經證明了他倆的實力和水平,實在已臻頂尖的境界。」

何碩恩(前排右二)及王子千(第三排右一)都是「水哥」的得意門生。(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何碩恩(前排右二)及王子千(第三排右一)都是「水哥」的得意門生。(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悉心栽培  三師徒明年齊闖東奧

無論是運動員、教練,甚或是各行各業都需要傳承。「水哥」即將在2020年於東京一圓自己奧運夢的同時,也不忘提攜和帶挈後輩。身為東奧場地單車項目賽事經理的Walter透露,已經運用影響力巧作安排,令兩位徒弟何碩恩和王子千,在明年夏天將會於東奧獲得難能可貴的實習機會,屆時三師徒將會在伊豆單車館並肩作戰。眼看相識和共事多年的Walter率先「達標」,這些年來與他合作無間的黃志如也直言,如今重返香港單車會工作後,未來在單車裁判方面將會更加積極,以期在2024年也能於巴黎一圓奧運夢。

曾於多項國際大型賽事擔任裁判的Alex(中),視2024年巴黎奧運為目標,右四為余家樂。(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曾於多項國際大型賽事擔任裁判的Alex(中),視2024年巴黎奧運為目標,右四為余家樂。(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從2016年因為香港首辦場地單車世界盃而得到賞識,並獲得斟介加入「東奧大軍」開始,Walter先是因為不想放棄在香港身為樹藝師的工作,兼且對要離鄉別井兩年卻步而婉拒邀請。到後來,他始終因為對單車的深厚情意結,加上盼能一圓「奧運夢」終於首肯應聘。隻身赴日打拼卻是不諳日文,兼要適應氣候、生活和克服思鄉病,「水哥」在今年赴日之初日子並不好過,甚至有一段時間血壓飆升,長期頭痛,幸好在適應了當地的生活模式和節奏後,一切總算漸上軌道。

是的,這又是一個關於夢想和追尋的故事。從當年發奮學習並涉足國際裁判的領域開始,余家樂在這條「單車裁判路」上見證過不少香港代表隊的輝煌時刻,他直言唯願香港單車隊在明年夏天的東京奧運,能攀上更高的巔峰,在頒獎台踏上最高的台階。

文、圖:三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