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兒子出生時重度窒息導致腦癱 47歲浙江快遞員推著愛兒奔跑70場馬拉松


「人生最重要的不是贏,而是愛。我將雙腳借給了小柏,小柏將信念賦予了我。未來,我們將一直跑下去。」47 歲的羅書堅是浙江金華的一名快遞員,他早已習慣在工作中與時間競速,更為了兒子在努力與命運賽跑。他 15 歲的兒子小柏出生時因重度窒息導致嚴重腦損傷,被診斷為腦癱。面對無法選擇的命運,羅書堅並沒有選擇停下腳步。10 年來,他推著小柏在大江南北、長城內外,不竭地奔跑了 70 場馬拉松。「跑步讓自己有一種精神寄托,感覺有一個新的希望。」

微博圖片


馬拉松為我在絕望中開辟了一扇天窗

47 歲的羅書堅是浙江金華人,2009 年以前,他從未想到自己會變成一個「奔跑的父親」。

年少叛逆,16 歲就輟學出去闖蕩,進過工廠,當過保安,做過酒店領班,不停轉換工作,直到 17 年前成為一名快遞員,才算穩定下來,現在他已經是當地最資深的快遞員之一。當擁有穩定工作後,羅書堅成家立家。2009 年,兒子小柏出生,從此他的人生方向發生了驟變。由於產道窒息,小柏出生時被送進保溫箱,醫生診斷他有缺血缺氧性腦病,後來確診腦癱。雪上加霜的是,小柏還患有嚴重的癲癇疾病。「每天他都會摔倒二三十次,頭上有時候都摔出血需要縫針。我們給小柏戴上頭盔,希望能減輕他頻繁摔倒帶來的痛苦,而頭盔已摔壞了 5 個。」

微博圖片


一次偶然機會,羅書堅關注到一部介紹美國迪克父子(Hoyt)的紀錄片,視頻講述了 Dick Hoyt 用輪椅推著腦癱兒子 Rick Hoyt 參加了一千多場馬拉松和鐵人三項賽事的故事,他們也成為波士頓馬拉松的標志性人物。羅書堅深受感動和鼓舞。當時,馬拉松路跑賽事在中國還未大面積開展,但他已萌生帶著小柏跑步看世界的念頭。「同樣作為父親,如果他們可以,那麽我也能帶著小柏完成。馬拉松為我在絕望中開辟了一扇天窗,讓我看到了命運的曙光。」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2015 年,羅書堅第一次帶著小柏踏上馬拉松賽場。在這次比賽的半年前,羅書堅就開始堅持練習長跑,每天淩晨 4 點半起床,5 點出門晨跑。「跑步讓我自己也有一種精神寄托,感覺新希望從心底升起一樣。」就這樣訓練了半年,2015 年 11 月,羅書堅和小柏在杭州第一次參加馬拉松,他報名的是迷你賽,小柏坐在一輛三輪車中,羅書堅推著他奔跑,「當時一直下毛毛雨,但是小柏很開心,因為他看到這麽多人陪他一起跑,他有追逐的欲望。」推著小柏跑步並不輕松,兩隻胳膊不能擺臂,跑步姿勢受影響。因為第一次參加,羅書堅沒有經驗,跑得比較累,因為要防止在賽道上撞到人,還要把握方向,賽程後期肩膀就比較累。

微博圖片


就這樣,一個新世界的大門為他打開了。接下來,他參加了兩場半馬,第四場跑了全馬。羅書堅表示,只要兒子喜歡,每年都會參加比賽,他倆全馬最好成績是 3 小時 28 分,半馬最好成績是 1 小時 33 分。為了跑馬拉松,他去了全國很多地方,包括北京、上海、廣州、廈門等地的比賽都參加了,他每次還會帶小柏去參賽城市轉轉,去看熊貓、看海、聽戲劇等。「馬拉松的賽道很長,但小柏的生命長度可能有著不確定性,我想在有限的時間里,多帶著他去看看精彩的世界。」

微博圖片


以生命影響生命

談到全馬,羅書堅曾在訪問中表示:「全馬跑到 30 公里以後就想讓你停下來,就想讓你放棄,但是咬牙在堅持著,就是為了心中那個夢想。」每次跑完馬拉松,羅書堅都會將號碼牌貼在墻上,談到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場馬拉松時,他表示印象最深的就是新安江馬拉松:「因為號碼牌是 17,諧音就是一起,寓意就是我們一起,跑向春天、跑向未來。」每次參加馬拉松,羅書堅都能感受到觀眾的熱情和對他們的加油鼓勁。這對父子檔的故事也廣受關注,在羅書堅的社交媒體賬號上,總有網友表示他和兒子小柏的故事激勵人心。

「他們父子用跑步傳遞出愛與力量,讓人感動,這就是體育的力量。」
「在他們的比賽中沒有輸贏,只有愛!」
「漫跑人生路,每一步都用心走出來。」
「父愛真偉大!」

微博圖片


除了參加馬拉松,羅書堅對其他公益活動也很熱心。從 2016 年開始,他每年都會在 4 月 2 日「世界自閉癥關注日」組織公益跑活動,希望能讓更多人關注自閉症孩子。現在他是金華婺城區自閉症協會主席,他希望能為這些孩子爭取更多關注。羅書堅坦言,做公益從沒想過要得到甚麽回報:「有了小柏以後,我就想盡自己的能力,不管結果會怎麽樣,至少我努力過了。」

羅書堅覺得現在自己的狀態還不錯:「工作和收入相對穩定,能維持我們家庭的日常開支,還能經常參加馬拉松比賽,做點自己想做的事情。這種生活是有了小柏之後才體驗到的,是小柏給我開啟了一扇門,讓我看到另一個世界。」是的,在漫長的人生賽道上,每一步或許都充滿艱辛,但正如羅書堅堅信風雨過後是彩虹,在奔跑中生命會綻放絢爛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