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項鐵人・專訪】初生之犢猛如虎 土生鐵人奧斯卡亞洲第一之路

·9 分鐘文章

【體路專訪】常言道參與三項鐵人,意思必須像鋼鐵般頑強,身體也要異於常人般硬朗,兩者就似在天秤兩端,缺一不可。還未滿22歲的奧斯卡(Oscar Coggins)仍是初生之犢,但不止不畏虎,更是猛如虎。3年間曾因國籍問題錯過亞運,旋即又當上亞洲冠軍,最終為香港取得失落兩屆的奧運入場券,正是天秤座的他憑鋼鐵身心可行到多遠?

相約奧斯卡訪問近一個月,數度因天氣不似預期而順延,由還未正式公布到確認入場券,終於在沙田一個公園與他首次見面。這天他剛完成訓練,騎單車到達訪問地點,甫脫下頭盔口罩,見他滿臉鬍子,與數月前亞錦賽的「白淨」臉容大相逕庭,也有一刻暗忖過自己究竟有否認錯人。「對啊!鬍子是特意留的,有趣的是我鬍子與頭髮的顏色不同,髮色較深。」之前連文字訊息交談都未有過的我倆,總算以鬍鬚這男性話題打開匣子,又或許同樣是天秤座的關係,怎也要說說外貌的事嗎?

髮色有異,是因為細細個已經入水能游?奧斯卡與不少三鐵運動員一樣,最初都是先接觸其中一項運動,其後才慢慢多向發展,「媽媽在我小時候已帶我去游水,因為可以求生之餘,她本身也有參加游泳比賽。不過我覺得有點悶而不太享受,8、9歲之後就沒再游。」上岸後轉戰長跑,及後又因自由、獨立、速度的感覺愛上單車,似乎上天也注定奧斯卡的未來要向三項鐵人發展。不過真正引導小奧斯卡邁向三鐵的,依然是一直在運動路上鼓勵他的「奧媽媽」,「她曾在英國參加游泳比賽,也玩過類似現代五項的賽事,我印象中有游水、跑步、馬術及冬季兩項等。媽媽的經驗對我有很大影響,令我有參與三項鐵人的意向。」參考母親的經驗但無緊跟其步伐,皆因要在香港學騎馬既貴又難,倒不如專注在三鐵之中。

13歲正式參與三鐵,兩年後已躋身港隊代表,奧斯卡在個人第二項賽事、全港錦標賽即成為男子精英組亞軍,其後再連贏兩屆亞錦賽青年組冠軍,並順利獲得雅加達亞運參賽資格。亞運前夕,這個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小子決定放棄英國國籍,申請特區護照,「我從無想過要代表其他國家,而且一想到能用香港代表身份出席亞運、全運和奧運,就完全不需要考慮。為甚麼我要放棄代表自己出生和成長地的機會?」這個年頭,人人喊著要移民,英國、台灣甚至北歐都是理想移居地。但奧斯卡當年卻反其道而行,放棄多少人夢寐以求的英國人身份。我問他,覺得這是犧牲嗎?「我不覺得是,因為對我只有好處沒有其他。如果沒作這個決定,我現在就不會去到東京,加上香港是我的家。」

如果沒作這個決定,我現在就不會去到東京,加上香港是我的家。

錯過的亞運,港隊在接力項目奪得銅牌。(相片來源:港協暨奧委會)
錯過的亞運,港隊在接力項目奪得銅牌。(相片來源:港協暨奧委會)

回到2018年,正當他滿心期待人生首個大型運動會,印上特區區徽的護照卻遲遲未到手。轉籍手續需經過香港、中國及原籍國家政府,亦要有體育學院和總會的文件等,等候時間或短或長,其實在更多入籍兵的足球圈已司空見慣。「因為三鐵隊很少有人像我般轉籍,所以總會和我都不清楚手續為何。即使我們查看入境處的網站,列出的所需文件和步驟都是不太清晰。」結果望穿秋水,護照卻始終未能趕及在亞運開幕前到手,錯過以19歲之齡出戰綜合運動會的機會。

雖然不能回到過去,不能失望太多,但若我在隊中,目標一定是個人賽獎牌。

港隊當年派遣羅亮添及黃煦蔚出戰男子個人賽,前者更與黃子圖、Bailee Brown及蔡欣妍攜手以銅牌為港隊「埋齋」,取得代表團第46面獎牌。「能在接力奪得獎牌的表現當然很好,但我自己未能參與真是很大遺憾,因為我有信心在個人賽與日本選手比拼。雖然不能回到過去,不能失望太多,但若我在隊中,目標一定是個人賽獎牌。」惟這慘痛經歷也非得物無所用,至少未來再有類似個案的話,總會和運動員也知道如何是好,「始終是一個嚴肅和重要的決定,希望不要再出現這個情況。」

奧運之路 萬事起頭難

終於過了2018年暑假,護照到了手,東京奧運資格積分期亦隨即展開。奧斯卡在此時又作了另一個重大決定:休學。他於2017年報讀多間中外大學並獲取錄,原本幾乎入讀英國拉夫堡大學(Loughborough University),但因剛好取得亞運資格而決定留港,轉為入讀香港大學工程系,「要爭取奧運積分就要參加很多比賽,如果再兼顧讀書就會很大負擔,所以就決定休學兩年,專注訓練和比賽。」他說,修讀工程其中一個好處就是培養解難能力,剛好在那半年就遇上一大難關。

「去不到印尼連1分積分也沒有,但其他運動員都在那裡得到很多分數,見到這個情況就感到很大壓力。」缺席亞運不止令奧斯卡無緣獎牌,更令他在18年5月開始的積分期輸在起跑線。像日本名將吉谷純平,一塊亞運金牌當時便為他進賬數百分,於是奧斯卡要追,便不單要不斷參加比賽,更要不斷贏。

一日沒有比賽都不能改變自己的分數,即使我不斷想著誰領先我50分也一樣。

「三鐵與游泳等項目不同,不是一年前達了標就可以一直訓練等待奧運。三鐵一定要保持一致,也要在狀態不好的日子交出表現。但一日沒有比賽都不能改變自己的分數,即使我不斷想著誰領先我50分也一樣,唯有就是著眼眼前的事,到有比賽就集中去鬥。」天秤座嘛,適應力強、能屈能伸都是優點,何況是一個天秤座運動員,也許就會將這個性發展到極致,「那陣子是鍛練我鬥志的時間,很開心自己能在面對逆境時找到方法克服它。」

奧斯卡前年成為亞洲冠軍。(香港三鐵總會fb圖片)
奧斯卡前年成為亞洲冠軍。(香港三鐵總會fb圖片)

世界很大 要帶香港發光發亮

逆境過後,奧斯卡於2019年中迎來升上精英組後的高峰。6月21日,他在韓國慶州的亞錦賽為香港取得歷史性的金牌,連同4月及7月的亞洲盃分站,連續3場標準三鐵比賽均能登頂。年尾的兩場世界盃分站,奧斯卡亦能保持前25名的成績,總算在疫情停擺前獲得足夠分數。「其實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分數領先,所以近期的比賽都少了壓力,只要保持領先優勢就可。當知道第2名的運動員再沒有比賽取分後,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不用再擔心。」2個半月前,奧斯卡以衛冕身份再戰亞錦賽,結果只能屈居第4名,錯過以亞洲冠軍之名直入奧運。不過因亞洲排名前3位的均是東道主選手,在每隊最多只能派兩位運動員出戰下,他成功以亞洲排名最高的身份入圍。

「取得資格、完成比賽已經是完成目標了,況且我其實還很年輕。」21歲9個月零20日,是奧斯卡在東奧三鐵決賽日的年齡,如無意外將是今屆三鐵男子選手中最年輕的一位。「做到最後生的已經是一個成就了,也很有推動力,因為最頂級那班選手都大我8至12年。」上屆銀牌得主、英國的小布朗尼與奧運積分排名首位的西班牙選手姆拿均在90年出生,次席的法國代表路易斯更是位「80後」。或許要與這班沙場老將爭一日之長短仍有段距離,但前年的世界盃也證明他已開始有世界級選手的能力,「如果一切順利,進取點應該有機會取得前20名。但奧運場面又不同,疫情又令各人狀態有異,而且東京熱,令一切都有很多未知。」

做到最後生的已經是一個成就了,也很有推動力。

珠玉在前,前輩李致和在雅典及北京同樣以第43名完成,只是香港代表連續缺席倫敦和里約兩屆奧運,直到奧斯卡的出現才扭轉這個局面。「想用好表現為爭取2024奧運資格打強心針,這反而是個令我有少少壓力的期望。不過我對自己的訓練和能力都好有信心,發生甚麼事也好,我都相信自己可以繼續替香港爭取巴黎奧運資格。」

奧運三鐵賽事包含1.5公里游泳、40公里單車及10公里跑步,約相當於由香港遊艇會游到尖東海傍,再踩單車到西貢折返,最後跑到荔景衝線,「要去奧運就要有很強的意志。」三項鐵人之所以稱為「鐵人」,箇中必定有其原因。在奧斯卡眼前是最後20日的預備時間,也是51.5公里的距離,更是為香港三鐵帶來未來4年、8年以至更遠的發展空間。

圖、文:麥景智

《體路》東京奧運專頁面世

《體路》繼上屆里約奧運成為本港首間採訪奧運的的網上媒體後,將再次派出採訪隊出發東京現場直擊東京奧運會,為讀者帶來最新奧運港隊消息,《體路》東京專頁已面世,全方位為讀者報導最新港隊戰報、香港奧運之代表專訪,亦有奧運項目介紹,歷史資料等,今個暑假,與你一齊 #撐起港隊! 專頁:https://tokyo2020.sportsroad.hk/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三項鐵人・專訪】初生之犢猛如虎 土生鐵人奧斯卡亞洲第一之路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