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言想說】開法拉利的代價

七言想說

 平治近年壟斷F1賽事,當分站「包Q」變成習慣,車迷聽見都覺悶,難得今季彈出了陸克萊(Charles Leclerc)這夥超級新星,為車壇帶來驚喜與朝氣,卻被法拉利「打壓」,連兩位世界冠軍咸美頓和羅斯保都替他不值。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作為F1菜鳥,陸克萊投效豪門法拉利必須忍、忍、忍,能否靠實力「正名」逆轉命運,就要看他造化了。


江山代有人才出,每項運動都需要新星接棒,F1當然不會例外。紅牛荷蘭車手麥斯韋斯塔本(Max Verstappen)無疑是箇中佼佼者,技術出眾膽色過人,但性格暴躁EQ低,四處辣火頭為人詬病,人緣認真麻麻,反觀來自摩納哥的陸克萊潛質優厚、外型討好、經歷勵志、故事貼地,廣獲車迷歡心,筆者身邊不少友人、不分男女都嚷著說:「Leclerc好正!」、「好鍾意Leclerc!」我早前在此專欄介紹過Netflix紀錄片《Formula 1: Drive to Survive》,當中第8集─新一代,記載了這個年紀輕輕卻有著不平凡人生的美少年奮鬥史,值得細味。

陸克萊五官精致,輪廓分明,深邃的眼神帶著一絲憂鬱,這跟他的成長經歷有很大關係。Leclerc出生於蒙地卡羅,首次接觸Kart仔還未滿4歲,後來被曾是F3車手的父親Herve帶到好友菲利普比安奇的小型賽車場練習,陸克萊自此與菲利普兒子朱爾斯比安奇(Jules Bianchi)(已故F1車手)結下不解緣。對陸克萊來說,年長8歲的朱爾斯就像Godfather般的存在,後者一直為小夥伴提供了技術和精神上莫大幫助,更把他引薦予自己的經理人。

2014年F1日本站,比安奇「炒車」身亡,對陸克萊是沉重打擊;2017年F2巴庫站前夕,他又收到父親離世噩耗,48小時後竟能化悲憤為力量,起步由包尾一路拚命追到冠軍,F1資深記者在《Formula 1: Drive to Survive》片中說,從沒見過一個剛剛喪父的孩子擁有那種堅韌力量。面對苦難,有人一蹶不振,有人咬緊牙關,熬得過,便會有另一片天,陸克萊屬於後者,同年加冕F2總冠軍,2018年進入蘇巴車隊首登F1舞台,首季10場有分落袋,共斬獲39分。

去年9月,法拉利提前公布陸克萊2019年取代「冰人」拉哥倫,成為「紅魔」史上第二年輕車手,引起廣泛熱議。初生之犢不畏虎,陸克萊「升呢」開著法拉利即有驚艷演出,尤其在巴林站以排頭位出賽,最後因戰車故障痛失冠軍一幕,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然而效力豪門車隊總有「代價」,開季頭3站,法拉利都向表現較佳的陸克萊下令讓路予華迪爾,小伙子不忿卻不敢不從,倒是前輩替他出頸,羅斯保指出賽季一開始就使用Team Order對陸克萊太苛刻了!咸美頓更一針見血:「我剛開F1時也想盡快贏冠軍,我從Charles身上看到自己影子,沒有人願意被車隊『阻止』去爭勝。」

「當你在車裡被告知要讓隊友超車,真讓人沮喪。」陸克萊坦承失望,但理解車隊決定:「華迪爾貴為4屆世界冠軍,我只是F1二年生,所以我更需要堅持,證明自己實力,希望情況(讓車)會在不久後有所轉變。」一山不能藏二虎,F1世界裡,隊友永遠是頭號敵人,陸克萊比「平治雙雄」咸美頓和保達斯為華迪爾帶來更大壓力。

人要受過磨練才會成長,年輕人起初吃點苦頭,不怕蝕底,往後的路一定更好走。正如「黑帝」贈言:「繼續保持強勢,該來的遲早會來!」Charles,加油!



文:黃穎釧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