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言想說】走出那35年的噩夢

七言想說

筆者過往多次在專欄提及,克魯斯堡劇院(Crucible Theatre)是所有職業桌球手所夢寐以求的榮譽舞台,然而對於「白旋風」韋德(Jimmy White)來說卻是「地獄」,6次屈居世界賽亞軍成其一生遺憾!等了足足35年,他本月中旬終於解開「魔咒」,首度在克魯斯堡捧起個人第2個元老世界冠軍獎盃,走出那傷感噩夢,總算「圓夢」,可以「有覺好瞓」!

比賽本身就是殘酷的現實,冠軍只得一個,成王敗寇,「屈居」亞軍往往比「勇奪」季軍更淒慘。國外一些運動心理學、社會學也找到各種證據和案例,對銀牌的尷尬進行了諸多分析,從奧運及各種世界大賽頒獎台上運動員的神情反映得獎者有著截然不同的心態,冠軍修成正果、季軍與有榮焉,亞軍卻是功虧一簣!可想而知,那些「千年老二」的命運有多可悲。

提起「千年老二」,大家可能立即想到馬來西亞羽毛球名將李宗偉,他在奧運及世界大賽的「二奶」事蹟確是可歌可泣,就連出本自傳也要取名《敗者為王》,真夠諷刺!中國乒壇名將王皓連續3屆奧運男單摘銀同樣「名留青史」。「乒羽阿二」的經歷無疑令人惋惜,但其實桌壇「白旋風」韋德才是「千年老二鼻祖」。

Jimmy White球技超凡,打球速度快如旋風,打法華麗悅目,80年代吒叱風雲,一如現今奧蘇利雲般人氣爆棚,贏盡球迷心,卻遭上天捉弄。韋德1984年首次在克魯斯堡勇闖世界錦標賽決賽,但以16:18不敵戴維斯,1990年捲土重來,連續5屆打入決賽,竟然都失諸交臂,其中4次皆負亨特利。亦即是說,「白旋風」獲得6個世界亞軍銜頭,要保持這一「紀錄」跟亨特利寫下七冠歷史一樣難過登天。有興的是,韋德歷來最高排名都是第2。

雖然6次屈居亞軍成為Jimmy White一生最痛,但被稱為「People’s Champion(人民冠軍)的他,一直未肯言休,看來是真心熱愛桌球。2011年,他首次在元老世錦賽封王,圓了「世界冠軍夢」,8年後,更在克魯斯堡過關斬將,先後擊敗華達拿及摩根,二度登頂,「地獄」升天堂。已年屆57歲的韋德賽後也不禁說:「在克魯斯堡獲得冠軍,聽起來很奇怪啊,但我真的很高興!」

皇天不負有心人,就是這麼回事。


文:黃穎釧

你可能還想看